是从来没有过的先例啊!

“没事哩……没事。”秀兰娘想了一下,然后继续说着:“俺娃都做了一个月的月子了,应当是能做那事儿了,不碍的,不碍的!”

大鹏都不知道自己该说啥好了。把他兴奋的嘴唇都开始打哆嗦了。浑身激动的来回抖个不停。

“娃你要是不说话,婶子就当你是应了咧!”看着大鹏满身亢奋的样子。秀兰娘也知道他应该是应了。“那俺就去叫她了。”说着,她批上褂子就下炕出去了。把大鹏一个人美美地留在炕头上。

到了秀兰那屋。秀兰娘开始小心翼翼的在门上扣了几下,然后小声的说:“娃,娃你醒醒,给娘开门!”

很快的,屋子里传来一阵唏唏疏疏的穿衣服声。一会门被秀兰打开了。“娘?你……你咋来哩?这么晚了,出啥事了吗?”看见娘站在门口,秀兰奇怪的问她。

“大鹏来咧,在俺屋子里哩!”秀兰娘一边把头探到屋子里看着炕上依旧在熟睡的二奎,一边在秀兰耳朵边上轻声的说道。

“啥?娘你说啥?”秀兰被她娘的话吓了一跳。她不由得失声喊了起来。刚喊了一句,马上就醒悟的把手掩在自己嘴上,接着有些后怕的回头看了一眼二奎。二奎依旧是睡的象死猪一样,鼻子里的鼾声震天的响。顿了一下,现二奎没啥察觉。秀兰赶紧的一把拽住自己娘,把她拉到外屋去了。

到了外屋,秀兰赶紧急急地问娘:“娘你说……你说大鹏来了哩?是真的咧?”

“真咧,真来了。现在正在俺那屋躺着呢。这么,俺赶紧的叫你过去呢!”

“娘你咋能这咧?咋还真的把大鹏给叫过来了?”秀兰还以为自己晚上刚和娘商量好,娘就把大鹏给带过来呢。她可不知道其实是大鹏自己来的。当然,自己和大鹏的事秀兰娘是绝对不会和自己闺女说的。听见秀兰的话,她也就任由她误会了。“行了,啥都别说哩,你……你赶紧过去吧……俺在这帮你看着,有啥事俺好通知你。”

“可娘……这……这好吗?”秀兰还是有些忧郁“行了,别再骚情了,快些吧,又不是没和你说过,现在这人都来了,还乱想个啥劲啊?”秀兰娘一边说着,一边乾脆使劲地就把秀兰推到她屋子里。

刚一进屋,秀兰就现大鹏竟然是浑身光溜溜地趴在娘的炕上。这叫她真的有又羞又愧。她没想到大鹏这么快的就把衣服脱了。脸一下子红的跟山丹丹花一样。

刚听到动静,大鹏就现秀兰就跟一个刚出嫁的小婆姨一样羞羞达达的走进来了。看着秀兰又不好意思,又扭捏的样子,大鹏这本已经熄灭了不少的火头一下子又扑了上来。他一把冲下炕头,上去抱住秀兰就把她又重新按在炕上。

“慢些哩,别急着……”秀兰嘴里嘟囔着想让大鹏慢些弄。可已经有些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身子的大鹏哪里还顾的上这么许多。他上去就一边哼哼着一边有些粗鲁的开始扒秀兰的衣服!很快的,秀兰的小褂和裤子就被大鹏脱的乾乾净净的。看起来,大鹏脱婆姨衣服的能力确实是强。很短的时间内,他竟然就能非常快的那秀兰娘俩的都逐一扒了个精光。

看着秀兰那白嫩嫩的身子,大鹏这火头开始越烧越烈。他激动的连喘气声都开始断断续续的。望着秀兰的眼睛里充满爱恋和的火焰。

秀兰早就羞愧的把眼睛紧紧地闭上了。在依稀的感觉中,她觉着大鹏的身子离她越来越近,然后,一个有些哆嗦而且滚烫的嘴唇就开始慢慢地地贴了上去。

大鹏的嘴巴样贴上去,就能清晰的感觉到秀兰那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的嘴唇所带来的阵阵温暖。她的嘴唇是那么的柔软的,那么的甜蜜。给大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让他几乎都迷失在这其中了。

长时间的等待今天终于能实现了。把大鹏激动的都不知道要干什么了。他只是在心中不停的嘶喊着:“秀兰……秀兰……俺终于能得到你了……”他出一阵阵近似于哭泣一样的哼叫,开始不停地吸吮和啃咬着秀兰的双唇,一边吸还一边贪婪的闻着从秀兰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清香。他的舌头开始不停的向秀兰的嘴巴里探索。可能是因为秀兰紧张的缘故。她的嘴巴闭的紧紧的,让大鹏的舌头在外面不停的徘徊可就是无法进入。

大鹏越是把舌头伸不进去就越是着急,他抱着秀兰身子的手臂开始愈的用力,舌头也撬着秀兰紧闭的牙齿开始努力的顶着。随着大鹏舌头在自己嘴边不停的舔弄,舒服的秀兰终于禁不住“啊”的一声呻吟起来。随着她的呻吟,她原本紧闭的牙齿,终于被大鹏给顶开了,他的舌头一下子穿越了秀兰的牙齿接触到了她那柔软的舌头上,马上的,大鹏一口就含住她湿润嫩滑的舌头,开始快而反复的吸吮起来。

纠缠了半天,最后,大鹏终于把秀兰的舌头带到自己的口中。然后闭紧嘴巴,开始使劲的咂起来。就好象秀兰的舌头是蜜糖一样是那么的甜蜜可口。大量的从秀兰口里的唾液被大鹏全部都吸到自己嘴里。他也不嫌,好象是山泉一样“咕噜,咕噜”的都咽到自己肚子里去了。

大鹏的嘴巴一边贪婪的吸吮着秀兰,一边还开始用自己粗糙的大手不安份的在秀兰的身上来回的摸索起来。越摸就越是觉着秀兰的身子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细嫩,要不他娘的身子滑上一万倍。他手上越摸,就越是兴奋,同时,吸吮着秀兰的舌头的嘴巴也越是用力。一直把秀兰吸的有些疼的叫出声音来才把舌头吐出来。

两个人深情的对望了一眼。然后大鹏继续开始他的啃咬。不过这一次,他只是在秀兰的嘴巴上稍做停留后就顺着她的脖子向下开始舔去。大鹏的嘴一直滑到秀兰那对饱满的大上,开始有些贪婪地轻咬住秀兰的奶头吸吮着,他一边用口含住枣子大小的奶头使劲地深吸着,一边还用手揉搓着另一个。由于秀兰刚生完娃,有大量的奶水分泌出来来喂她的女娃。所以大鹏根本就没怎么使劲,一股甜甜暖暖的奶水就顺着他的舌头一直滑到他嗓子里。甚至,在他另一只手揉搓的奶头上,也被挤出来一股一股的奶水,一直顺着他粗糙的大手流到秀兰的胸上。

“大鹏……别……别在咂哩,你把俺的奶水都咂干了,俺用啥……去给娃吃咧?”感觉到一股一股大量的奶水迅的从奶头上被大鹏吸吮出来,秀兰有些着急了,她害怕大鹏吃的兴起了,真的会把娃的奶都给咂乾净的。

