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人物介绍

十一:我的外号,现在只有杜姐姐这麽称呼,我姐直接称呼我为弟弟,小露

叫我一一。我在表兄弟几个里排行老四,第一个故事里和表姐发生了关系,之後

在姐姐寝室里的故事里和小露发生了关系。现在是小露的男朋友。住在某大学的

家属区里。

芳芳:我的姐姐,表兄妹几个中排行老三,十分疼爱自己的弟弟,在第一个

故事里和弟弟发生了关系。比我大半岁。现为某体院的学生一名。小露和杜姐姐

的室友。和小露还有杜姐姐有点同性暧昧关系。和弟弟一起住在某大学的家属区

里,不在同一个楼区。

小露:因为和家人闹矛盾後,从外地来这座城市读书的富家千金,是个活泼

得有点过了头的女生,和芳芳同住一个三人寝室。和芳芳还有杜姐姐有点同性暧

昧关系。最初对十一有莫名的好感,之後和十一发生关系之後,成为了十一的女

朋友。比我小半岁。

杜姐姐:同样是芳芳的室友,来自一个小县城,在我们几个中做着一个大姐

姐的位置,很关心照顾我们几个,比较文静,话说得很少,但有时会一语惊人。

比我大一岁,还没有过性经验。和小露还有芳芳有点同性暧昧关系。

***********************************

(上篇)

自从上次在姐姐的寝室留宿之後,我的生活有了新的改变,现在不仅有个爱

我疼我的姐姐,还有多了一个美丽可爱又淘气的女朋友了。没错,自从上次在姐

姐的寝室的时候和小露发生关系之後,小露就名正言顺的成了我的女朋友了。

以前小露每次见到我姐都会跑过去拥抱她,可现在只要看见我和我姐同时在

场,绝对会第一时间冲过来往我身上蹭。为了这事,姐姐不知道抱怨了多少次,

不过呢,我在想姐姐到底是吃了我的醋还是吃了小露的醋。

又过了几周,在十一前的某一天,小露打电话过来跟我说要我十月二号早上

和我姐还有杜姐姐在姐姐体院的正门碰头。我问她要干什麽。她只回答了我两个

字:「秘密~~」之後不管我怎麽问,回答的总是两个字:「秘密~~」我实在

绕不过她只好先答应了,挂了电话果断立刻给我姐打电话,问她小露到底在搞什

麽?结果回答的还是那两个字:「秘密~~」

无奈,只好等到十月二号了。一到早上,我姐就早早地跑到我家来,然後毫

不客气的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拽了出来。待我十几分钟洗漱完毕之後,就被我姐

拽出门了。坐车来到姐姐的学校,发现杜姐姐已经在校门口的车站等了半天了。

「杜姐姐,我们今天到底是要去哪?小露人呢?怎麽没看到她?」一见到杜

姐姐我就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不待杜姐姐开口,我姐倒是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说:「去哪?当然是去好地方

