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的沉沦

「我已经给杨过他们送饭去了,你也吃点东西吧。」

小龙女待在霍都的临时巢穴里三天了,心想反正最终要死,不如吃饱了碰碰运

气闯出去,於是接过小婢手上的饭菜。

小婢脸上竟然多了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笑容,敌人怎麽忽然对他们这麽和蔼,

难道还有什麽阴谋吗?

吃过饭的小龙女倚在床头静静地思念丈夫,被金轮法王的独门手法点中穴道後

,她现在就如同普通弱女子一般,根本无法逃出这个牢笼。

暮色逐渐降临,窗外细柳随风迎动,小龙女只觉得体内忽然变得异常燥热,不

禁拿起把扇子想扇扇凉。

手握扇柄,脑海中竟然想起和杨过在床上亲热时,自己特别喜欢这麽抓住杨过

的肉棒玩耍,以增加两人的欲念。

「我是怎麽了,这时候还想到这种事,真羞死人了。」小龙女脸全红了,努力

抗拒脑中的邪念,蜜壶竟不自觉的变潮了。

「不对,一定是有人放药!」

??

小龙女突然醒悟过来。可时已晚,一脸淫笑的霍都大摇大摆的推门而进。

??

小龙女一向对药物非常敏感,普通春药她一闻就能知道,可现在穴道被点後功

力全失,而霍都用的又是中原异常罕见的「朱颜血」,小龙女疏忽之下竟着了霍都

的道儿。

「哈哈,小龙女,现在感觉如何啊?法王不在,正好让我来好好疼你……」

??

「淫贼,我宁肯一死也绝不受你凌辱!」

小龙女指着霍都鼻子怒,行走江湖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这般激动,浑身竟不由

自主的打颤。

如果被这个畜牲玷污,她将一辈子愧对丈夫,话音落下,小龙女猛一咬牙根,

决定以死保住自己的贞洁。

霍都急忙手点主小龙女穴道,可终究晚了一步,香舌已稍破,少许鲜血从嘴角

流出。

霍都把她扶住,看到她嘴角的鲜血,竟笑嘻嘻地凑上去用舌头添去,小龙女动

弹不得,想到自己即将受这畜牲的凌辱,两行热泪滚滚而出……看到小龙女赤裸的

身躯呈现在面前,霍都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卑猥。

丰满娇嫩的乳房,稀疏脆草掩盖的下体,连小腿也没有一般练武女子的那种令

人讨厌的粗壮,一切都是那麽完美无暇。

小龙女努力和体内的「朱颜血」抗拒着,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水,但身体却

逐渐的脱离控制,下体如蚂蚁咬一般,酥麻得厉害。

??

「不可以啊,我不可以对不起过儿啊。」

泪水不停涌出,而蜜壶内更是春水泛滥,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只是穴道未解,

丝毫动弹不得。

春药逐渐侵入小龙女的意识里,她不时有想要让霍都彻底的玩弄自己的淫荡心

里,又不时告诫自己一定要守住,千万别对不起杨过。

汗水把全身都打湿了,她渐渐地再难以与体内的欲火向抗衡……霍都就这样定

定地看着她,同样是汗流满面,心中竟是那样紧张。

突然他大笑一声,撕去身上所有衣服,高挺着肉棒向小龙女扑去……

当霍都用手在她双乳上抚摸时,小龙女的意志终於土崩瓦解,不由得随着霍都

的双手而呻吟起来。??

霍都也是房事中的高手,平生御女无数,自然对挑逗颇有一套。他不急着直搞

黄龙,而是对小龙女乳房大肆玩抚,不时用舌头轻添或用嘴吮吸那坚挺如樱桃的乳

头。

小龙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只觉得体内像火烧一般,完全迷失在情欲之中,

罪恶的手移到下腹的阴毛上,小龙女脸涨得通红。

这时的她已经没有了羞耻,她需要霍都,需要霍都这样糟蹋自己,脑子里在不

停的想着「往下一点啊,再往下一点啊……」。

受到春药攻击的她已经不在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小龙女了,现在的她只在乎霍都

带给她的快感。

霍都用指头慢慢搓捏她的阴蒂,舌头则在轻添她已经坚挺的乳头,小龙女简直

快疯狂了,淫水从下体滚滚而出。

双唇一张一翕,努力想从喉咙里发出呻吟声,她紧闭着双眼,享受霍都给她下

体和乳房带来的种种刺激。??

