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因战争的缘故,地球毁灭的八十年後,新纪元103年,仅存不足六千万的

地球人用了百多年的时间,在这颗适合生存的新星球上摆脱了人类灭亡的危机,

渐已恢复了元气,在组建的星球政府管理下,新星球上的人口终已突破十亿。也

是这期间,原地球上东西方各色人种、各种文化、观念等等进一步融合,并且在

星球政府、媒体……刻意引导下,社会风气变得异常开放,而淩驾於众多政府部

门之上协议院,也在新纪元61年应时而生。

「哈哈!我这是活过来了……」我在一间不大的卧室床上苏醒了过来,直起

上身坐着的自已茫然的打量了四周片刻,大笑後,语无伦次开心的自语道。

我叫廖湘文,原已毁灭前的地球人,交通意外死亡,魂穿而来,昏迷期间,

自已的灵魂彻底融合了。这具与我同名同姓身体的原主人,那被飞来异物砸死的

悲催男,所有的记忆,苏醒後很是高兴,跟着感到这屋内的一切让他有种既熟悉

且又陌生的感觉。

自已就像做了个漫长的梦,可是当看了台历年份,又找来手表看了日期後,

还是让我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一梦,竟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那她……自已很满

意这具1米76、相当帅气的新身体,同时脑海里想到的她是那原主人的美丽女

友,长发,瓜子脸,大眼睛,前凸後翘,加上167公分的身高,自已可是在融

合悲催男记忆期间没少YY他的女友。

饿是不饿,许是昏迷过久,导致手脚无力的自已缓缓地下了床,翻看起这屋

里的橱柜,『女友的衣服还在,她没抛弃自已,这是……』我手握着衣柜底层抽

屉,找出的一条私处镂空、近乎透明的女性情趣内裤时,内心不由得冒出一阵邪

火,下体更是瞬间膨胀了起来。『别看了……』估计自已是憋得太久了吧!

前世的自已是个长相普通、极度悲剧的屌丝宅男,活了三十多岁还是光棍一

条,成日里除了应付着那份吃不饱饿不死的工作外,其余的所有时间就是呆在家

里上网,几乎不与外界接触,女性朋友都没识得几个,现在手握着这条实实在在

女性穿过的性感内裤,这可想而知对我的内心冲击有多巨大。

纠结中,咬牙放好了这条性感的内裤後,眼尖的自已突然发现了,这被自已

将要完全拖出的底层抽屉下好似有着什麽?

『记忆中这是女友放置私裤内衣的地方,难道这内里竟藏有什麽秘密吗?』

心内明知这样偷看女友的秘密不好,但按捺不住情绪的自已在强烈好奇心的作用

下,我还是抽出了整个抽屉,并伸手控入拿出了放在底层那应是女友藏着的东西

一看,这是……

《包养协议》

甲方:施丽丽

乙方:刘决、郑云天、申庆

包养方:乙方三人

被包养方:甲

包养内容:

1:甲方自愿按受乙方三人包养,包养期限为两年。自新纪元102年10

月3日晚36时起,至104年10月3日晚36时结。这段时间内,乙方三人

应每人每月付给甲方一万星元的包养费,每月合计三万。

2:包养期内,甲方应尽情人的义务,随传随到,必须无条件遵从乙方的一

切要求,并在甲乙两方发生性关系时,以「老公」、「老婆」相称。

3:包养期内,甲方男友如果苏醒,乙方的权力大於甲方丈夫,甲方如需与

男友发生性关系,先要通知乙方,得到乙方同意後,甲方才能与男友发生关系。

甲方男友在合约期内,只有甲方阴户的使用权力,其余身体的使用权归於乙方,

甲方在男友侵犯乙方权益时,必须劝阻制止男友。

4:甲方男友苏醒期间,乙方不得刻意或者无意把甲方被包养这事透露给甲

方男友得知,如甲方在男友前露出破绽时,乙方还需尽最大努力为其遮掩。

5:包养期间,乙方同甲方男友均不得让甲方怀孕,性交之时,甲方有权督

促她丈夫——乙方,服下男用避孕丸,防止意外受孕。

6:协议期满後,除甲方自愿,乙方不得以此协议,或是拍录下的视频、照

片作为胁迫甲方续约屈服的手段,否则视同违约。

7:包养期间,如甲方违反上述约定,则必须同男友分手,终身成为乙方的

性奴。如乙方违反协议,则马上终止这份协议,并一次性赔偿甲方一笔一亿星元

的违约金。

在协议最後是女友同那乙方三人的签名、手印,尤其是那协议院的公章,证

明着这份协议的真实有效并且受到保护,除非他这男友想让自已女友终身成为那

乙方三人的性奴,否则……

「协议院」在这异常开放的新星球上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这时代下才

有的产物。百年前,从地球上移居而来的六千万人类因为在那场几乎毁灭人类的

战争下受到了种种致命武器带来的辐射感染,使得生育能力大减。

新纪元40年前,每年人类死亡之人远大於新生之人,这可事关到人类文明

的延续,於是联合政府接受了民众的意愿,强制禁止了带给所有人苦痛的武器研

发,同时那些给於环境重大破坏的研发也一并禁止,在高科技上,除新能源、宇

航、医疗保健外,几乎维持原状。

新纪元43年,在全人类所有的医药专家努力下有了重大突破,各类具有特

色,随着为了繁衍人类,有效治疗各类疾病的药品诞生,马上缓解了死大於生的

当时现状,平均70岁後容貌、身材才会衰老、走样,逐渐步入老年,寿命大都

在130年左右。在这个有两个太阳、一个月亮,48小时为一天,360日为

一年计时的星球上,人类的寿命同在地球上相比,提升了不止四倍。

与此同时,政府出台各种政策,鼓励民众多生多育,并且随即定立大多色情

业合法,并通过种种手段解放着民众思想。政府也考虑到不能明目张胆的使社会

道德、伦理太过败坏,於是在其运作下,淩驾於除星球政府议会外的协议院应时

而生,任何民众只要是不涉及人命、重大违法犯罪,又是出於自愿的私下协议,

无论协议何等内容,只要有协议院的认可盖章後,这份协议的内容就会受到协议

庭的保护。

自已手握着女友签立下的这份协议也是如此,受到协议院保护,如有一方违

约,後果……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里,女友同自已都无父无母,想到我这一昏

迷,医疗、药品、日常开消等等全落在她一个女人身上,这份协议也就……

『可是这份协议……我是该同女友摊牌说出,还是装作不知?』自已心内虽

是充满酸意,并且有着伤及男性尊严的愤怒,但只要一想到同女友的极深感情,

加上她不离不弃地伺候了自已这个植物人一年半时间,加上我又是极度不舍离弃

女友,还是装作不知吧!忍过半年,等协议期过……

自已内心纠结考虑着的同时,竟又鬼使神差的看了一遍这份女友同三男签定

的让我感到十分屈辱的协议内容,自已突然发觉,那愤怒气闷带有酸意的情绪竟

减少了许多,更有一股异样的兴奋感逐渐从内心钻出,自已能感到胯下那根软物

竟在幻想女友同那三男如何纠缠时,不由地一点一点的肿胀了起来。

『搞什麽!』自已不会除了是个屌丝YY男外,还有着小说中绿帽男……

「宿主通过考察,符合资格,不做抹杀,深绿系统启动。」我突然听到这莫

名其妙的声音後一下昏迷了过去……再醒来时,时间已过去了两个小时,我仍在

原地,女友依旧未回。

『刚才怎麽回事,怎麽一下昏迷了?後遗症还是……不想了……还是先放好

这……』原位放好了协议,关上抽屉,正准备走出卧室的自已突然又听到:「宿

主决定隐瞒女友给其戴绿帽的事实,并有兴奋感,符合条件,现开启任务!」

「你是谁!谁在说话?」

『别找了,我在你的脑海里,你通过意识就能同我对话。』

「什麽!你就是砸死那悲催男的不明物体,还在我的脑里……」

『声明一点,你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不是被我砸死的,只是他不符合条件,被

我抹杀了,刚巧你的灵魂闯入,我通过你的记忆发觉你有潜力,所以才把他的记

忆……』

「你是说,那男人是你……他的记忆……你到底是什麽东西?」

『你可以称呼我深绿,我是另一高等文明制作的高级系统,我的任务就是挑

选符合条件之人,在我的帮助下完成种种任务,并且通过宿主完成这些任务後产

生的某种精神力量为我充能,以达到返回原高等行星的可能。』

「什麽!这悲催男,死就死了,还招惹了这不知啥星球的……」

『重申一句,你可以称呼我为深绿。现在向你发布一个日常任务,你可以自

行选择,可以完成也可以放弃我发布的任务。强制任务:宿主在协议期余下的半

年间需隐瞒女友已然得知实情,并全力配合完成这份协议里的内容。放弃任务:

系统直接抹杀。完成任务:寿命增加五年,宿主身体除性器官外全面强化,造精

能力增强,性器敏感度增强,获得淫技「振荡舌」;宿主女友身体全面强化,性

慾增强,敏感处增加,获得天赋「魅惑体」。』

「抹杀不会是……这他妈无限任务呀!还有这奖励,除增加寿命外,其它的

都是个什麽情况?」

『无限任务,呵呵……也可以这麽认为。你还是先行查看下自已的身体情况

吧!』

「靠……又变成了网游,还能看属性呀?你他妈的究竟是哪个奇葩设计出的

变态程序呀!」

『宿主有意侮辱深绿系统及制造深绿的伟大主人,将受到较重惩罚一次。』

「啊……啊……停……啊……操……呼呼……」脑海里这破系统说完这番话

後,我的下体莫明地有股钻心的疼痛产生,紧接着越来越痛,再跟着忍受不住剧

痛的自已开始痛呼惨叫、就地翻滚、不省人事,接连痛醒及昏迷了几回,时间大

约持续有十多分钟後,疼痛感才逐渐消失。

『宿主接受的这项惩罚,相当於三个成年女性使出吃奶的力气,用穿着尖锐

高跟鞋的根部对着宿主下体连续踢踹十五分钟,这项惩罚不会对宿主的性器官产

生实质伤害,但疼痛感却是实实在在。』

「啊……我服了。」痛得浑身湿透的自已坐着掏出了阳具,看到确实没有伤

痕完整後,长舒了口气,服气的在深绿指导上,用意识在脑海里看起了自身的情

况。

『宿主廖湘文,13岁/14岁,身高:176CM,体重:65KG,身

体素质:一般。性器长度:「软」8CM,「勃起」13CM,粗度6CM。性

交持续时间:40分钟,最低25分钟。阴囊大小:标准,睾丸大小:标准,性

能力:较好。』

「这岁数什麽意思?」

『13是你现在的年岁,而後14则是你只有半年的命可活。』

「这不可能……怎麽会这麽短命啊?」

『你本就应该死亡,为了让你能完成任务,才会有了这半年的寿命。』

「哦……」

『宿主是接受还是放弃任务?倒数五秒时间选择!五……四……』

「我接受……操,我能选择不接受吗?这算哪门子选择呀!不接受就是直接

死亡。」

『宿主选择接受任务,强制任务开启。』

「我已接受任务了,有些疑问你能解答下吗?」

『可以。』

「你刚才说要我的精神力量为你充能,你好返回,是什麽精神能量?你返回

後……」

『制造我的主人称之为绿能,他同时制造了百万个同我一样的系统,随机发

射到宇宙各处,只要其中十分之一的系统能充满能量返回星球,他就可以重新复

活。』

「哦……这种精神能量又是如何而来?」

『主人是个天才,就在他寿命将要结束之时,他突然发现有些星球上的高等

雄性生命在他们配偶背叛之时,会产生出一种神奇庞大同时带有正负两面的精神

力量,对於他有着极大的帮助。由於主人这个星球都是无实体、无性别,类似灵

魂体,於是他不分昼夜努力研发,终於在他灵魂力量将要消散,如你们人类将死

前,研发出我们这些系统来。』

「操,这真是个大变态!」

『别在内心里暗骂主人,我可是能控查到的,这次就算了,下次……』

「嗯。」脑海里想什麽,你都知道,我还有什麽人生自由?