咯~~」

「好地方?」我表示不解。

「芳芳~~看来你和小露一直都没告诉他你们要去那麽。」

我见杜姐姐似乎知道整件事而且再加上杜姐姐平时很少会开我玩笑,便向杜

姐姐求道:「杜姐姐~~你知道对吧?快告诉我到底怎麽回事。」

杜姐姐刚要开口,我姐的手继续搭在我肩膀上抢答道:「告诉你吧,我们今

天要去你的宝贝女友小露家里作客~~你开不开心啊?」姐姐调侃的语言还带着

淡淡的醋意。

「小露家里?小露的家不是外地的麽?」

这次由杜姐姐解释道:「小露的妈妈找关系在武汉的郊区买了套别墅,小露

上大学之後就很少回家了,所以小露的妈妈想见见小露的时候,都会去别墅和小

露小住几天。平时的话,小露很少去那边住的。」

「因为她一个人害怕……」我姐插嘴道。

我瞪了我姐一眼,示意杜姐姐继续说。

「这几天不是放假麽,所以他就邀我们过来玩啦!」

经过杜姐姐的长篇介绍我终於明白我姐和小露这两个丫头搞什麽鬼了:「那

小露的人呢?她不带我们过去麽?」

「小露她今天早上很早就过去了,说是要准备一下。」

「姐,你知道别墅在哪麽?」我姐摇了摇头,「那我们怎麽过去啊?」紧接

着我的脑袋就挨了一记爆栗,看着杜姐姐气鼓鼓的看着我。

「你无视我麽?小露家的别墅我以前和她去过两次,我知道地方。车来了,

走啦~~」杜姐姐没好气的说。

还好这个车站离起点站不远,虽然这几天是假期,所以车上还有空位置,我

和我姐就找了个双人位坐下之後就相互靠着开始补觉,杜姐姐坐在我们身後。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杜姐姐推了推我们,然後我和我姐迷迷糊糊的跟着

杜姐姐下了车。

下车之後我我稍微清醒了一点,看了看四周。我们下车的车站四周都没有什

麽建筑,也没有什麽人,偶尔看到远处有一两个人影。远处有几排房子,是那种

农村的两层楼的小平房。

「走吧~~你们两个还没睡醒啊?」在杜姐姐的一声令下,我和我姐跟着她

慢吞吞的移动。

一路上,因为已经到了城郊,空气很好,四周都是绿树,让我和我姐渐渐地

清醒了过来。这的环境真的不错,有山有树,听杜姐姐说小露家的别墅就在一个

湖边上。

我们走到之前那几排小平房附近,发现原来这边是一个小村庄,村庄里住着

的大多是一些孩子在外地打工的老人。我们穿过村子之後又走了十来分钟,拐个

弯一片湖泊映入眼帘,紧挨着湖边的是一片别墅区,看样子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我们又走了几步路,来到一栋三层楼的别墅前,杜姐姐按响了门铃。没一会

