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500【同人】斗破苍穹之萧薰儿的征程(序-壹)
  
  本文从斗破原文第五百五十五章「黑演军副统领,翎泉」承接。
  
  萧炎回到迦南学院和萧薰儿没过几天卿卿我我的日子便被古族派了人接走,翎泉作为萧薰儿的追求者和当时比他弱小的萧炎发生冲突,幸得大长老苏千及时出手才得救,却不能留住早已被黑演军带走的萧薰儿。
  
  萧炎暗下决心要让翎泉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后来当萧炎踏入古族之时翎泉早已成为猪脚壹巴掌能拍死的小角色。然而在邪恶作者的笔下世界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哦嘿嘿嘿。
  
  (序)
  
  话说翎泉在出手教训萧炎被苏千惊走之后,驾驭着壹对深红色的斗气之翼,双翼振动,悬浮在迦南学院以北几里之处,遥望着这迦南眼神微微闪动,似乎在做着什么决定。现在的萧炎虽潜力已经展露,但他底子太差,而且萧家早就堕落,当然也比不上大家族能供给年轻子弟的资源,所以在翎泉眼中萧炎不过是侥幸得了大小姐欢心的蝼蚁罢了。
  
  我翎泉要是在这动手杀了他,被大小姐得知怕会失去追求她的机会吧,待大小姐顺利回到族中,回头有的是不留痕迹的法子弄死他,或许还可以在族中年轻壹辈放点风声,到时候借刀杀人不说还能向萧薰儿透露壹下是哪个追求者动的手……还是完成族里的任务吧,趁着近水楼台的机会率先和大小姐搞好关系。思索完毕翎泉双眼轻眯凝视了迦南学院壹眼,接着转身弹射而出,向着黑演军大部队追去。
  
  萧薰儿坐在黑演军的四翼独角兽上,不时焦急的回望迦南的方向,虽然翎泉答应了不伤害萧炎哥哥,却不知这统领为人如何,万壹把萧炎哥哥打得重伤,又或者是不顾劝阻……正当萧薰儿胡思乱想之际,听得身后传来气流呼啸的声音,连忙回头看去,看翎泉身上没有什么战斗的痕迹才微微放下心来。翎泉看到萧薰儿担忧的神色哪还不知所为何事,心中壹转收起斗气之翼,落到薰儿乘骑的四翼独角兽上。看着萧薰儿蹙眉不由心下嫉妒不已,却是不待萧薰儿询问便拱手道:「小姐,方才本统领与萧炎交谈壹番,发现萧兄弟确有出众之处,他日必称龙凤啊!刚才属下是因为族内下了死命令必须带走小姐,怕萧兄弟过於冲动做出什么莽撞之事来,固才在小姐面前强硬威胁。
  
  方才壹番解释讲通了来龙去脉,发觉萧兄弟无论是心胸还是心智也都叫我着实佩服啊,便把我在远古遗迹得来的半套功法交予了他算是赔罪。「萧薰儿壹听,确实有点道理,若不是族中还有父亲压着,那群长老怕是为了夺取钥匙早把萧家灭了,萧炎哥哥更是不少家有年轻才俊以及他们的长辈长老的眼中刺,若是萧炎哥哥过於激动壹个不慎,怕是这黑演军中就有不少暗中得令之人群起杀之。念及此处通体发寒,萧薰儿看向翎泉的眼神都温和了下来」多亏副统领心思缜密,萧薰儿在这儿谢谢你了「萧薰儿柔声道。
  
  「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哈哈哈,只要小姐能开心,属下做什么都愿意!」萧薰儿听了这略显暧昧的话,暗暗有些恼怒,此时却有发作不得,又不知该如何接下去。气氛顿时有些尴尬了起来。
  
  「哎,方才副统领说从遗迹得来半部秘籍,也真是好运气啊」萧薰儿想起方才翎泉所言赠送秘籍之事也不知真假,但是她相信自己的萧炎哥哥没有那秘籍也能得到自己的气运,索性没问这个,只是好奇遗迹是真是假,这些年她在萧家还没去过什么远古遗迹呢。
  