听了秀兰的话,大鹏的脸不由得红了一下。他觉着自己好象真的有些过了,竟然和娃开始争着奶来。他吐出了正在嘴里吸吮的奶头,一股依旧存留在口中的乳白色汁液顺着他的嘴角开始缓缓的淌下来。不好意思的对秀兰笑了笑,大鹏也没再说啥。然后继续顺着秀兰的身子就继续开始往下舔。从肚子一直到小腹,然后又顺着小腹一直舔到秀兰的大腿根部,几乎把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都没放过,那秀兰那白花花的身子舔的几乎到处都沾着黏糊糊的口水。

“脏咧……脏咧,俺……俺生过娃以后就再没净过哩,大鹏,你……你别舔……”秀兰感觉到全身各处都开始有些湿乎乎,凉飕飕的。她知道这是大鹏流在上面的口水造成了。她开始有些害臊的对他说着。

大鹏显得异常兴奋,他继续全身全身颤抖地秀兰的身子,一边还含含糊糊地说道:“不脏哩,俺喜欢着呢。秀兰妹子的身子哪脏咧……”一边说,一边把他的嘴巴开始从大腿处向上移,最后竟然一直顺着腿弯舔到秀兰的档口的地方。

感觉着大鹏的舌头一点一点的向上移,最后竟然一点点的凑到自己的洞周围。甚至,他呼出来的热乎乎的口气几乎都喷打在自己的私密处了。这叫秀兰更是羞的都不知道该咋办才好了。她赶紧的一把用手挡在自己的档下,嘴里还哀求的哼哼着:“不能咂那……脏着哩,脏着哩……”

“不脏,秀兰妹子哪里都是净着咧。”大鹏一面说,一面把秀兰的手轻轻地掰来了。还轻轻地抬起秀兰的小屁股,顺着窗外亮堂堂的月光开始仔细贪婪的看起来。先印入他眼中的是秀兰那高高隆起的小山丘和还周围那些黑黑细细的毛毛,因为秀兰生过娃就没净过身子,所以,整个下面都是黏黏糊糊的粘成一团。又鼓又众的两片大肥肉已经开始有些胀的分开在两边了。里面那微开的缝缝几乎能依稀可见。

吸了一口气,顿时,一股子有些腥又有些骚的气味一下子扑满了大鹏整个鼻子。有点象他家老黄牛情的味道,又有些象他家墙上挂着那些腌咸鱼的味道。可这些气味不但没有让大鹏感觉到不舒服,反而却更让他觉得好象自己身体里火头被激的更烈更强了。

大鹏嘴里叫出来一声怪怪地声音,也不知道他叫的是什么。然后他扑上去一口就吸在秀兰的洞口上。把上面那个已经胀的象豆豆一样的东西吮了个正着。

遭到这么突然而强烈的刺激。秀兰再也忍不住了。她“呜”的一声叫出声音。身子象弓一样一下子绷了起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一粒一粒的冒了出来。

大鹏根本就没理会秀兰的反应,他继续用舌头上豆豆上舔着。他觉着秀兰下面的豆豆简直比上面的奶头还好吃,硬硬的,滑滑的。一直把秀兰舔的几乎要崩溃了在放过那里。越过豆豆,他开始用舌头快的来回舔食起下面那些肥肥大大的肉肉来,还并不时的用嘴唇含住上下拉扯着,随着他的舔弄,开始让秀兰那本来就鼓胀的厉害的洞开始进一步的胀大,两片肥肉肉开始更加分开,已经能完全的露出里面那条细长的缝口了。

伏在秀兰的大腿之间,大鹏开始继续努力的用舌头来回拨弄吸引着,不时的还将舌头一直伸到秀兰的缝口里伸缩一下,把秀兰舔的浑身扭动不停,要大鹏用手使劲地按着才能按的住。

渐渐地,秀兰下面的那些个水开始分泌的越流越多,大量的汁液顺着她的洞一直流到大鹏的嘴里。这其中,还混杂着不少白白的东西。那是秀兰生过娃以后下面残留的一些东西。

大鹏是来者不顾,就象在山包包上饥渴了好几天的人一样,贪婪地将秀兰下面的水水全部吸掉,他的口中已经满是秀兰下面分泌出来的滑润汁液。滑滑涩涩的水将他的舌头几乎都麻的有些酥了。

秀兰早就被大鹏给舔的软成一团泥了。她小声地呻吟着,眼睛也闭得紧紧的。任凭大鹏的舌头在自己下面滑来滑去。

“不行哩,下面痒痒呢,大鹏……快……快上来咧……”终于,秀兰开始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她开始央求大鹏快些爬到自己身上来好好的她!

其实大鹏也开始有些忍不住哩。他早就觉着自己的棒棒胀的都快爆了,连大菇头上也好象也渗出了不少透明的润滑汁液,刚才没在秀兰娘身上得到解决的火气开始越鼓越烈。几乎要把他给憋死了一样。收回了自己的舌头,大鹏“咕噜”一下子把嘴里骚水咽了下去。开始把身子压向秀兰。他先是用一个胳膊撑住自己的身子。又用另一只手架起了秀兰的一条大腿,也不用扶着自己的硬棒棒,就这么的开始往她两腿间的缝口挺进。

由于没用手掌握着。他的东西在秀兰的下面蹭了好几下才找对地方。随着“刺溜”一下,大菇头就已经滑进去半截子,顿时,一种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感觉从棒头上一直传到浑身上下各个地方。

随着大鹏半截子大菇头的进入。秀兰就感觉着一种又温暖有充实的感觉溢满了整个下体和身子。凭着感觉。她能觉察出来其实大鹏的菇头其实和二奎的差不多大。可是大鹏的动作要比二奎的温柔多了。那么小心,那么细微。让秀兰有一种被关怀和疼爱的感觉。这种心里头感受到的温暖几乎要比洞上传来的快感还要强烈。

有了秀兰下体大量的骚水的润滑,大鹏那胀胀的菇头一下子很顺利的便顶了进去半截子。他能感觉到其实刚生过孩子的秀兰的下面好象要比秀兰娘的还要有些宽松,可是那里面是那么温暖,那么润滑而细腻。包裹的他的棒棒头都有些舒服的要死去了一样。这种感觉可要比秀兰娘给他到来的感觉要舒坦许多倍。

大鹏继续的哼叫了一嗓子,下体用力一挺,又一次把长长的东西顶进去一大块,随着他棒棒越插越深,他感觉着秀兰体内的嫩肉肉好象能一紧一缩的吸吮着他的菇头,那种异常美妙的滋味让他觉着自己身子都快要飘起来一样。

虽然直顶进去大半截。可是秀兰已经开始觉着自己身体最深处的地方已经开始被大鹏的棒棒开始撞击了。从没接触到的地方这么被一根火热的东西轻轻地抵触。让她舒服的几乎瞬间就要被击昏了一样。她皱着眉头抿着嘴巴,从鼻子眼里哼出一声声畅快淋漓的叫喊。