儿,别墅院子的大门就打开了。

我们走进院子来到门口,刚刚一扭开门,就看见小露直直的向我扑来,然後

直接跳到我的身上兴奋的亲了我一口:「一一,我想死你了,你怎麽才来啊!」

然後就开始用脸在我脸上乱蹭。

我见小露挂在我身上,连忙托住小露的臀部防止她摔下来,直到站在我身後

的杜姐姐和我姐催促,我才把小露放下来。

我勾了一下小露的鼻子:「好啦,你再不停止,後面的两位美女就嫌我们挡

道,准备发飙了哦!」

「讨厌,不要摸我的鼻子。」说着粉拳给我胸口来了一下,而不是拍掉我的

手。然後绕到我身後对着杜姐姐和我姐一人亲了一下:「杜姐姐、芳芳,你们也

来啦~~」

之後小露带着我们仨逛了一遍她家的别墅,一楼主体是客厅,除此之外还有

一间厨房和一间厕所,在後面还有个後院,不过後院不是露天的,头顶被棚子和

一个个并排着的那种可以打开的玻璃天窗遮挡着,四周的墙很高,所以从外面是

看不到里面的,但是站在院子里面却可以看见天空。後院不算大,不过放个桌子

几把椅子空间还是显得很富余的。

通过客厅的楼梯上到二楼,二楼有三间卧室,对应一楼,客厅的地方是镂空

的,也就是说一楼的客厅上方直接就是二楼的天花板。小露的妈妈来这里的时候

就和小露睡在二楼的一间卧室里。

来到三楼,三楼比二楼还要小一点,就只有一间卧室和一个书房,书房有一

面墙全是那种落地窗,所以阳光很充足。

小露带着我们参观她家的房子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脸上的不一样的地方,

可是看到她这麽高兴的为我们介绍,我也没好意思打断她。直到大家回到一楼,

我叫住小露:「你搞了什麽的啊,宝贝,怎麽脸上都花了啊?」

「花的?」小露想不起自己的脸上怎麽会花,连忙跑到落地镜前一看:「这

个……估计是我刚刚做清洁的时候弄的吧!」看样子这丫头做清洁的时候弄脏了

手,然後用脏手擦脸上的汗,结果把自己弄成了个大花猫。

我弯下腰来用纸巾将小露脸上的脏东西擦掉,「呵呵,好痒啊!不用擦了,

我洗个脸就好了。」她说完便蹦躂哒的跑进了厕所。

我见小露去洗脸了,便坐回了客厅的姐姐身边。

「这个房子好大啊!小露果然是白富美。」我姐不住地赞叹道。

「大是大,可就是太远了,来回一趟都要大半天了。」杜姐姐抱怨道。

「这房子一个人住也太大了,估计小露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想住着的吧?」

我姐说道。

「为什麽?」我问道。

「笨蛋弟弟!你都是人家的男朋友了,难道你不知道小露怕黑麽?而且这麽

大的房子就她一个人,空荡荡的,这房子又在郊区,能不怕麽?」我姐说着还顺

手敲了一下我的脑袋。

「哦,哦,这样啊……」我摸摸脑袋应和道,『我发觉姐姐最近越来越暴力

了,难道是因为我跟小露在一起的缘故?』我思索着。

就在我沈思的时候小露出来了,走到我身前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一

一,你在想什麽呢?」

「没什麽啊,一不小心发呆了一下。」我随口应和道。

「那个,我有件事要宣布!」小露一说完,三双眼睛齐唰唰的看着她。

「那个,我回来之後只顾着做清洁,忘了买菜了。嘿嘿!」小露摸了摸脑袋

傻傻的笑了笑。

「这哪有菜市场?」我姐问道。

「这种地方哪来菜市场啊,我和我妈妈住在这的时候,都是去街上买菜的。

这里有一条街,沿街都是一些卖菜的小摊子。」

「好吧,我和你去吧!」我姐自告奋勇,说完又转向我:「弟弟,你就在家

和杜姐姐……」

「不用了,一一和我去吧,我们两个人骑一辆自行车,快一些。」话还没说

完,小露就抢着说道。

在杜姐姐和我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小露拉着我就出门了。

「现在这小妮子眼里完全没有我们了啊!」我姐抱怨道。

「不仅没有我们,似乎连你的宝贝弟弟也想独占啊!」说着,杜姐姐用手肘

捅了捅我姐。

一出门小露就要我等一下,不一会便从仓库里推出来一辆女式自行车。我从

小露手上接过自行车,待小露坐上自行车後面的坐板抱住我的腰,之後我就带着

小露出发了。

「一一!」小露一上车就发嗲的叫道。

「怎麽啦?怎麽啦?」一听到小露发嗲我就浑身一颤。

「那个,你和你姐姐,你和芳芳……你很喜欢芳芳麽?」

「是啊,怎麽啦?」我看着前方的路回答小露,突然想到了什麽:「宝贝,

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才没有咧~~」说完,她就将我的腰抱得更紧了。看样子这小妮子是真的

