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沈沦

故事发生在一个二线城市L,这里经济水平不是很高,但是发展很迅速,这就造成了很多的外来人员向这里涌入,带来了很多的喜剧,同时也带来了悲剧。

王军,男,28岁,175,地地道道L市人,爲人老实本分。毕业于一个三本大学,毕业后回到L,从事室内装潢设计。妻子是高中同学,现有一个两周岁的孩子。

梁秋雨,女,王军妻子,27岁,167,49KG,瓜子脸,长相清秀,身材苗条双腿笔直,臀部丰满,B杯的胸部在她身上感觉就像是筷子上面挂了俩馒头,每个男人见了都想按在床上好好淩辱一番,现在一家大型超市做导购员。

夫妻俩人从高中时期就开始谈恋爱,大学的时候又进了同一所学校,大学时期,作爲校花的梁秋雨经受住了重重诱惑,一直深爱着王军,尽管王军家庭条件一般,毕业后俩人还是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本来俩人会恩爱一辈子,可是一个偶然的决定,改变了夫妻俩的一生。

备注:本人是淫妻爱好者,这篇文章是自己租房的时候想的 ,不过我是小刘,而房东他们是情侣。这是本人第一次写,有很多不圆满的地方,请见谅!谢谢!

第一章? ?? ???远房外甥

像往常一样,梁秋雨下班之后立刻接了孩子回到家里做饭,等待着丈夫王军回家。今天不同的是,她的眉头皱的很紧,就像是拧在一起的绳子,让人看了直想搂在怀里疼惜一番。丈夫和自己家庭都一般,当初买房的首付还是两家凑得钱,现在房贷一直由俩人来还,不出意外,再有二十年就可以还清。可是梁秋雨等不及了,因爲她想买一辆车子,孩子在渐渐长大,特别是冬天接送孩子,看着别人都是轿车,暖暖和和的,自己却是电动车,纵使梁秋雨不是拜金女,也难免生出当初嫁错了人的想法。但是她知道王军不会同意,买车意味着俩人的经济雪上加霜。王军是一个实际的人,他只看眼前,所以梁秋雨没打算他会同意,她已经有了主意。

计划早就在一个月前就实施了:把侧卧租了出去。房子位于繁华地带,周围不远处有个大学,侧卧可以租到800到1200一个月。孩子现在还小,客卧一直空着,如果租出去,每个月还可以增加这一部分收入,足够支持家庭的日常开销。但是租给谁是一个问题,刚刚开始她准备只租给女生,可是人家一听是结婚的而且还有孩子,全部都拒绝了。后来就男女不限,这下有很多男士申请入驻,但是梁秋雨还是耐着性子一个一个观察了一遍,把自己感觉不合适的全部去掉了,最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小刘,刘蒙。

刘蒙,180,大二学生,是L市一所二本院校学生,主修电子商务,刘蒙很少去上课,但是从来没有挂过科,因爲有一个有钱的老爸。长相普通,爲人仗义,性格好爽,没有富二代的那些坏脾气,对于吃穿不讲究,行事很低调 什麽是租房而不是自己买一套,一是爲了方便逃课后有地方去,二是感觉比较刺激好玩。梁秋雨虽然选了刘蒙,两人仅限于电话联系,还没有见过面 了能够顺利租出去而不让丈夫起疑心,梁秋雨甚至已经想好了一个借口:刘蒙冒充她远房外甥,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至于多久,就不是重点了 了演好这场戏,俩人甚至QQ电话里演练了很多次。而今天,就是验收的时刻,观衆只有一个人,王军。

爲了尽早还房贷,王军经常加班出差参加应酬,但是今天破例回来的很早,因爲妻子说老家要来一个亲戚。陪着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妻子的背影,王军不由心猿意马,由于是在家里,梁秋雨穿的比较休闲,上身穿了一件半透明到大腿宽大的T恤,下身穿着一条超短裙,乍一看以爲下面没有穿。每天加班到很晚,回来就倒头大睡,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有和秋雨做爱了,今天的感觉特别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麽,还是感到有个陌生人来家里很刺激,王军的休闲裤不由得顶的老高。

“粑粑,你这里是什麽呀?”两岁的女儿瞪着父亲的裤裆一脸的不解,以爲爸爸又藏了什麽好东西在裤子里面。王军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这是你妈妈的宝贝,只有你妈妈能用,你以后也会有你自己的”“贝贝是个乖孩子,最听话了,先看会电视,爸爸帮妈妈去做饭好不好?”然后又哄了女儿一阵,打开女儿最爱看的节目,趁着女儿被电视吸引的时候,一路小跑就进了厨房。

正在做饭的梁秋雨还米有反应过来,一双美乳就落入了贼人的手里,并且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她舒服的差点要叫出来,好久没有做爱了有这个反应很正常。强忍着快感,梁秋雨骂道“你干啥,没看见我在做饭麽?待会我外甥还要来呢,出去!”

“老婆我受不了了,让我爽一下,很快就好了”

“不行,啊,贝,啊,贝贝还在外面。”梁秋雨半推半就的对丈夫说道

“没事,贝贝在看电视”

“嗯,啊,轻点,你捏疼我了”

“吐出舌头来,让老公亲一亲”

一方面是做了亏心事,另一方面也是好久没有受到丈夫的滋润,在欲望的驱使下,梁秋雨乖巧的吐出舌头,和丈夫的舌头缠在了一起,这时王军的一只手已经伸到了上衣里,把胸罩解开扔到了厨房的门口,细细揉捏着自己最爱的美乳,另一只手却不安分的来到了丰臀上,随着王军的大力揉捏,梁秋雨发出了嗯嗯的舒服声。王军知道现在妻子动情了,所以王军乘胜追击,一举拉开了妻子超短裙的拉链。

“啊,不要,流氓!”梁秋雨想挣开已经来不及,超短裙就顺着梁秋雨光滑的美腿一路滑到了地上。王军一把将梁秋雨抱起来放到了洗菜池旁边,裙子则被王军直接踢到了客厅里沙发的后面。

“啊,坏蛋你,滚开,嗯,我。。。。啊!”感受着丈夫的火热,梁秋雨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王军就把T恤向上翻到了妻子脖子上,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嘴印在了那颗熟透的粉葡萄上,哧溜哧溜的吃了起来。正当王军准备在再进一步,将自己肿的老高的小弟拿出来,与秋雨的小妹妹好好聊一聊,探讨一下人生的时候,门铃响了。梁秋雨立马推开丈夫,去找自己的衣服,而王军也清醒了过来,帮妻子找衣服。俩人刚刚走出厨房,不知道贝贝是不是被夸了所以想表现自己,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门已经被贝贝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很阳光的年轻人,

他微笑着问贝贝“你好,请问是梁秋雨家。。。。麽?”最后一个字几乎听不见,因爲他擡头看到了一脸错愕的梁秋雨和王军站在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