大鹏再接再厉。腰上又是一使劲。“扑哧”一下,把整根东西一起都顶进到秀兰的身体里。

秀兰本来以为大鹏的东西已经完全的都进去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随着他腰上的耸动。竟然又有一大截子东西直直地穿到她身子里面来。几乎让她觉着自己的肚子好象都被顶穿了一样。秀兰的眼睛一下子张开了。她睁的大大的,满是不敢相信的表情:“大鹏……你……你的东西咋……咋这长哩……都把俺……按快顶透了一样咧……”

“咋?弄疼你哩?”听了秀兰的话,大鹏没敢动弹,只是把东西静止地停在秀兰的洞里。他开始小心的问着秀兰。

“不疼哩,好着……好着咧……”秀兰赶紧否认着。说真的,虽然她觉着大鹏的动长的有些让她难以想象。好象一直都戳到她肚子里一样。可是却舒服的紧,好象要把她整个人都戳的要飞到天上一样。

听了秀兰的话,大鹏这才开始放心的把东西在里面缓慢的起来。他抖擞着精神,一下一下地捣着秀兰的洞,每一下,他就能觉着秀兰的里面就会流出一股子暖乎乎的汁液,泡的他的菇头是那么舒坦。每一下,就带着秀兰舒服地“嗯”一声叫喊起来。耳边听着秀兰娇滴滴的呻吟,大鹏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样,抽送的度还力量开始越来越大,引的秀兰的洞开始一下下不自觉的开始一阵阵的抽搐着,来回箍着大鹏的硬东西,里面的嫩肉也开始不停地刮着大鹏的大菇头,让他舒服的叫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大鹏大力的抽送了好半天,把秀兰的身体也弄的开始来回地扭动着,被棒棒所刺激出来的骚水也愈来愈多,随着大鹏力量十足的击打,她的也好象风中的树枝一样上下地摆动着。看着秀兰回来甩动着的大,大鹏忍不住一面继续抽动,一面伏在秀兰那柔软的上面就拼命的吸着奶头,还不时地轻咬几下,随着他的吸吮,大量的奶汁一股一股的顺着奶头一直被吸到大鹏嘴里。

秀兰早就被大鹏给的快要飞了一样。也顾不得自己的奶汁正被他大量的吸吮出来。只是一直下意识地晃动着身子迎凑着大鹏的撞击。享受着大鹏那根硬棒棒给她带来的快感。也不知道是被秀兰洞吸的舒坦,还是秀兰的奶汁吸吮的过瘾反正大鹏的动作开始愈来愈大,两个巨大的蛋蛋晃悠悠地不时地撞到秀兰分开的大腿之间。

大鹏越就越觉着秀兰的缝口里开始愈的滚热烫,比自己的棒头要高多了,似乎要熔化他的硬棒棒一样。没一下到秀兰最深的地方,他都敏锐的感觉到秀兰洞里的嫩肉开始在急剧收缩,一下下紧紧地吮住整根棒根子。还不时的从大菇头那里传出来一阵说不出的酥酸感觉。这种舒坦的滋味让大鹏的愈猛烈了。甚至好几次都的把棒棒都滑出来。可是他的棒棒滑出来的时候,好象秀兰比他还要着急。甚至不用大鹏自己动手,她就会很快的捏着他的棒棒重新把它导回到自己的缝口里。

秀兰的这种动作让大鹏觉着是那么舒服而刺激。他禁不住趴在她耳朵边轻声的说道:“秀兰妹子,俺……俺喜欢你!俺……俺真的喜欢你啊……”他的话让秀兰明显的呆了一下。然后秀兰好象激动的连整个身子都开始抖了。她没有说啥,只是把原本就夹在大鹏腰上的两只腿夹的更紧了,好象要把他的腰勒断了一样。而下体迎合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屁股此时几乎高高的抬起都快到半空了,相对地让大鹏的动也就插得更深了。

大鹏继续还没几下,就开始明显的觉着秀兰好象有些疟疾一样的哆嗦个不停。一大股又多又热的汁液从缝口里象大水一样喷涌出来。嘴上的呻吟也开始连成一片了。随着秀兰大量骚水的泡烫。大鹏的大菇头也感觉像顶到一个滑溜溜,软乎乎的东西,这是在秀兰娘缝口里从未感受到的感觉。他开始用力一挺,“哧”的一下,把整个头都顶进入到了那个滑溜溜的东西里面。

伴随着大菇头的进入,大鹏就感觉到好象有一大块嫩嫩的东西紧紧的包着大菇头后面的肉冠,把大菇头挤压的又是舒服又是酸麻。本来已经在秀兰娘身上弄的差不多的东西也开始酸酸的胀起来。

突然的,秀兰从喉头间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大鹏就感到在秀兰柔软的缝口里开始一阵一阵痉挛一样的收缩着,大量暖暖的,滑滑的液体开始一下一下泡着他的硬棒棒,这种又是夹又是泡的舒畅滋味让他再也忍不住了,随着他仰头朝天的一阵大喊,开始从大菇头中间的细缝处喷射出又多又浓的白汤汤……随后的日子里,在秀兰娘的掩护下,大鹏开始和秀兰的一种近似于偷情一样的日子。其实这种方式大鹏真觉得有些别扭。毕竟,和自己喜欢的婆姨在一起还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这叫他实在有些窝火。可没办法;他也知道,二奎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做秀兰的帮套的。在无奈之下,他也就顺从了。

时间过的飞快。瞬间的工夫就过去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应着大鹏的帮衬,秀兰家的收成绝对要比以往强了许多。不过这村里的人也开始有些口头上的议论了。毕竟,大鹏这么实心实力的帮秀兰。这多少的会让村里的人有些别的想法。

当然,这些议论多少也会传到二奎的耳朵里。为这事,他没少又是打又是骂的逼问过秀兰。可在秀兰娘的遮掩下,倒也能顺利的应承下去。其实也是因为二奎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丈母娘能帮着自己的女娃这么公然的偷汉子。

要是二奎不怀疑,这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大鹏的帮衬也太过火了一些。哪有宁可不管自家的庄稼也要把别人家的庄稼弄好的人啊。可他最大限度也就是怀疑秀兰和大鹏有些想法罢了。应该还没有到能滚在一起的地步。毕竟每次下地都是秀兰和她娘一起去的。而且大白天的也生不了啥事咧!所以二奎乾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这么过去了。其实他也希望家里有这么一个傻汉子能帮衬着。也省得自己下地干活了。

可这好日子也没过多长时间。眼瞅着二兰一天天大了,家里的嘴又多了一张,就指望着地里的那些收成还远远不够,这时候秀兰乾脆在乡上的一个厂子里找了一个做饭的营生。

而二奎就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去地里干农活了,现在秀兰没工夫下地了,就只能他自己忙活了。他也不想下地,可架不住村里的人整天的指手画脚的骂自己是个孬种。他乾脆横下心来就干起自家的农活了。要不,整天的被人念叨,这吐沫星子真能把他淹死。这工夫,秀兰娘也回娘家了,两个婆姨都不在家,那大鹏这个拉帮套的也不好帮她家忙活,再说,这种事他们几个都捂的严严实实的。生怕被外人知道了。