有点吃醋了。

「好啦~~你放心吧,我喜欢你的程度一点都不会,一点都不会比喜欢我姐

的程度少。」

「那会比芳芳多麽?」

「这个麽……是个秘密!」

「讨厌,告诉我嘛……」说完又开始不分场合的开始发嗲了。

「你要乖乖的话,我就告诉你罗!」

「哦,那我一定会乖乖的。」

「对了,我们等下要买什麽菜啊?」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小露要是再问

下去,我还真不知道怎麽接了,於是便找了个新话题。

「不知道啊!等下去看看再说吧!」

「等下谁做啊?我做菜只能自己吃吃,我那几下子可拿不出手。」

「你就放心吧,我们寝室三个人各个都是好样的,你就一边凉快就好了。」

「……」这小丫头还真是会损人。

到了卖菜的那条街,跟着蹦蹦哒哒的小露买完了菜,准备回家。小露上车後

不久便又开始不老实了。

「对了,一一~~」小露又开始发嗲了。

「又怎麽啦?」每次小露这样叫我,我就觉得没好事。

「一一,你带了换洗的衣服了麽?」

「换洗的衣服?什麽换洗的衣服,难道今天还要在这过夜啊?」

「芳芳没跟你说麽?难得来一次,路又这麽远,所以我们打算多住几天。」

「多住几天?喂喂,不是吧!我没带换洗的衣服啊,怎麽办啊?」

「那就没办法罗!」

「你……」我直接被小露气到无语了。

一路无话……

「我们回来罗~~」小露欢乐的跑了进来,紧接着便是我提着所有的菜走了

进来。之後三个女生就丢下我跑到厨房去忙起来了,没人陪我,由於别墅长期没

人,所以电视也没多少频道,我无聊的拿出手机来玩。

不一会儿,阵阵的香味就从厨房飘了出来,不久小露就喊道:「吃饭罗~~

一一,快来帮忙端菜。」

「哦!」我应了一声,一路小跑到厨房帮忙。

不一会,四菜一汤,一座丰盛的菜肴就上了桌。姐姐坐我左边,小露坐我右

边,杜姐姐坐在我的对面。

「姐,你怎麽不跟我说我们要留在这过夜啊?而且还要住上几天。」

我姐听到这话便开始向我倒苦水:「不是我不说,是你家亲爱的小露不让说

啊!她说,关於到这来的所有的事都不要向你透露。」说完,我姐似乎意识到什

麽:「啊!你不说我都忘了。」

紧接着又是一声叫:「哎呀!」这次是杜姐姐叫的。

我和小露疑惑的看着这两个人。

「小露,你怎麽没告诉我要在这住几天啊?我也没带换洗的衣服。」杜姐姐

说道。

「我也忘了这事……」我姐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事啦,我把我的衣服借你们穿好了。」

「姐,你太不靠谱了。」我抱怨道。

「我这不是忘了麽,对不起啦!弟弟。」

「对不起有什麽用啊?你们可以穿小露的,我没有啊!」我哭丧着脸说道。

「没事,一一不哭。」说着,小露摸了摸我的头:「那就把我的衣服借你穿

吧!」

「好主意!」一听到这里,我姐眼前一亮,欢喜的说道。杜姐姐也捂着嘴巴

轻轻一笑。

「不要,好丢人的。」我断然拒绝了小露的提议。

「有什麽丢人的啊,你在我们面前还怕丢人啊?我们这所有的人都看过你的

裸体,你还怕个什麽羞啊?」

「我才不要穿你的衣服!」

「不穿也行啊,那你就裸着吧,反正大家都见过了。」小露依旧不依不饶的

调戏道。而杜姐姐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脸开始微微的发红了。

中餐就在这样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了。

吃过中饭之後,小露不想洗碗,於是求杜姐姐和我姐求了半天,终於把洗碗

的差事交给了她们两个人,自己一个人酒足饭饱後,一个人懒懒散散的倒在沙发

上,在沙发上扭了半天似乎总觉得坐着不舒服。

「一一~~」小露又开始发嗲了。

「怎麽啦又?」

「过来~~」

我走了过去。

「坐下来~~」

我照着小露说的坐到她的身边。紧接着,小露懒懒散散的爬到我腿上,然後

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这时才完全放松,舒舒服服的靠在我身上,闭上眼睛安静的

开始休息了,敢情这丫头把我当人肉沙发了。不过看着小露脸上带着一丝倦容,

看样子这小妮子今天早上做清洁是真的累着了,我便心疼的抱住小露的小蛮腰让

小露坐得更舒服一点。

不久之後,在小露浅浅的鼻息中睡意袭来,我便也闭上了眼睛。

过了好长时间,我睁开眼睛想要伸个懒腰,发现身子不能动了,这才想起来

小露坐在我身上睡着了。同时,我感觉到右手似乎也被什麽压着在,扭头一看,

不知道什麽时候,姐姐坐在我旁边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

我想动一下,可又生怕一个轻轻的动作会把她们两个惊醒。这时我看到了坐

在我对面沙发上的杜姐姐,杜姐姐微笑着看着我,微笑中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杜姐姐看了我半天,然後开口道:「好了,叫她们起来吧,你们也睡得够久