霍都小心翼翼地解开她的穴道,但这时的小龙女已经毫无反抗的意识,穴道一

解,她竟不由自主地开始玩弄霍都的肉棒。??

小龙女一只手紧紧抱住霍都,随着霍都的抚摸拚命蠕动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

对霍都的肉棒又抓又搓。

霍都何曾见过小龙女如此淫荡,胯下已经高耸入云,心头的欲火更把他烧得厉

害,他把手指插到小龙女的嫩穴里不停地挠动。

小龙女受到刺激,几乎达到了高潮,她被春药冲昏了头脑,只想获得更多的快

感,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清纯。??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啊……来吧……」

「好哥哥……啊……我要……啊」

小龙女一边玩弄霍都的肉棒,一边在揉自己的乳房,她已经被体内的欲火牢牢

控制,只想获得更大的满足。

揉着揉着,小龙女觉得两个玉乳胀得好难受,这时霍都双手紧紧地揉捏小龙女

那白嫩玉滑的双乳,小龙女只希望霍都捏爆自己的双乳。

就在这时,小龙女觉得一股快感袭来,双乳一阵抖索,两股乳汁分别从双乳喷

了出来,直喷得自己和霍都满手都是,两人的身体也沾了不少。

霍都捏着小龙女的乳头,让小龙女的奶汁在她玉肌上滑下。那「朱颜血」

经过了霍都的改良,除了原本效用外,还附加了催乳效用。

「好哥哥…龙儿好空虚哦…快给龙儿嘛…」霍都受此召唤,当即举起巨大的肉

棒,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下体……小龙女紧紧地抱住霍都,下体的满足感几乎让她

晕过去。??

「啊……用力……」??霍都使劲捏住她的乳房,小龙女的乳汁不断流出。

霍都不停地挑逗小龙女敏感的娇躯,要让她丢却矜持,更淫荡地发出浪叫声,

卧室一时充满了小龙女欢快的娇淫声和霍都呼呼的喘气声。

「啊……用力插龙儿啊……啊……干死龙儿……啊……」小龙女完全迷失了心

态,她在努力寻求快感,白玉的臀部紧紧跟随肉棒的插送。

「啊……用力啊……龙儿快丢了……插到龙儿的花心了……啊……」

??

霍都热烈的亲吻着小龙女的脸颊道:「宝贝儿,我是你的好相公对不对?你要

相公的大肉棒对不对?」

小龙女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小蛮腰水蛇似地卖力扭动,一面在他耳边媚

声道:「相公,你是我的好相公、好夫君!我要相公的大肉棒插我!相公是最好的

!」

霍都俯在她柔软如棉的娇躯上,下身尽可能的占有着她,巨大的玉茎在她狭窄

的体内阵阵跳动,硕大灼热的龟头用力挤压着花蕊。

「那龙儿要称呼自己为『龙奴』或『奴家』,因为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

」小龙女用力抱住霍都的屁股,玉臀向他卖力挺凑,口里大声淫叫:「嗯……龙奴

知道……知道了…。」

霍都立起上身用力把她的压在床上,挺动下身快速的抽插起来,小龙女挺起酥

胸摩擦着他,纤腰款摆,玉臀热烈迎合着他的动作。

蜜壶内一片温暖湿润,巨大的玉茎带出阵阵浪潮,顺着她晶莹的玉臀流上早已

被她喷满乳汁的床单,房间里响起了他的小腹用力撞上她的股间的清脆声音。??