可是二奎身子骨薄、力气小,只能当个半拉子人使唤。所以,他家的地里也一直是不死不活的就这么对付着。

可这老天倒也蹊跷过去一年里都是顺风顺水的。可一到二奎自己下地干活了,就马上的开始乾旱起来。弄的地里整整一年都没啥好收成,再加上二奎是个庄稼地里的门外汉,就更把个农活弄的一塌糊涂的。虽说又秀兰不时的补贴一下,可家里头还是吃不饱饭。早上是稀稀的玉米粥,中午就能得一个玉米饼子,晚上也只能吃一个掺了麦麸的窝窝头,不止他家,全村人都一样,饿得前腔贴了后腔了。

吃饭已成了问题,哪还有闲钱喝酒呢?二奎被逼得直咬自己的手指头,血流不止。秀兰上来帮他包伤口,却被他像疯狗一样在手臂上咬下一块肉来。有时候酒瘾实在太大了,把二奎逗引都昏死过几次,秀兰以为他活不过来了,心下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潜滋暗长。可是想不到的是,二奎却像被初霜打过的茄子秧,太阳一出来,又缓过来了。

二奎的酒瘾越来越轻,病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是像他这样没干过重活的人,劳累了一天,骨头节都疼,加上吃不饱,天天晚上都得大闹一通,然后死人一样躺在炕上动弹不得。

天黑了,二奎饿得难受,眼睛似乎都出绿光来,逼视着秀兰。秀兰知道二奎要她偷偷在工厂里偷点吃的回来,可是自己胆小,没敢偷,二奎一定会大雷霆的,就缩了头,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萎缩在炕角不敢出声。

二奎翻遍了秀兰身上一无所获,便一把扯开孩子,薅了秀兰的头发撞在墙上。秀兰撕心裂肺地哭起来,二兰还小,啥也不知道,见了娘哭,也吓的跟着哭了起来。

娃的哭声让二奎更烦躁了。他一巴掌就朝幼嫩的娃打了过去,吓了秀兰赶紧一把上去护住自己的娃,任凭二奎的拳头打在后背上也不肯躲开。二奎疯了,疯了一样地打老婆孩子,疯了一样地叫喊。打得累了,喊得累了,才扑到炕头去睡了。

秀兰见二奎睡了,不敢在屋里哭,怕惹恼了他,再起火来,只得抱起二兰到院子里去。母女俩坐在院子里,看着满天的黑云,抱着头低声抽泣。

乌云翻滚,轰隆隆的雷声吓了秀兰一跳。这老天也实在没长啥好心肠。

在下秧种苗的时候没啥雨水,可就是一到了庄稼都干死的时候又开始来劲一样的走起水来!

随着电光一闪,秀兰看见院子外面贴墙站着一个人。虽然只是一闪,那人也只是露出半个身子,可是秀兰知道,那是大鹏。一定是听到哭声,心疼自己,可是又不方便进来,只能站在外面静静地看。

秀兰的心里一热,想走出去看他一眼,可是刚站起来迈了一步,又站住了。

“不能,不能去呀。”秀兰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自己是二奎的老婆,是二兰的娘,如果二奎知道了,一定会毒打自己。挨打是家常便饭,算不得什么,可是,二奎要是恨上了大鹏,一定会给大鹏惹来灾祸的。二兰还小,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心事,孩子长大了会瞧不起自己,失去了二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秀兰只能借着时而闪过的电光和大鹏对视着,似乎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细小的雨滴从天空中没心没肺地洒落下来,秀兰抱起二兰进屋去,把二兰按到炕上躺下,自己却趴在窗口向外望。雨越下越大,雷越打越急,可是大鹏还是死丁丁地站在那里,任雨水打湿了全身,顺着头上直流到脚跟,就像秀兰挺着大肚子拔草那个的秋天一样。呼啦一下闪电瞬间从天而降,在闪子划过的一刹那,二奎家的门突然一下子被打开了,秀兰像疯了一样从屋子里跑出来,在雨中一把紧紧地抱住大鹏。

“和二奎离了跟俺在一起吧?”死死地抱住了秀兰,大鹏犹豫了一下然后和她说道。秀兰脸色苍白地摇了摇头:“不行啊……俺……俺做不到。”

“你……你这是为啥啊?”大鹏急了,他使劲的摇晃着秀兰的肩膀,疯一样的在她耳边大声喊叫着:“秀兰……难道……难道你还恋着那个孬汉子吗?你知道吗?每次看见你被二奎打,俺……俺这心里有多着急……”秀兰依旧是惨笑着摇头:“大鹏哥,俺……俺不是舍不得二奎,俺……俺是怕啊……”

“你怕的是啥吗?”大鹏着急的冲着秀兰叫道。

“俺怕俺会连累你咧……你知道的,咱村十几年哩,没有哪个婆姨和汉子离了。要是俺和二奎分了再和你在一起,大鹏哥你一准会被村子里的人戳脊梁骨的。俺是没啥哩,可咱们还得在村子里生活下去不是,这……这日后的日子可咋过咧?”

大鹏楞住了。他知道秀兰的话是啥意思。也知道要是自己真的和秀兰在一起以后,村里的人会咋看他们。一想起来自己和秀兰只要出门就会被村里的人指指点点的,他这心里头就禁不住的一阵凉!

“大鹏哥,别……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先现在俺们不是在一起吗?俺……俺现在就给你,你……你想要俺吗?”感受到大鹏心里的那种悲苦,秀兰象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拉着他的手就把大鹏拽到他家的炕上。

这一次也没用大鹏自己动手,秀兰居然上去自己就乾脆的把小褂和裤子都脱了乾乾净净的,她仰头躺在炕上,嘴里嘟囔着说道:“大鹏,快……快来吧……要了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评分 举报

显身卡

王朝浪子 王朝浪子 当前离线

积分12986? ?雷达卡

476

主题 678

帖子 1万

积分

【从一品】锦衣卫万户

积分12986 发消息??5#

??楼主| 发表于 :47 | 只看该作者

第四章

大鹏知道秀兰是以这种方式来排泄心中的苦闷。可他一看见秀兰那白花花的身子,这火气也从下体腾了一下子冲到头顶了。大鹏急促的几下子也脱乾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把跳到炕上就抱住了秀兰。

虽然被雨水浇了半晌。可是秀兰的身子不但没有冰凉,反倒热的滚烫滚烫的。贴着大鹏的身体把他烫的浑身都开始抖。

这一次,大鹏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压在秀兰身上,他就着急的一把分开她的大腿,托着她的屁股就准备把自己的硬棒棒进去。秀兰在他身子低下好象比大鹏更着急。她嘴里哼哼着叫个不停。两条大腿象蛇一样死死地纠缠住大鹏的腰,两手抱大鹏肩膀的力量是那么大,几乎把手指甲都抠到大鹏肉里了。

“哦……”随着秀兰一声长长地喊叫,她的身子开始使劲地向上拱着,连腰都开始弓成一团了,似乎大鹏东西的进去把秀兰顶的要死去了一样。

从大菇头传来的一股子舒坦劲把大鹏也激的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他觉着好象今个秀兰的下面并没有流出多少水来。自己棒棒的插入也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润滑。可是就是这种乾涩把他的棒棒摩擦的比以往的快感更加猛烈。一种酸酸的近似于疼痛的滋味从大菇头那里一直导遍整个身子,甚至让他觉着好象自己半边身子都开始有些麻了。