了,现在都快四点钟了。」

「你没睡麽?」

「我麽?我和芳芳一起睡的,只是没睡多久就醒了。」

「你们什麽时候睡的啊?我姐靠上来我怎麽一点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美人在怀,哪有注意去顾及别的事情啊!我和芳芳洗完碗

之後,芳芳看见你们那样坐着,顿时醋坛子又翻了,就挤在你身边坐下去了。」

我和杜姐姐的交谈似乎把小露吵醒了,小露动了动身子,朦朦胧胧的睁开眼

睛,然後看了看杜姐姐,又擡头看了看我,我刚好也在看她,四目相对。

「一一,你在看什麽呢?」小露懒洋洋的问道。

「没看什麽啊!」我嘴上这麽说,可眼睛还是盯着小露的脸仔细地看:「小

露,你睡觉睡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小露听到这话,想都没有想就把脸在我的身

上一顿乱蹭。

「好了……没有了!嘿嘿~~」

「小露!!」我不小心把说话的音调提高了,这一声叫直接把我姐喊醒了。

我姐醒了之後,看到我和小露腻在一起,顿时醋意大增:「你们要不要这样

啊?一睡起来就秀恩爱。」说完还在我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痛!痛!痛!!痛!!!」我被姐姐掐得直咧嘴。

「你还知道痛啊?」我姐掐了我一下仍旧不解恨,还是气鼓鼓的说。

「我也要掐~~」小露完全没想着帮我一把,反倒是和我姐一起掐个没完。

「杜姐姐~~救……」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人折腾得瘫在沙发上。这时,这俩

丫头才尽兴的放开了我。

我姐挽着小露坐在一旁:「小露,好无聊啊,你家里电视不能看,有什麽玩

的啊?」

「楼上有电脑。」说完,小露停顿了一下:「不过没网。」

「小露,你故意的吧?」

「没有啊!再让我想想……对了!家里好像有麻将,我去找找。一一,跟我

来。」

「是!是!」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小露拉着往楼上跑。

跑到三楼,小露就拉着我进了书房,然後指挥道:「快帮我到处找找,我记

得应该是丢在这个房间的了。」然後我们开始翻箱倒柜的找着。

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书架的下面有个小箱子,箱子刚好

和麻将盒差不多大,便把箱子拖了出来。打开之後,发现里面并没有麻将,而是

一本A4纸那麽大的相册。这个相册里的照片一定是小露的,说真的做了她男朋

友之後,手里面却一张她的照片都没有,好奇心使我想要打开看看里面有什麽。

「一一,你找到了麽?」小露半天都没有找到,便走向了我。看到我手里拿

着一本相册正要打开,连忙叫道:「一一!不要打开~~」

「嗯?」可惜还是慢了一步,我已经把相册打开了,相册里面的照片也使我

惊呆了。

只见相册里的照片全是女孩子照片,有的照片上面是一个女孩子,有的照片

上是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就是小露,另一个比小露小一点的女孩子我不认识,

不过感觉这个女孩眉宇之间似乎和小露很是相似。看照片上小露的身材也不是每

张都一样的,似乎是从小到大的都有。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被这些照片惊呆了,小露也不会急匆匆的

叫我不要打开。因为我看到的图片上的两个女孩神情都很自然,而且照片也都是

居家的一些日常生活的照片,可重点是……两个女孩身上都不着片缕,也就是说

照片上的小露和小露旁边的女孩都是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着的。即便是有穿着的

也只有几张穿着内衣裤或者袜子鞋子的照片,还有一些身上除了首饰就没有其它

的东西的照片了,最多的还是什麽都没有穿的照片。

「一一,你还看啊,还没看够啊?」小露站在我背後气鼓鼓的叫道,但是却

没有想到要夺走我手上的秘密相册。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照片上的两个女孩吸引住了,完全没有注意小露说话。