『这你可以放心,我一般不会控查你的举动以及内心想法,只在你同雌性交

配之时……』

「这就好,要不然……你还在吗?」

『我马上就进入关闭状态,你有事可在脑海里呼我。』

「好……鬼才有空招你呢!」

这狗屁系统休眠後,自已总算暂放下心来,换了身衣裤後,我从家中开始,

然後走出屋外,把眼见的实物参照脑海里原主人的记忆做一个熟悉。这星球的一

切同原来地球相比,变化并不是太大,从家中类似空调、冰箱、电脑等等的家用

器具,到室外的住宅、小区、公路、车辆……我就像又回到了地球上,唯一不同

的是用了新能源後,环境的污染近乎消失。

我在那具类似冰箱用途的物件侧面取出那块指夹盖大小的新能源後也是好一

阵惊讶,就这麽小的一块东西,就能保证被改称为家用能器那冰箱十年的运作。

醒来时,是下午30时,发生了这麽多事,又晃悠晃悠了老长时间後,天已

渐黑下来,我慢悠悠的从家不远处走着,返回住处,这时已是这星球的傍晚37

时。回到家里後,想来女友应是就快回来,我换回原睡衣裤,开了电视,躺回到

床上看起来。

半个小时後传来了开门声,想来是听到了屋内电视声响後,一急切脚步声渐

近,跟着我眼前一亮,开着的卧室门处快步进入了我那美丽的女友,片刻後,只

见她一脸激动、喜悦之色,站立在床边凝视着床上的我来。

「老公,你终於醒过来了,我还以为……」女友说着时已忍不住流下眼泪,

并有了哭泣之声

「老婆,别哭……我这不是没事了吗?都过去了,应该高兴才是。」

「对,对……我真没用……对了,你刚醒来,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适?」

「……只是有些无力。」

「饿了吗?」

「有点。」

「我……我先去做饭。」

那协议……要是在以前,女友哪会忍得住,估计早已扑向了自已,在我的怀

里……可眼下……我说四肢无力真是太明智了,要不……

女友煮着饭间,跑进跑出卧室四、五次与我说着话,我从她的表情和肢体动

作上能感受到她极度喜悦及仍旧依恋自已的情绪,只是碍於那份协议,她不敢同

我太过接近,以免忍不住造成违约,从而……

饭菜弄好後,女友本犹豫着要来扶我,我看着她的犹豫,主动说不用她的帮

助,自己缓慢地走向厅里。屋子并不大,只两室一厅,70来平米,很快我就走

到了厅里那张饭桌前,坐到了椅子之上,而在我身侧陪我走来的女友,在我坐下

了才快速绕到我的对面坐好。

星球上一般人都吃四餐,这是最後一餐,分为早、半、午後、晚四餐,眼下

我和女友正是吃着晚饭。在吃饭时,女友告知我这一年半她是怎麽过的,她打了

三份工,两份白天,一份夜里,才勉强够家用开支以及清还我用於医疗、服食药

品所欠的钱,并且她还要兼顾着照顾我这个昏迷男友之责,日子过得很苦。

每用一枚强体丸、一瓶营养水,就价值一万星元,日常开支大约三到五千,

还不包括我住进医院时的大笔医疗费,单只靠我俩为数不多的存款,以及女友原

来那份四千多元的工资,即使如她所说打三份工,还是……所以才会有了那份包

养协议。

饭後,女友拿好了换洗的衣裤,让我去洗了个澡,她则收拾着我俩用餐後的

一切。在我洗完後,她也拿着换洗衣裤进了卫生间,洗了个澡,而後上了床,侧

靠在我的身侧,同我说起话来。