秀兰的反应更加强烈了,她象一根树藤一样全身都缠在大鹏身上。两手两脚都搂着大鹏搂的死死地。好象生怕一松手大鹏就会飞走了一样。一边使劲的搂着他,还一边拼命的把下身向上拱着。秀兰的迎凑让大鹏的硬棒棒瞬间就进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度。他觉着好象连自己的两个蛋蛋都几乎要塞到秀兰的洞里一样。他觉着秀兰的下面是那么的紧!似乎比以前更加窄小了,就像是犁耙上的扣环一样把他的棒棒紧紧地卡住了。

“啊……啊……喔……”那种异常强烈的舒坦劲让他不由得叫出声来,连带着下身也开始不停的踌躇着连续了几下,一瞬间,大鹏那长的吓人的东西开始连续不断的进入到秀兰身体的最深处,把秀兰刺激的身体都有些挺直了。巨大的快感让秀兰原本盘在大鹏腰上的双腿开始抽筋一样的乱抖。不知道是因为幸福还是痛楚,在她的眼角里开始涌出了一行清澈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一直慢慢地淌到炕上。

看见秀兰的泪水,大鹏吓了一跳。他赶紧挺下抽送的东西。一把抱住秀兰在她耳边温柔的问道:“秀兰妹子,俺……俺疼你咧吗?”大鹏温柔的举动和刚才二奎的那种粗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叫秀兰这心里头觉得更加委屈了。她的眼泪好象止不住开始大量的流出来。

“俺……俺没事哩,俺……俺是舒坦的……”秀兰开始慢慢地在大鹏耳边回道。

自从和秀兰偷上了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疯狂地迎合着大鹏,这叫大鹏的心里头多少有些异样的感觉,虽然秀兰说她自己没事,可大鹏还是不敢把劲头用的太大。他开始小心的在秀兰的下面缓慢起来。

感受到大鹏的这种温柔。秀兰的心好象被啥东西打了一下似的。她一下子把已经抱的死死地的胳膊更加用力的搂住大鹏的肩头。在他耳边大声的叫喊着:“大鹏哥,别……心疼俺……俺要你可着劲的俺……使劲地……就象村里的狗子们配上一样使劲地……”

秀兰的疯狂开始感染了大鹏的情绪。他也开始象疯了一样趴在秀兰身上,一手托住秀兰的屁股,一手抱住她的腰,把秀兰的身子几乎都托在半空里了,紧接着,他猛地向上一纵,开始了一股子强有力的冲刺。

顿时,随着大鹏的动作,一阵一阵象波浪似的挛动开始在他们的交媾处一地翻涌而来,大鹏每一次的插入都让秀兰前后左右扭动的屁股开始一阵水波一样的泛着涟漪。一对雪白的大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跳动着。随着大鹏棒不断的向秀兰体内挺进。开始让她觉着自己的身子好象已经开始无法控制了,她忘情的在大鹏耳朵边叫喊着:“大鹏哥……快……俺……让你都死了咧……”

秀兰的叫喊也更加刺激了大鹏,他放开顾虑开始不顾一切地大力。随着他的度越来越快,秀兰的叫喊也开始变的和哭泣的声音一样了。她觉着自己的身子好象在不断的被大鹏那又长又硬的东西在来回地贯穿着,好象自己的肚子都开始跟着迅膨胀着要被刺透了一样,她开始觉着全身都要慢慢地僵硬了。自己只是被动的下意识向上挺起腰。来迎合大鹏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插入。

“啊……”随着大鹏又一次强而深处的到自己的洞里。秀兰的嘴里出一阵有些嘶喉一样的叫喊:“大鹏……你的东西咋……咋这长咧……要把俺……把俺都死哩……”随着她的叫喊,秀兰开始感受到一股子前所未有的欢愉从下身处一阵一阵的传边全身,她开始继续使劲地扭动着腰配合着大鹏的,一股一股浓热的骚水也开始连续不断的从缝口里分泌出来。烫的大鹏的身子都开始有些哆嗦了。

又多又弄的汁液把大鹏的硬棒棒润滑的可以更加自如的在秀兰的下面来回弄着。也把大鹏的欲火刺激的更加猛烈。大鹏突然一把托起她的屁股,有些粗暴地把秀兰的双腿分开架在他的肩上,然后继续拼命的一顶,把他那长长的东西继续全部的都到秀兰的洞里。这种婆姨的姿势让大鹏的棒能一点不剩的全都到秀兰的身子里去。

秀兰觉着大鹏每她一下,他前边的大菇头都能剧烈的顶在自己身子最深处的神秘的地方,这种有些粗暴的方式也让秀兰觉着快感更加强劲。在大鹏这种强烈地冲击下,她也忍不住又一次大声地呻吟起来。

秀兰的这种呻吟也让大鹏的度更加粗野了。下体处传来的一阵一阵剧烈地撞击让她几乎觉得都有些难以忍受了。大鹏棒进出自己身子的那种灼热和坚硬,几乎让秀兰感觉到有一些近似于疼痛一样的快感,叫她觉着自己的身子好象已经要慢慢融化了一样。

随着大鹏的度和力量越来越大,秀兰觉着自己已经开始有些昏昏沉沉的开始有些晕了。全身的汗水象被雨淋了一样布满了整个身体,两手两腿也完全不能再继续缠住大鹏的身子了。都好象是被电着了一样开始战栗不已。

这时的大鹏也变的有些疯狂而粗野起来。他棒棒的每一次的插入都好象要将秀兰的身子顶透了一样,秀兰洞口的两片大肥肉也开始被棒棒连带着都深深地陷入到缝口里面。似乎,连周围的黑毛毛都一股脑的都陷了进去。

“啊……”随着秀兰的一声叫喊,她全身都僵直的挺了起来潮红的脸颊开始不由自主地朝后仰起,两只手开始芒无目的在半空中胡乱的抓着。随着秀兰疯了一样地尖叫,她的下身开始一阵有节奏的开始痉挛着。剧烈收缩的抽的那么紧密,几乎让大鹏的棒棒不能在里面活动半分。

突然的被秀兰的下体这么猛烈的挤压,让大鹏觉着好象全身的血液都瞬间凝固了一样,他觉着自己的蛋蛋开始急收缩,巨大的酸麻滋味从蛋蛋那里一直传遍整个硬棒棒……大鹏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大声叫喊了一嗓子,然后身子猛地在半空中绷成一条直线,随着“扑哧”的一下声响,一大股火热而粘稠的白色汁液从他几乎爆炸了一样的大菇头里疾射而出,一直喷射到秀兰缝口最深的地方。

秀兰也被这种火热的黏浆烫的浑身抖,她紧咬牙关,不停的倒抽冷气,眉毛好象要挤在一起一样深深地锁着。嘴巴张的大大的可就是不出任何的声音。

大鹏象抽筋似的浑身不住地痉挛着,一股一股粘稠的白浆连续不断地从大菇头里喷射出来。一直到他痉挛了将近一分钟以后,抖动的身子才慢慢的平息下来……把白汤汤射乾净以后,大鹏并没把从秀兰的身体里抽出来,他继续趴在秀兰身上感受着她缝口里的那一阵一阵收缩的快感……停了一会,大鹏开始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下的秀兰。还在强烈快感的余味中迷茫的秀兰依旧还在战抖着,微张着的眼睛好象要滴出水来那么迷离,全身都像是虚脱了一样软绵绵的躺在大鹏身下。