「一!!一!!」小露的声音提高了几倍的在我耳边吼道,吓得我手里的相

册都差点掉在地上了:「怎……怎麽了?」

「怎麽了!怎麽了!你还好意思问,叫你几声都没听见。哼~~」

我见小露有点点生气了,连忙把她抱在怀里:「好了,宝贝,我知道错了,

不要生气哈。」

「我才没有生气呢!我又不是那麽小气的人。」说完亲了我的嘴唇一下,然

後突然用轻不可闻的声音问道:「好看麽?」

「嗯?」小露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让我一愣,不知道她到底问什麽。

「我问你,刚才那照片上的人好看麽?」

「好看!好看!」我连连点头。

小露站起来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然後走回来坐在我怀里:「一一,我跟你

说个秘密。」

「秘密?关於这个相册的?」

「嗯,这个秘密本来只有两个人知道,现在你既然看到了,我就告诉你吧!

不过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即使是芳芳也不行。」

「嗯!嗯!」我又点了点头。

「其实这些照片最早的时候是从初中开始的,那时候我看到一篇国外的新闻

说,一个外国女孩的父母给他们的女儿每年拍一次裸照,用来记录女孩的成长。

我觉得这个想法蛮有意思的,所以初中的时候就是这样做了,後来就成了习惯,

家里没人的时候就会偷偷的拍几张。最开始是几个月拍一次,到後来有时候就一

个月拍一次,甚至一个月拍几次。」说完这些话,小露的小脸儿通红,呼吸也变

得沈重了起来。

「那这旁边的这个女孩是谁?你妹妹麽?」我指了指一张照片上站在小露旁

边的女孩。

「嗯,那是我表妹,小时候我爸爸妈妈有好长一段时间要到外地去谈生意,

所以就把我丢到我表妹家生活。我一直都算是居无定所了……」说完,小露的眼

角就开始溢出泪珠,看样子是想起了以前不开心的事了。

「好啦,别伤心了,现在有我呢!有我在,宝贝以後就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了。」我揉了揉小露的脑袋。

「嗯。」听到这话,小露在我身上擦乾了眼泪:「在你身边不知道为什麽总

让我觉得安心,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坐在你旁边时就有这种感觉了,就连

中午我趴在你身上睡觉的时候都睡得特别沈。我好像挺喜欢你身上的味道的。」

「我身上的味道?」

「其实也算不上是味道吧,就是那种感觉……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很安

心啦!」

「谢谢。」小露这麽说来,我也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她。

「噗!为什麽要说谢谢啊?大笨蛋!」小露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我接着说吧!」情绪恢复之後的小露继续讲述之前的故事:「住在我表妹