小龙女一面淫叫,一面痴迷的望着霍都,小手在他身上游移抚摸,他微微出汗

,真气在百脉膘急滑利的流动,通体舒泰无伦。

霍都拔出玉茎,让她转身趴下,小龙女翘起粘满晶莹爱液的玉臀,霍都一手将

她的螓首按入枕中,一手探前揉捏着沉甸甸的玉峰,乳汁就这样将胸前的床单喷湿

了。

霍都灌满真气的龟头挤开滑腻的蜜唇,用力插了进去,她不由「唔」的一声,

霍都大力抽插,只恨不得将全身力气都发泄出来,下腹撞击她丰满的玉臀,荡起阵

阵臀浪。

??

小龙女喉中发出含混的呻吟,蜜壶内蠕动收缩,霍都知道她要高潮了,双手按

住她的双肩,贴上去一阵快速迅猛的耸动。

「嗯……嗯……啊啊……」小龙女口中一连串快活的淫声,终於忍不住泄了出

来。

霍都顶着开合的花蕊不住研磨,探手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巨乳,满是乳汁的双

乳更是增加了手感。

小龙女阵阵颤抖,轻轻的哼着,下体不住涌出灼热的浪,霍都贴到她耳边笑道

:「龙儿,你尿了吗……」

小龙女红着脸娇吟了一声算是回答,霍都又将她翻转过来,小龙女星眸半闭,

娇软无力的任霍都施,霍都曲起她的双腿往胸前推去,俯身压上去挺动腰肢大力抽

插。??

小龙女抓着霍都不住喘息,指甲深深掐入他撑住上身的手臂。霍都感受着手上

的痛楚,更是狂猛的挺动,良久销魂的呻吟又响了起来,霍都将玉腿架上双肩,略

微放慢速度,退出时只留龟头夹在蜜唇间,插入时又重重撞上柔软的花蕊,她的眼

神逐渐迷乱,口的叹息呻吟逐渐大声。

霍都让小龙女自己握住了玉峰,命她自己挤出奶汁,一面挑逗她的蚌珠,片刻

小龙女扭动娇躯,挺动玉臀,蜜壶内火热一片,似乎急不可耐。

霍都将小龙女的双腿劈开成一字,握住纤腰大力抽插,她口中发出愉快的淫声

,弓起了身子配合着霍都。

「啊,夫君,插龙奴……插得再猛点。」

「啊……好……哥哥…相公呀……你……干死龙奴好了……龙奴……不想活了

……啊……啊……再深……深一点……啊……」??

酥麻的快感向他袭来,他正要奋力追赶,小龙女却尖叫一声泄了起来,奶汁也

像喷泉般喷了出来。

霍都大力挺动,她脆弱的战抖起来,霍都只当不见,玉茎仍然大力地抽插着,

小龙女无力地呻吟及颤抖的身体更是激起了他的性欲。

片刻狂猛的快感冲击过来,霍都深深地插入小龙女的小蜜壶,对准花心挺动,

道:「龙儿,相公要你为相公生孩儿!」

小龙女闻言後用力抱住了霍都:「好相公,奴家最爱你了,快!射进奴家的淫

穴,奴家愿意为你生孩儿,啊……」霍都抽插几下,玉茎终於开始喷射,强劲的精

液打在她柔软的花蕊上,小龙女不由阵阵颤抖,身体再次高潮。

霍都的精液灌满了小龙女的小穴,令小龙女的腹部微微凸起,小龙女春心荡漾

,她知道自己被霍都授精後一定已坏上了他的孩儿。

霍都趴上她的身体,舒服的叹息。

霍都将她抱了起来,随手拿了一个木塞塞住小龙女的下体,以免精液流出,走

到床沿坐下,让小龙女跪在他腿间。

小龙女乖巧地逐寸将玉茎吞入嘴里,巨大的玉茎将她的小嘴涨得满满的,她深

深的吞入喉间,再缓缓吐出,如此反复,玉茎上粘满了粘稠的口涎。

??