“离开二奎和俺好吧?”看了半晌秀兰,大鹏突然在她耳边说道。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秀兰楞了一下。她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抖了一下身子,开始慢慢地睁开眼睛,原本迷离的双眸也逐渐清澈起来。

“大鹏哥……别……别逼俺好吗?”秀兰的声音有些显得怯生生的。

听了秀兰的话,大鹏好象一下子变的有些急噪起来了。他有些不耐烦的从秀兰的身上翻下来,躺在一边好象是愤怒一样的回道:“怎么是俺……俺逼你哩?秀兰你不知道吗?俺……俺这是为你好啊,俺就不明白咧,二奎那个孬汉子有啥可留恋的,你咋就是下不了决心和他离了呢?你知道吗,每次俺一看见他那么对你,俺这心就……就……”

一双温柔的小手从旁边伸过来轻轻地掩住了大鹏的嘴巴,也把他的话头也盖了回去。

紧接着,秀兰在一边幽幽的说道:“大鹏哥你对俺好,这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哩。可……可俺真不能那么做咧。你知道的,和二奎分开跟你好,这倒是简单,可咱们这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村里人得咋说咱们哩?”

“那……那咱们就进城里过日子。”想了一下,大鹏坚决的和秀兰说道:“俺……俺在城里有个姐,要不……要不咱就到城里生活去,咱避开着梨花村,离开这个让你遭罪的地方。”

大鹏的话让秀兰一下子楞住了。她半天没有再言语。

看到秀兰的表情。大鹏知道她应该是有些心动咧。他乾脆撑起上半身趴在秀兰跟前继续兴奋的说道:“要是你同意,咱们今个就走,离开梨花村,到城里找个好地方安家落户。以后,你就是俺的婆姨了。咱俩齐心合力,一定能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的……”

大鹏的话真的让秀兰心动了。一想到自己日后就能自由的没有顾虑的和大鹏在一起,这让她高兴的连喘气声都开始变的粗了许多。她的眼睛开始睁的大大的,从里面放射出一股憧憬的光芒……看见秀兰的样子,大鹏变的更加兴奋了。他一把抓着秀兰的手,在一边兴奋的说:“到城里以后,咱就再也不用看村里人的脸色了,也不用听他们在背后议论咱们了。咱们找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就咱们两个……不……再加上根娃和二兰。咱们一家四口以后就好好的过日子,秀兰你……你也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不但要伺候二兰,还得伺候二奎那个孬汉子……”

一听大鹏提到二奎,秀兰把原本火热的心开始迅的冷却下来。眼睛里的光芒也开始慢慢的暗淡下去。

大鹏没有注意到秀兰的表情,他还在一边兴奋说个不挺,正说的兴起的时候,却别秀兰在一边轻轻地打断了:“大鹏哥……俺……俺不能答应你……你……你在容俺考虑考虑……”

大鹏被秀兰的反复给弄的目瞪口呆的。他不明白刚才还满是憧憬的秀兰咋一会就变了个样呢。他上去一把死死地抓这秀兰的手,大声地问道:“为啥?你这是为啥啊,你……你还有啥可考虑的?”

“俺……俺不能就这么走了。”秀兰在大鹏身边一字一顿的说道:“俺走了倒是没啥,可二奎他……他这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咧?你也知道,二奎他是个孬汉子,除了喝酒打牌,他别的本事啥也没有。都是指着俺帮他撑才勉强过下去咧,要是俺着一走,这……这日后的日子他可咋过下去啊?”

听了秀兰的话,大鹏几乎都快抓狂了。他抓着秀兰的手几乎要把她骨头都捏断了一样。“为啥哩?秀兰你这是何苦?二奎……二奎那么对你,你凭啥还要惦记他咧?难道……难道你还对他有感情吗?”

秀兰无奈的摇了摇头:“大鹏哥,你知道的,这辈子除了你,俺……俺就没再喜欢别的汉子咧……可二奎……二奎不一样。他毕竟是俺的男人。不管他怎么打俺,骂俺。他都是俺的男人,是俺当家的汉子哩。俺实在……实在没办法就这么看着他因为俺不在了就这么活活地饿死……”

“秀兰……”一边的大鹏还在不死心的想和秀兰继续说着,却被秀兰一下子给打断了:“大鹏哥,你……你别逼俺好吗?你……你容俺在考虑考虑……”

“这还有啥可考虑的?”大鹏想是别激怒的狮子一样几乎连浑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俺……俺真是不明白你是咋想的。二奎那个……那个孬汉子有啥地方值得你这么对他?他给你买过任何东西了吗?他帮你干过家里的任何事儿了吗?他……他除了喝完酒以后打你,还有什么地方……”

“别说哩,别说……”秀兰继续温柔的用手掩住大鹏的嘴巴。“你说的这些俺都知道。可是俺……俺就是下不了决心。不管怎么说……二奎他……他都是俺男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你要俺就这么走了,眼睁睁地看着二奎他活活饿死,这……这叫俺心里咋也……咋也打不定主意啊!”

大鹏实在是没啥办法了。他就不明白,平时温柔的秀兰咋一上来这个劲头就跟个驴子一样倔强的厉害。不管他着手都没办法让秀兰改变主意。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而瘫软地重新躺了下去。

看见大鹏苦恼的样子。秀兰也觉着打心眼里透着愧疚。她翻过身来,钻到大鹏怀里,头枕在大鹏那健硕的臂膀上,嘴里轻轻地和他说道:“大鹏哥,你也别……别灰心哩,你让俺在考虑考虑。就这么一下子就要带俺走,俺……俺真的还有些接受不了咧,让俺在考虑考虑……”

大鹏没有说啥,只是又长叹了一口气,一翻手把秀兰那光溜溜的身子搂在怀里。

秀兰静静地躺在大鹏的身边,手指轻轻地抚大鹏那有些粗糙的脸庞。大鹏的手也轻轻的抚摸秀兰那微热而光滑的后背!他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谁也不愿意开口破坏这难得的,美好的感觉……以后的日子里,大鹏和二奎家就又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秀兰依旧是在厂子里打工。而大鹏也依旧是在忙活他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偶尔俩个人在村里打了个照面,也都是假装着啥事没有一样的就错身过去了。只是在两个人眼睛里,都开始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

不过,大鹏也没少费工夫劝秀兰。可也不知道是咋拉。这秀兰就好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的就是不同意和二奎离婚。哪怕是在黑里被二奎打了一顿也是一样。弄的大鹏不知道说秀兰是善良好还是说她是傻了好。

日子一天一天的在过去,这眼瞅着就又到了要收割的时候了。虽说今年的收成实在不是很好。可这地里多少还不是都有些粮食不是。虽然少,可这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浪费了。所以,梨花村的村民又开始了自己秋天的收获。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是清苦的、辛酸的。眼瞅着地里的农活又开始了,啥割麦,脱谷,扬穗等等的,这要是一耽搁,要是到了麦子打蔫的时候,那今天的收成可就都泡汤了。可就在这节骨眼上,村里的人却现大鹏咋没一直没下地干活呢。