我俩只聊了二十来分钟时间,女友放在她那侧床头柜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拿过看了一眼号码,一股纠结神情一闪而逝之後,对我说道:「老公,是我晚

上做这份工的老板打来的,我想到外面接听。」

「理解,理解,你接去吧!」

女友听後感激的对我一笑,走出了卧室。

「我老公醒了,我会去的,这边晚上可能……嗯……嗯……我会照协议中所

说……好,好……」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蹑手蹑脚跟出的自已听到女友接了这个

电话的内容後,明白了她晚上的「工作」。

我得到答案後,早已返回卧室。两三分钟後,女友返回对我说道:「我马上

就要出去上夜班,很迟才会回来,老公你就不用等我了,早点睡。」

「嗯……老婆,离上班还有点时间,我想……」想到女友马上就要按照协议

内容送上门去,跟可能还不止一个的男人性交时,我的肉棒快速硬立起来,很快

胯间就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老公,你身体刚好就……」

「没事的,就一次。一年多了,你也……」

「……好吧!你手脚无力,就让我来。」

「嗯!老婆。」

我两手将睡裤和内裤拉下到膝,把硬立的下体露了出来,女友娇羞的白了我

一眼,取来一颗药丸让我服下後,不跟我亲吻也不脱上衣,只是除去内裤、掀

睡裙,露出她那有着浓密阴毛、肉缝细长、暗红色泽的阴户,爬上床後站到我的

下体上面,对准我的肉棒缓缓地蹲坐下去。

「啊……」我双手老老实实的放着,盯看着女友的阴户一点一点把我的肉棒

完全吞入其中。当感觉出她的私处明显变得宽松了许多,想来是被那三男的肉棒

操多了的缘故,不由在心内犯堵的同时,隐隐也更加兴奋。

女友卖力地上上下下、前前後後耸动着腰部,使得她的阴穴如小嘴般高速吞

吐着我的肉棒,造成了我俩有大量的快感产生。

在女友的低吟声中,许是太久没有做爱的缘故,我只坚持了不到十五分钟,

就有要射精的感觉:「老婆,我……要射了……」

「啊……老公……快……喔……不行……我……还……还……」

我射出了精液,女友在我射出时不再大幅度动作,把我的整根肉棒都吞入她

穴内,只轻柔急速的耸动腰部,好让我的快感更甚,把精液全都射进她的穴里。

我俩做爱结束後,女友明显没有高潮,她摊开双腿用纸巾草草清理了下体的

狼藉後,去了卫生间,好一会儿才返回卧室,同我又聊了一会儿,脱了这套家居

服,赤裸着站在衣橱前,拿出了内裤胸罩,「老公,你说我穿哪件好看?」一边

自已比划着,一边徵求着我的意见。

「老婆这麽漂亮,穿什麽都好看。」

「哼!油嘴滑舌。」女友虽是如些说道,但一脸的小得意却出卖了她真实的

内心想法,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被自已男人夸奖。

二十来分钟後,女友画了个淡妆,白色的胸罩内裤,外着条白色的连衣裙,

单肩挎了个共纹褐色包,穿戴整齐後向我说道:「老公,我去上班了,你乖乖待

在家,要是饿了,冰箱里有饺子,热热就能吃,早点睡。」

「嗯。你也别工作太晚,早点回来。」女友出门,房内只剩下了自已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