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头的一间茅屋里,芳林嫂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他们,在她令人毛骨耸然的尖叫声,奋力挣扎中,还是被3个土匪胡子在一片淫笑声中轻易地扒光了衣裤.,放开我,不要,不要!我求你们!我给你们跪下!芳林嫂不停地哀求道。

??被剥光衣裤的芳林嫂,两只饱满结实而坚挺的乳房,正上下左右不停地颤动着。一个土匪胡子,将嘴巴俯低,开始去吻吸芳林嫂的乳房,乳头,啊呀,不,不,求求你们,芳林嫂仍作着无力的挣扎和哀求。

??好哇,多美的身子,好白好白,真不错,守寡太可惜了,让我来当你老公吧!3双土匪胡子们的魔爪在芳林嫂的身上揉搓着,一边大声淫笑着。一个土匪胡子将嘴巴移到了芳林嫂的肚脐,阴户处,芳林嫂的下身有着浓密黑亮的阴毛,饱满的阴户却还是红润润,紧闭着的肉缝引起了土匪胡子们极大的淫心,那个土匪胡子先用舌头去舔吸她的大阴唇边缘,而其中一个死死摁住她的土匪胡子,则凑近嘴,想亲芳林嫂的小嘴。

??嗯,不,不要,嗯呀!芳林嫂死命摆动着她的头,并将嘴唇紧闭,企图避开男人的亲吻。

??这个土匪胡子急了,使劲用手掌扇了她几个耳光。在她无力地流下双泪时,土匪胡子飞快地将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着芳林嫂的嘴唇和舌头。

??啊呀,这娘们的阴户真漂亮,,屄那麽肥毛又那麽多!用舌头舔吸她阴唇的那个土匪胡子,不断地移动双手去抚摸芳林嫂的小腹,大腿。

??芳林嫂放声大哭起来,但很快,从芳林嫂的阴道里流出了一股股粘液。那个土匪胡子站起身,握住自己粗壮坚硬的阳具,在她的阴毛和阴唇间磨动,而他的口中则不断发出淫荡的笑语:嘿嘿,美娘们,我马上就要做你的男人了,你看我的大鸡巴多粗,多结实,现在硬梆梆的就要插进你的肉缝里去了,我就要来日你了!别看你像个贞结的女人似的,现在你的阴户里不是也出水了吗?哈哈!

??这个土匪胡子说着,用手将芳林嫂的双腿掰的更开,手指在芳林嫂充满粘液的大阴唇上沾了许多粘液後,将它涂抹在粗大的龟头四周,然後,在芳林嫂的极力挣紮下,将坚硬高翘着的阳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阴道。

??啊哟,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们放了我,放开我啊!

??那个奸淫她的土匪胡子全然不顾,腹下坚挺的阳具,更是死命地顶送。

??当新郎喽,土匪胡子狂叫着,放炮,快放炮!他大声喊着。於是另两个土匪胡子跑到大门口举枪朝天射击,以示庆贺。

??土匪胡子边抽动着,边大声喊道:噢呼,好,好极了,真他妈的爽!这娘们的阴道里好紧啊!好紧,真他娘的舒服死了,水,水,好多好多的水啊,干这娘们真过瘾!

??芳林嫂的头左右摇动不已。

??土匪胡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但他有时顶一下就问芳林嫂:你,爽不,爽不爽?我的鸡巴硬不硬?你感觉到吗,你舒不舒服?如果,如果你不他妈舒服,你的阴户里为什麽还在往外流水?他的阳具开始分左右的抽送,每一次总要将阳具全部插入 满足,而且一次比一次的力量都还要强。

??哎哟,我痛,痛死人,你们这些畜牲!芳林嫂摆动的口中,也开始因受不了强烈的刺激而发出大声叫喊。这反而使得土匪胡子显得格外兴奋,他不时用手抓揉着她的乳房和掐她的乳头。突然土匪胡子抽送的阳具,越发加快了速度,他的喘息也越来越浑浊。

??一阵飞快的抽送後,他大叫一声,突然抽出阳具,他的身体一阵急剧颤抖,一股温热的精液笔直地喷射出来。

??噢哟,啊噢,好,我要升天了!这个土匪胡子直到精液完全射尽, 满足地将头趴在芳林嫂的双腿间。

??喂,你好了快下来呀,该我了!

??这时芳林嫂已经不再挣扎,她侧过脸,一双大眼睛瞪着窗外。刚刚奸淫过她的那个土匪胡子,心满意足地提上裤子走了,但力刻又有人四面围住了她。第二个土匪胡子一边套弄着自己早已坚硬高翘的阳具,一边低头玩弄着芳林嫂的大阴唇,他站起身,两手高举着她的足部前端,然後再将下腹靠近,把阳具送入了芳林嫂的阴道里。

??啊呀,在阳具刚进入阴道的刹那间,他突然发出呻吟,继而,便开始缓缓抽送粗壮坚硬的阳具。

??哇啊,里面好温热,阴户里这麽多水,好,没想到,这娘们的阴道真紧,真的,他没说错,我的鸡巴好舒服!