有心肠热的就去大鹏家看看是不是病了,如果是小病就治治,如果是大病,就套上车送到乡上医院去。可听回来的汉子传过来的话说,大鹏没得病,是家里来人了。而且听口气,好象要进城里打工去了,可能以后不会在村子里当农民了。

这话让大牛听了,心里便有几分不服气,他寻思着这大鹏哪一点比他强,咋他就能进城里咧?还不是这汉子摊上一个好亲戚。转而一想,却又开心起来。

其实他早就对秀兰垂涎三尺了,心里早想好了主意,非把她睡了不可。上次几乎要得手的时候却让二奎给绞合了。

这时的大牛因为会溜须刚刚当上了村长。也不知道是他走了狗运还是老天瞎了眼睛。反正,他在这村长的位子上做的还挺好的。也就是因为他当了村长,觉着自己手里边有些权利了,才又开始动起了歪心思想把秀兰这个俊俏的婆姨给弄到炕上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咋地拉,一看见秀兰在他面前挺着大晃来晃去的时候,就让他的欲火开始有些难以控制的难耐。那种焦躁的渴望和炙热的冲动几乎让大牛都无法自制了。要不是他顶着一个村长的头衔叫自己多少有些顾忌,甚至大牛都准备贸然的出去拦住秀兰就给她奸了。

可自己毕竟还是村长。做这些事多少还是要考虑一下后果的。大牛想来想去,就是没法子想出来一个万全的办法能上秀兰。

二奎那孬货倒是好对付,总会有办法让他把秀兰拱手让给自己,可大鹏那家伙傻大黑粗,可是不容易对付的。村里人看到大鹏和秀兰你看我,我看你的神情,什么偷汉子之类的名声虽然不敢公然说出来,可是背地里都议论纷纷,大牛是早有耳闻的,可是谁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当然没有办法说出个子末寅丑来。

不过大鹏和秀兰其实都不知道,那些议论的村里人,基本都是眼红大鹏能上秀兰这样的俊俏婆姨的。而其他大部分村里人还都希望着秀兰能和大鹏好呢。

他们全都觉得二奎这种孬货也实在配不上秀兰的。

可大牛还不死心,他一直偷偷观察,希望有一天能逮个正着,要是真能逮到,非让大鹏这该死的狗的被二奎弄个死活的。大鹏要是真的离开了,那还真的省了大牛的一块心病。

当然,大牛这些个狠毒的念头大鹏是不知道的。因为今个他家确实是来客人了。客人是根娃的姑姑,也就是大鹏一奶同胞的姐姐。此时正在大鹏家屋里和他吵得面红耳赤。

“在山沟沟有啥好?你这汉子咋这倔咧?俺……俺在城里给你把工作都找好了,一个月300块钱,还管吃管住呢,不比干农活儿来得轻省?”姑姑一脸的怒气。

“俺是农民,俺……俺离不开土地。”大鹏叼了旱烟默默坐在墙角。嘴里吭哧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气的他姐姐眼睛都开始向上翻着白。

“这……这是啥理由嘛?”大鹏的姐姐气的嘴唇都有点哆嗦了。她努力的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继续苦口婆心的和大鹏说道:“你寻思寻思,要是到了城里就能有工夫照顾根娃哩,不比你现在一天到晚的在地里忙活要强多吗?再说,你干个一年两载的就能积攒多少钱咧,到那时,你再找个婆姨,这日子总痹烩里来得自在。”姑姑说得嘴都有点麻了。

“俺不找婆姨,一个人挺好。”大鹏无论怎么劝,都是油咸不进。他咋会不知道城里的生活比农村好呢?可是他又怎么可以说出不愿离开的真正理由呢?大鹏舍不得离开秀兰。一天看不到她,大鹏的心里就长了草,两天看不到她,大鹏的心里就撂了荒。

姑姑气得脸青,一甩袖子走了,走时还气冲冲地留下一句话:“以后你有啥事儿少找俺,你爱死爱活,俺……俺不管了。”

看着姐姐怒气冲冲地离开自己家。大鹏这心里也是苦的涩涩的。他一瞬间,他甚至都有些埋怨秀兰了;要不是她这么傻的非要留在这里照看二奎,也许……也许今天他就能领着她进城里享福去了。

可是想归想,这眼前的事还得解决不是。地里的庄稼还等着自己照看哩。大鹏长嘘了一口气,在鞋底上把旱烟锅子敲了敲,然后抗着锄头就出门了。

大牛忙活完地里的零碎活儿,便坐在村里的办公室里边喝茶水,边美滋滋地幻想着大鹏离开后,自己如何向秀兰下手。可是正得意的时候,却见大鹏扛了锄头往地里走。

“你不是要上城里吗?咋还不走呢?”大牛不由得一愣。赶紧出屋冲着大鹏吆喝着。

大鹏把锄头往地上一杵,红黑的脸上没有半丝表情:“这是那个狗的放的屁?俺啥时候说要上城里了?俺……俺就是这梨花村的人,俺要是不走,哪个还敢撵俺是咋地?”

大鹏的话冲的厉害,几乎把大牛顶了一个跟头,弄的大牛头上一团雾水,说声“算了算了”,也不理他,就无精打采的看着大鹏上地干活儿去了……一天的云彩呼啦啦落下来,雨水开始哗啦啦的下个不停。这贼老天倒也会捣乱,苗子刚长的时候没有给它润到任何东西,这反倒是要熟了的季节,却又呼啦呼啦的下起没完了。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雨滴,大牛这心里开始一阵一阵的痒痒。要说秀兰啊,都成了他放不下的一件心事了,吃不到嘴里,就总觉得心不安、神不宁的。

这天刚好镇里要在村开个表彰大会,也正好秀兰今天歇班。所以大牛就安排了秀兰和自己婆姨淑梅等几个女人在村部里扎大红花。

一回头,正看见一边的看着婆姨们有说有笑,剪刀在大红皱纸上翻飞。

大牛站起来,在几个人中间走了几回,一打眼,见秀兰的小嫩手白里泛红的,再看看这婆姨的脸上,也是眉清目秀的,他这也不知道咋地就开始就痒起来了,觉着自己身子下面有一团火在膨胀,燃烧一样,把档下的那根东西顶得高高的。

大牛清了清嗓子对秀兰说:“秀兰啊,你看这剪刀好象不够用的,你回家再取一把来吧。”

秀兰虽然有些奇怪;这剪子明明是够使唤哩,咋大牛还说不够呢?不过心里奇怪是奇怪,可这村长的话她还是得听的。于是她便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纸屑便出门回家去了。

看见秀兰出了村部的门口,大牛这心开始跟长了野草一样毛毛的痒。他假装巡视的又转了二分钟,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推开门要走出去。

“你……你这是去做啥咧?”身后,大牛的婆姨有些奇怪的问自己汉子。她现今个大牛咋浑身都有些不对劲哩。就……就好象是跟做贼一样整个人都显得偷偷摸摸的。

“干你屁事哩?”大牛被淑梅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下意识中好象是自己被人捉奸了一样浑身都开始抖了一下。反应过来以后,他有些不高兴的冲着淑梅骂着:“咋地?俺去哪里还得向你汇报不成。你个狗的多管个屁闲事?俺……俺去个茅房还得要你批准哩?”