霍都舒适的扶住她的螓首,小龙女吐出紫红的玉茎,转而用灵巧的舌头挑逗,

不时娇媚的瞟他一眼。

鲜红的舌头在紫红硕大的龟头上缠绕,不时轻轻把马口上流出的透明粘液卷入

,更在龟头下端和棱角上刮动,他的呼吸不由沉重起来,仔细的注视着她的动作,

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 ?

玉茎在她口中频频跳动,小龙女的眼神更加娇媚,口上的动作更加讨好,霍都

用食指轻轻刮着她的脸蛋,仔细体会着阵阵袭来的快感,她将玉茎含入嘴里,螓首

上下摆动,大力吞吐起来,在强烈的快感下,霍都一个不留神,就这样把精液射入

小龙女口中。

然而小龙女竟然一脸满足的把精液喝下,小龙女喝精液时发出的咕噜咕噜声令

才刚射完的玉茎勃起。

然而霍都的精液量太多了,白浊色的精液便由小龙女的嘴巴流下,至两粒巨乳

与乳汁混合在一起。

霍都抚摸着小龙女的脸,道:「龙儿,你真是个淫荡的姑娘,平时冷若无冰霜

的你,在床上竟然叫得那麽销魂,而且还那麽喜欢喝阳精,你实在是个天生的淫女

。」

小龙女羞涩地道:「嗯……不来了嘛相公…奴…龙奴……」小龙女无言以对,

只好红着脸,借故用香舌仔细的清理肉棒上的残精。

清理完後,小龙女按住他的肩,微微俯起上身,把肉棒放在自己小穴前轻磨起

来。

雪白丰满的双峰在霍都面前荡漾,霍都不由握住了用力揉捏,凑嘴吸住小龙女

的巨乳,品尝她甜美的乳汁。

小龙女的动作逐渐熟练,挺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温暖的爱液沿着玉茎流到了

他的下腹,霍都让龟头顶住花蕊,握住她纤细的柳腰划着圈儿,小龙女轻声呻吟出

来,「相公,龙奴还要……」

??

霍都抚摸着她的大腿,一面轻轻挺动下腹,她柔软的身子无力地贴在他身上,

凑上来咬住他的耳垂,低声的呢喃,微微的颤抖。

霍都心中激荡,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拔出木塞,将肉棒插入小龙女的充满精液

的小蜜壶,用力挺动腰肢抽插起来。

「啊……好相公……你好强……奴家……好舒服……好美啊……天哪……奴家

又……又来了……不行了……啊……奴家……完了……」

小龙女太小看霍都了,她刚高潮完的敏感蜜壶不堪霍都的冲击,小龙女娇弱的

哼出声来,霍都放缓速度,行起那九浅一深之道,不到片刻小龙女便快活的轻轻呻

吟。

霍都这才开始用力的挺动,一面握住柔软的两侧玉丸,一面亲吻小龙女的小嘴

,小龙女的双腿盘到了他腰上,玉茎每次都深深地插入温暖润滑的蜜壶,小腹撞击

着她白皙的大腿和玉臀,发出啪啪的声响。??

「好舒服……好老公…好哥哥……啊……龙奴要你……龙奴要你天天肏我……

啊……龙奴好美啊……」

小龙女用力的抱紧了霍都,香舌伸了过来,他含住了啜吸,腰肢猛然一阵激烈

的摆动,玉茎在蜜壶内快速的出入,小龙女皱着眉头,表情却快活到极点,喉间「

唔唔」连声不断。

蜜壶突然大力箍住玉茎,霍都知道她新的高潮在即,放缓速度,硕大的龟头却

次次重重撞击柔软的花芯,小龙女似乎痛苦的哼了几声,玉臀离了绣榻,蜜壶内一

阵抽搐,花蕊喷出股滚烫的花蜜与在内的精液混合,强烈的泄出身来。

「啊啊…再快一些!……不要停!……哎哟……你是龙奴的好相公……哎……

好哥哥…啊……舒服……呀!……你碰到龙奴的花心了……龙奴给你奸死了……快

要死了…」

??