家里的那段时间,一天到晚都和表妹在一起,没过多久我们就成了好得要命的朋

友,可能比朋友的关系还要好。後来我就把我的这个秘密告诉了她,表妹觉得很

稀奇,便也要尝试着这麽做,所以後来……就有了这些照片。」

「原来是这样啊!」说完我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照片上小露的表妹。

「好啦,不要看了!」小露说着抢过我手中的相册放回盒子里,然後将盒子

塞回书架下面。

站起来之後,小露插起腰,用教训的口吻对我说:「一一,你该不是对我表

妹有想法了吧?我表妹还小呢!」

「多大啊?」我无意中问道。

「你果然是有想法了!」小露抓住我这个无意中说出的话作把柄,还不等我

辩解就接着说道:「我表妹今天十六岁哦,现在读高三,明年夏天就毕业了,我

们约定了她毕业了之後就来我这和我过暑假的,到时候你就能看到她了。我也有

大半年没和她见面了呢!」想到明年就要和表妹见面,小露也变得高兴起来。

「你们两个在上面干嘛呢?还没找到麽?」这时,在楼下等得不耐烦的我姐

喊道。

「好了,我们就下来。」小露应声道,同时我看到了麻将放在哪里了,麻将

就放在装相册的盒子旁边的麻将盒里,然後我抱着麻将盒和小露下去了。

「你们两个在上面做什麽啊?搞这麽长时间。」我们一下楼我姐就数落道。

「没做什麽啊,找麻将呗!找了半天。」我和小露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然後

又惊讶的看了看对方,没想到两个人说话居然这麽一致。

「说话都一模一样,该不会是在上面串通好了的吧?该不会……」说着,姐

姐一脸坏笑的看着我们:「你们在上面做什麽少儿不宜的事不?」

「姐!」我开始抱怨我姐胡说八道。

小露反倒自信满满的说道:「芳芳,要真是我们在上面做了什麽少儿不宜的

事,你觉得我们会就这一下自己下来了麽?我男人的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这一句话,就把我姐弄得哑口无言,无以应对。

「小~~露~~你够了!」我无奈的说道。

「好了,你们小夫妻几个别在这闹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开始玩麻将

吧!」这时杜姐姐故作生气的话语,再次将话题拉回原来的轨迹上。

「是!」我们三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这时,我想到一个事:「对了,我们四个人中有不会打麻将的麽?」

「我会一点点。」杜姐姐应声道。

「我和我弟弟都知道规则,就是玩得不多。」

听到这话的正将麻将倒在桌子上的小露猛地擡起头,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憨

憨一笑:「我好像不会诶!」

「笨蛋,自己提议玩麻将,最後才发现自己居然不会,唉~~我怎麽喜欢上

这麽个笨蛋了?」我故意嘲笑小露道。

「一一,那麽你教我吧,我们先打几盘试试,我很聪明的,什麽都一学就会

的。」小露摇着我的手哀求道。

「好吧,我想把赢牌的规则教给你。」说着就告诉小露怎麽样的牌型可以胡

牌。

较简单的规则告诉小露之後,我们就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因为小露才刚开始

玩,所以我们打最简单的那种,就是只有最基本的规则,没有其它繁琐的要求。

几盘下来,小露对规则也慢慢熟悉了,不过刚开始的几盘一直都没有赢过,

当打到十来盘之後,小露历经千辛万苦终於胡牌了。

「胡啦!一一,我是不是很厉害?」因为第一次胡牌,小露兴奋地欢呼着。

「是~~是~~我家的丫头最厉害了!」我夸奖了小露一句。

「那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奖励呢?」小露开始不依不饶起来。

「那你想要什麽奖励了?」我问道。

「亲人家一下。嘿嘿,当着芳芳和杜姐姐的面亲。」

没想到小露居然提这个要求,唉,就听她的吧!我擡起小露的下巴在她的唇

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然後小露故意对着我姐笑了笑。

这一笑立刻让我姐妒意大增:「弟弟,她赢一盘你就亲一下,那我刚刚赢了

不止一盘,是不是也要亲我一下?」

我连忙也亲了我姐一下,这一天只顾着和小露腻在一起都把我姐给冷落了。

这时,小露的坏点子又来了:「杜姐姐,你刚刚赢得比芳芳还多,是不是也

要一一亲你一下呢?」

「小露,你乱说什麽呢?」杜姐姐被小露气得不行了,怒目道。

「没什麽!没什麽!嘿嘿……」见杜姐姐有点点生气了,小露连忙变得老实

了起来,不过她的老实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又过了一盘之後,小露趴到麻将桌上:「唉,好无聊啊!赢了没有奖励,输

了也没惩罚,无聊!」

「你赢了,不是我弟亲了你的麽?」我姐说道。

「是亲了我啊,也亲了你嘛!可是这只是我们俩赢了的奖励啊!杜姐姐和一

一没有啊,杜姐姐又不让一一亲,而且一一也不能亲自己啊!」小露继续说道。

「那你想怎麽样啊?」我姐和杜姐姐同时问道,估计她们两个开始头疼起来

了。

「嗯,我想想……」小露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有什麽很好玩的惩罚和奖励。

热闹的气氛让我有一点点热,我脱掉外套丢在椅子後面的沙发上。小露看到

我脱了外套,惊喜的站起来喊道:「我知道奖励和惩罚什麽了!」

「什麽啊?」众人问道。

「脱衣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