淑梅觉得有些委屈了。她不明白自己只是随便问一下自己的男人,咋就因的他这么大火气咧?可是她不敢问这些。因为她怕再惹的大牛不高兴了,回家以后他非抄起棍子好好的揍自己一顿的。自从大牛当了村长以后,他这脾气就开始明显的见长,在家里绝对是说一不二的。现在淑梅看见他就想耗子看见猫一样浑身都怕的直哆嗦。

骂了自己婆姨几句,大牛继续朝着门口走去,他装作要解手的样子,快地踱出了村部,便急步的向秀兰家来了。

秀兰进屋找了剪子,刚要出门去,却意外地看见房门却“吱”的一声被推开了,把秀兰一下子吓了一跳,定晴看的时候,却见进来的正是村长大牛。看见大牛竟然到自己家里来了,秀兰马上的开始警觉起来。她没有忘记上一次大牛的流氓举动。想到这,秀兰立刻板下脸问大牛:“村长?你……你到俺家来做啥,俺……俺自己会把剪子带到村部的。”

终于能单独的和秀兰在一起了。把大牛美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他两眼直勾勾地顶这秀兰胸前那丰满的地方,好象能从里面冒出火来一样。

“别……别管啥剪子咧,秀兰啊,俺……俺可想死你了……”大牛脸上勉强地挤出来一丝笑容着,嘴里一边说着,一边就扑过来,想把秀兰抱在怀里。

秀兰一时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没想到就在这光天化日下的,大牛就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来她家占她便宜。眼瞅着大牛离她越来越近,她忽然想起手里正握着一把剪子,便把剪刀伸出来,对准大牛的前胸大叫一声“你要干啥?”

大牛见秀兰的反应强烈如此强烈,尖尖的剪刀正直直的对准自己的心口窝。吓的他赶紧止住自己的身体,没敢硬往上扑。

对峙了一会儿,他现秀兰没有一点妥协的意思。他乾脆一屁股坐在炕沿上,脸上陪着笑说:“嫂子你看你急啥?俺……对你好,你……还能不知道咧?俺……俺知道你现在这日子过的也是干乾巴巴的。正好,这村里却一个管计划生育的,要不……俺就让你干这个?也省得你在乡上干活干的那么累。”

秀兰的剪刀一直没敢放下,她心里明白大牛打的什么鬼主意,他的言外之意无非是让自己陪他睡一次,然后就能在村里当上计划生育监督员。可她就是一死,也坚决不会答应这样下流的要求,秀兰早就打定注意哩,这辈子除了二奎和大鹏,她不会再让第三个汉子挨到自己的身子“俺不听,俺不听你说这些没用的。你出去,出去!”秀兰根本就不理会大牛的话,她大声地冲着大牛叫喊着。

大牛见秀兰说什么也不肯听,看来自己这计划生育监督员的职位是难以那秀兰给诱惑住的。可这心里的一团火又烧得难耐,要是今个不把火出来,他甚至怀疑这下边的硬东西得要被憋爆了不可。

寻思半天,大牛还是受不了身子里这火气的煎烤了。他自己想着秀兰一个女人家,也不见得真的有胆子戳自己,就嘴里“秀兰”、“秀兰”地叫着,试探着凑过来。大牛凑近一步,秀兰就躲一下。慢慢地,秀兰被大牛已经逼到炕沿边上了,再也没有了后退的余地。突然的大牛的身子猛的向前一凑,秀兰一个没留神,就一屁股坐在炕上,把原本竖在胸前的剪子也落到炕上。

大牛一看出现机会了。马上一个高的冲上去,一把死死地按住秀兰正握着剪子的手。开始使劲地朝炕沿上磕着。一下,两下。秀兰终于没办法忍受手上传来的疼痛,禁不住的把握住剪刀的手松开了。随着“啪”的一声,剪子轻轻地落在炕头上。失去了剪刀的保护。吓了秀兰不知道该咋办了,她开始盲目的挥舞着双手双脚,不住的在大牛的身上乱抓乱踹的。

大牛被秀兰的反抗弄的一时火起。他上去一个大嘴巴子,把秀兰的头打的一趔趄的就歪到一边了。秀兰马上把头转回来,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大牛看着。从她的唇边,一滤鲜红的血丝顺着嘴角就淌了下去。

看见秀兰流出来的血丝。大牛也假惺惺地向秀兰道歉着:“秀兰,你看这……俺这咋就打你了咧?俺……俺可不是有心的,来……快来让俺看看还疼不?”

说着,大牛的手就一把朝着秀兰的脸蛋上摸过去。可手刚伸出去,就被秀兰一巴掌给打到一边去了。

大牛看秀兰是铁了心的不想让自己顺利的得逞。乾脆也放弃了劝说她的意图。上去一把就把秀兰压在身子底下。开始用手在秀兰的身上胡乱的摸索起来。

秀兰急的双手双脚乱蹬乱的打的。可她那小拳头打在大牛身上能有多大劲儿?基本上和给大牛抓痒差不多。打了半天大牛的后背,不但没把他打跑了,反倒是把大牛的刺激的更加强烈了。情急之下,秀兰急的自己都快哭了。慢慢地,她感觉到自己的档下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在使劲的顶着。她知道,那是大牛的东西已经硬起来了。一瞬间,也不知道秀兰哪来的气力,她用一条腿支起大牛的下半身,然后用另一条腿屈起膝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狠命的向上一顶。

“哎呦俺的天那……”随着大牛一声撕心裂肺地残叫,他就像是一只大虾米一样的弯腰弓在炕上来回翻滚着。把他疼的好象全身都要裂开了一样。一阵一阵刺骨的疼痛从硬棒棒那里连续的侵袭着他的身子,甚至,他觉着自己半拉身子都开始有些麻了。

秀兰被大牛的残样吓了一跳。她呆呆地看了半天在自己身边来回翻滚的大牛。好半天才醒过味儿来。赶紧地跳下炕就准备逃出去。

可她刚一起身,就被后边的一只大手蛮横的拉了回来。拉的她一个趔歪,咣铛一下栽倒在炕头上。紧接着,大牛的身体即随就压在她身子上。重重的几乎把她压的都喘不过来气了。这回大牛学乖了。他开始用两只手死死地把秀兰的两条胳膊按在两边。腿上也使着蛮劲把秀兰的大腿压的死死的。一直到秀兰没有任何的反抗气力才又一次把嘴朝秀兰的嘴边凑过去。

秀兰拼了命一样的继续的在反抗着。可她一个婆姨无论再怎么使劲也不是一个汉子的对手啊。折腾了半天,一直把秀兰累的都好象干了一上午农活一样的在“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也没挣拖开大牛的控制。

觉大牛的嘴巴正恶心地朝着自己的脸上凑过去。秀兰开始厌恶的把头在炕上来回的扭动。可这对于大牛没有任何作用。对了半天,大牛终于用自己的脑袋顶住秀兰的脸蛋,开始把流着哈喇子的大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秀兰见大牛还在一直往前凑,已经马上就要亲到自己的嘴上了,不由得眼睛瞪得圆圆的,眼眶都要撕裂开来。大牛的满嘴的臭味都直扑到秀兰的脸上来。把秀兰惊得魂都快飞出来了。

终于,秀兰觉着有一双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