小龙女更是高高地举起她那双修美细致、雪白动人的玉腿,努力地配合着霍都

的干弄,在被浪翻腾的水床上形成了一个淫靡诱人的V字型。

??

霍都紧紧地把小龙女压在身下,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般地,狠狠地狂驰插干着

身下熟艳火热的女体。

床上的小龙女一副淫靡情荡、过激兴奋的表情,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她正

欲火燃烧、饥渴淫乱地高举着那双分开的美腿,任由男人骑乘在她美好艳丽的胴体

上。

狠命地摆高自己屁股,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霍都挺动抽干的腰身,霍都正恣

意地抚玩着属於自己的小龙女,贪婪地品尝着小龙女那动人的红唇、酥胸、雪肤、

细腰和她那声声令人听得血胀贲张、情欲激荡的浪叫声……

??

「啊!……插死龙奴了!……啊!……好热!……好痒!……」

??「啊!……啊!……」巨大的肉棒,火热地冲刺着湿润的肉屄。? ?

「好龙儿!……相公……相公操得你很爽吧!……说!……快说!……」霍都

更加挑逗似的对着小龙女大操特操。? ?

「啊!……啊!……啊!……好相公……啊!……搞死…龙奴了!…相公操龙

奴操得好爽呀…」

??

「啊!……龙儿!……从来都没有这美过!……大鸡巴哥哥……啊!……」过

於激动的小龙女,双腿紧紧地夹着霍都的身体,全身软颤着……? ?

「干!……肏死你这荡妇!……干!…搞死你!……看你还能不能装着一副圣

女样!……」霍都故意地羞辱着正被搞得欲死欲仙的小龙女。??

「不…龙奴不是圣女…龙奴是淫女…是要好相公天天操的淫妇、荡女……」

小龙女急促的呼吸喘气,瞬间啜泣的呻吟着、那种呻吟声随着热烈的淫水涌出

,更加深霍都奋力抽插时快感的程度。

??

「说!……你是谁的女人啊!……说!……小龙女的淫穴在给谁插啊!……」? ?

「啊…是…霍都…霍哥哥!……龙奴是……啊!……是霍哥哥的女人!……啊

!……啊!……龙奴的淫穴……在给相公插着!……啊!……快不行了!……好老

公!……龙奴好舒服……」

??

「啊!……好美!……啊!……啊!……这大……的宝……贝……人……家快

受……不……了……了……」

??

「嗯!……好……就是这样……嗯!……哎唷……子宫……顶到了……啊!…

…唷!……啊!……哎唷!……真棒啊!……」房间里淫秽的气氛,遮掩着小龙女

脆弱的理性和自尊。

隔着窗外一抹淡淡的阳光,火热摇晃的床上,小龙女纵情地声声呐喊淫叫着,

声音时高时低、断断续续地,像是要把无尽的情欲全部发泄出来似的。

在床上汗湿火热的女体,诱人的丰乳、肥臀、纤腰……她高举着两条雪白修长

的大腿,好象是久逢雨露,急需要男人的滋润般的,纯熟且急促地摆弄着她的屁股

,让整个曲线优美的胴体随之上下摆动,飘散的长发以及上下晃动的双峰,任由着

男人恣意地淫弄把玩着。? ?

霍都眼前的小龙女,被自己挑逗起压抑己久的春心,放浪地迎合着自己的抽插

,口中不停发出放浪的呻吟声,使霍都更加疯狂淫干着……? ?

「啊!……好相公!……啊!……不行了!…啊!…不行了!……」

「喔!……龙奴!……好美!……啊!……要泄了!……要泄了!……啊!…

…啊!……」??

「啊!……龙儿不行了!……再深一点!……嗯!……啊!……」? ?? ???

「啊!……快要丢了!……啊!……」小龙女鬓发蓬松,销魂的呓语着,小龙

女到底丢了几次她也不清楚了。

「嘿!……嘿!……好相公还要龙儿再说一次!……龙儿,你是谁的女人啊!

……现在是谁的大鸡鸡在肏龙儿你啊!……」霍都得意地奸淫着。??