??这个土匪胡子的性交技术真老到,他将自己的阳具,不住地在芳林嫂的阴道里旋转,抽磨。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芳林嫂的身体在他的重压下不停地扭动着,但她的阴唇却紧紧包裹着男人快速抽送的阳具。

??这个土匪胡子在呻吟之中,不断地变换阳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时飞快地抽插,有时则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顶住阴道口,让阳具在芳林嫂的阴道里作旋转,顶动的刺激。偶而,他又将阳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後光以粗大的龟头抵住阴蒂四周的肌肉处捣弄。这些动作不禁让新娘子月菊,出现一阵阵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将土匪胡子的阳具旁的体毛完全打湿。

??他弯下身,两只手使劲地捏她丰满的乳房,牙齿狠狠地咬弄着她褐红的大乳头,芳林嫂疼痛不已,又开始挣紮起来。

??他一面快速地抽送,一面?起身,用指头撑开她那犹如花瓣的两片肥厚大阴唇,又不时地用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她的阴核,一紧一松,令她全身震撼。突然,她一?身,他的阳具滑了出来,她还想从炕上爬起身,但另两个土匪胡子又死死地摁住了她。

??他重新压在她的身上,火热的嘴堵住了她的小口。滚烫的阳具顶在她的小腹上和大腿根部东顶西顶,两手不停地在她乳房摸,捏,揉,搓,夹,摁,这时,芳林嫂的屁股扭个不停,浓浓的粘液不住地从阴道里流出。

??她彻底崩溃了,她的神智已经模糊不清了。

??深吻,长长的深吻。他撕扯着她柔细的茸毛,又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她的阴唇,唇缝湿润润的,他伸出中指插入阴道内。

??他手握粗壮的阳具,向她阴道口靠近。

??求求你,饶了我,饶过我吧!他沈下身,那根坚硬的阳具正顶在她的阴道口。芳林嫂觉得自己实在挺不住了,骨架都快要散了,她想就此保护自己的阴户,不让它再受入侵,否则她会死去。

??她的大屁股不停地扭动躲闪,使他粗壮的龟头始终在她的大腿间和阴唇上乱顶一气,半天不得入门。土匪胡子被激怒了,他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肉,芳林嫂的心一冷,眼角上涌出两行无声的泪水。

??两片阴唇被粗暴地分开,他的屁股动了,好像一退,突然又向前一冲,一根火辣辣的阳具猛然间插进了阴道,由於长时间的磨擦,阴道壁好像磨坡了皮,此刻正火辣辣地痛。芳林嫂顿时大声喊叫了一声,摇头挣扎,她要伸手,两腿想蹬,但她的四肢已被2个土匪胡子们死死摁住了,哪还动得了!

??两边的土匪胡子使劲地抱住她的两条大腿,这个土匪胡子低下头,见她的阴道被自己的阳具迫得四边张开,那紫红色的阴唇像皮套似地紧紧把龟头夹住,他?起上身,两臂支撑着身体,他看见芳林嫂的小腹在颤动,特别是胸前那一对丰满而极有弹性的乳房,微微颤颤,一摇一耸,活活跳跳,这种迷人的少妇娇态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他下身猛挺,肚皮拍打在芳林嫂的肚皮上,发出了啪啪啪啪的响声,他快起猛落,大抽大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下身又传来了噗滋噗滋的声音,忽然,他猛地趴在她身上,两手紧紧地扳着她的双肩,全身抖动打颤,下体紧紧抵住她的阴道口,一大股滚热的浓浓精液,强劲地射入了芳林嫂的阴道深处。

??他喘着粗气,提起裤子,十分满足地走了。

??第3个男人又压上来了。

??他一压上来,就不由分说地扳开芳林嫂的双腿,像洗过衣服似的白沫精液,布满了她的阴部,大腿间,小腹和屁股下的褥子上。她已完全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动,只有阴道在蠕动,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生育过的子宫在转动,阴道壁在急速地收缩,她虚脱地昏了过去。

??这第3个土匪胡子全然不管这些,他跪在她的双腿间,挺起高翘的阳具,深深地朝那湿湿的阴道里插去,他一面抽插,一面用大拇指摁在阴道口上方阴核处摁磨,他把她滚抱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则躺在她的身下,小腹朝上猛顶,她上身无力地趴在他的胸前。

??土匪胡子,却死死抱着她,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阳具的龟头好像啄食般,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地冲击着花心。围在身边的土匪胡子们清楚地看见,每当他那粗大的龟头 顶到花心,芳林嫂的全身就会抽搐一下。

??突然,他停止了运动,双腿伸得直直的,两腿蹬着炕,使阳具深深地插在阴道里舒服的射精,……..跟着,那土匪胡子抽出射完精的鸡巴塞到了芳林嫂的嘴里叫她含住,前边的两个土匪胡子就又爬上来,一个把鸡巴插入芳林嫂饱受摧残的阴户里,一个就顺着滑滑的淫水抱住芳林嫂丰满圆润的大屁股插入了她从没开垦过的屁眼,3个土匪胡再一次奸污芳林嫂!!!

??当老洪带着铁道游击队赶到时,3个土匪胡子早不知去向,只见芳林嫂异常漂亮的脸上,此时满是土匪胡子的口水,嘴边和那丰满结实的乳房,阴道口和肛门处,到处流淌着男人的精液,两条修长的大腿上,一道道被男人掐得红红的,青紫的指印,富於弹性的乳房上,清晰地印有男人的抓痕,诱人的奶头上还有男人深深的咬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