「啊!……是,相公!……是……是好相公你这冤家!……啊!……啊!……

啊!……」??

「霍都是……龙……龙奴的老公!……嗯!……好美…啊!……不行了!……啊!……」??

「龙儿以後……是属於你的!……好哥哥,好丈夫!啊!……相公,顶死龙奴

了!……」

??

「啊!……要泄了!……要泄了!……啊!……啊!……」

??

无数次高潮中的小龙女,胴体浑身颤动着,她的双手更是在霍都的背上胡乱地

抓搓着。??

此时此刻,小龙女芳心深处淫乱放荡的劣根性已被霍都完全挑起及征服,兴之

所至,纵然理智尚在,却已无法阻止本能的需索。

此时的她已被异样的快感完全盖过,下体畅快感如浪拍潮涌般扑来,舒服得她

浑身发抖,顿时间,什麽羞耻、惭愧、尊严,全都丢到一旁了,本能地耸起了丰臀

,嘴中发出了鼓励的淫叫声……

霍都感觉到小龙女的阴道中一阵收缩,热热的阴精喷洒到霍都的龟头上,黏滑

的淫液,正一股股地流出。

被压在霍都身下的小龙女,正像条蛇般地紧缠着霍都;紧顶在花心上的燃烧火

棒,终於舒坦地射出,汨汨的阳液强劲地冲向小龙女阴户的深处……

淫液激射中的霍都,用力的亲吻着小龙女的小嘴,而小龙女也热烈地回吻着霍

都,双手抱着霍都肩膀,一双修长的玉腿紧紧夹着霍都的腰,娇躯痉挛似的抖动着

两人紧紧地粘在一起。

脸上余韵盎然、红潮浮泛的小龙女口中发出梦呓般的淫声,全身软瘫在床上,

淫液慢慢地由她小穴深处泌出……

狂乱地激情过後,霍都把身体翻到小龙女身旁,不断吻着小龙女的脸,而小龙

女侧像小鸟依人的抱着霍都,两人亲蜜夫妻般地交颈而眠,霍都喃喃地轻唤着仍在

陶醉中的小龙女,看着从她身下流出的精液……

之後这些天来,小龙女都在霍都怀中渡过,小嘴被霍都日夜不停的亲吻,下体

也常被霍都的精液所填满,每日朝夕相对、不停交合,令小龙女的身心在不知不觉

中发生了无法挽回的可怕变化。

心防彻彻抵抵地被摧毁,她本就是逆来顺受的人,对自己失身於霍都,又常怀

着自惭和羞愧之心,因而越来越逃避着不敢想、不敢去面对现实,再加上霍都连日

来交欢时所说的甜言蜜语,更令小龙女意乱情迷,再也提不起反抗的念头。

因此,每每在交合时,都会用力的抱着霍都,抵死奉迎!希望对方尽量把自己

征服,占有!而霍都是何许人,自然明白小龙女的心态,更加落力配合,大力抽插

,誓要令小龙女成为自己的终生性奴!

就这样,一推远一拉近,小龙女便渐渐地迷失在霍都有心、自己无意间预设了

的情欲迷宫之中。

那被高度满足的肉体,更让本来贞操洁节的心在不知不觉中臣服在霍都的胯下

,肉体对她的依恋愈来愈深,再非当日玉洁冰清的小龙女了,最後,她就这样变了

霍都的性奴,不论是身,还是心,甘愿成霍都的奴隶。

数月後,在霍都的封地上出现了一位貌若天仙,冷若冰霜的汉人王妃,没人知

道她的来历,只知道霍都从此足不出户,每日都在王妃房中渡过,而王府中则经常

传出男女交合,欲死欲仙的女人淫叫声。

杨过在遍寻天下终找不到小龙女,也就舍远求近,带着程瑛与陆无双回古墓隐

居,而此时在远方某王爷的房中,却有位美艳的女子被压在王爷身下大声淫叫着:

「霍哥哥!好相公!大力点!插死龙奴啊,龙奴永远是你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