  这翎泉说的什么赠秘籍虽是胡扯,但在来的路上发现壹个隐秘的上古遗迹却是真的,只是为了早早接回萧薰儿,匆匆在外围查探壹番便留下坐标赶往了迦南,於是立刻道,「那遗迹离此地约有3天路程,如若小姐欲以前往属下自是乐意陪同。」萧薰儿想了想便点头同意了下来。翎泉大为兴奋,示意手下壹人先回古族禀报,随后便率众人向上古遗迹掠去。
  
  (壹)古族遗迹3天后,「就是这里了,小姐!」翎泉萧薰儿壹行来到了壹处沙漠之中,萧薰儿看着眼前杵着栋破烂的石屋,屋子由白色的沙漠岩石和风干的破败树枝组成,打眼看去明显是已经被荒废了很久的平民房子罢了,「这就是远古遗迹!你莫不是当我没回过族就是个傻子不成!」萧薰儿回头向着翎泉质问到。「小姐有所不知,这里只是上古遗迹的入口罢了。
  
  而且,你再仔细看看这树枝,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翎泉声音透着得意洋洋的卖弄。萧薰儿半信半疑的轻移莲步,想要折断填补石屋缝隙处的壹节树枝细细观察,却发现这树枝凭她的斗气居然都折不断!微微壹惊低下头去,观察片刻骇然惊道」上古岩心草!「话说这岩心草乃是上古奇物之壹,虽说是草却长着灌木的样子,生命力极其强悍。传说此草有着世间绝顶的能量吞噬能力,从人类修炼的斗气到自然引发的雷霆地火,只要是蕴含能量,无论什么都会被岩心草吞噬能量榨成渣滓,由於这个特性岩心草会不断的将脚下的物体吞噬化为飞灰,是以发现时多已沈入地底岩浆之中吞吐无穷地火之力,故有此名。
  
  即使在强者横行的远古时期都颇为稀有,是连斗帝都无可奈何的奇异植物,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便绝迹了。萧薰儿自然看得出这些上古岩心草现在已经宛如普通腐朽树枝壹般,没有半分奇异能力。连此等神物都在时间中消磨去了功效,不禁信了翎泉七分。转头望向翎泉,示意他带路。
  
  翎泉命令手下黑演军在周围警戒,自己带着两个亲信陪着萧薰儿进入这白色石屋之中。翎泉发现的这遗迹其实颇为高级,位於由绝顶强者打造的异空间内,与古族城池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处异空间在漫长岁月中能稳定的存在到今日,其建造者的实力可见壹斑。
  
  入得屋内,眼见之处除了壹件硕大的石质柜子以外空无壹物,翎泉带头向着那无门石柜跃了过去,萧薰儿连忙跟上。只觉得眼前壹花便来到壹处漆黑的空间,只有不远处有座庞大而华丽的宫殿,金碧辉煌的大殿给人梦幻般的感觉,即使翎泉壹众来过壹次,依然为此气势所夺,楞楞的注视着。
  
  「这便是遗迹了么」萧薰儿轻声的自言自语,她冥冥有种感觉,仿佛在这宫殿之中有什么在等着她,呼唤她壹般。回过神来,众人在翎泉轻车熟路的带领下这宫殿群走去。
  
  当踏上汉白玉的地板的瞬间,萧薰儿感到眉心微微壹痛,脑海中却浮现了这处秘境的名字来:源神殿,随后源源不断的信息涌入脑海。让她惊讶的是,此处宫殿是古族某位斗帝级别先祖所留,现在因为她神具神品血脉才激活了宫殿传承意志,让壹行四人得到了关於宫殿的记忆注入。
  
  显然翎泉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慢慢的睁开眼,哼,神品血脉!老子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得到,壹直鬼打墙最后被扔了出去,这丫头来了就直接给地图!凭什么!翎泉虽是古城人,却并不姓古,事实上,只有内城的古家才是统治阶级,其他随从姓氏和壹些边缘的古家血脉作为古界的臣民在古界扮演着基石般的地位。
  
  他是由於天资优异才得以得到培养的,暗地里对以血脉分阶级颇为抵触,萧薰儿有如此地位不仅仅是其父亲的地位,更在於其神品血脉的珍贵和强大。翎泉以前虽然心有不满,却向来狡猾奸诈,把这些深深藏在心底,如今却不知为何壹直在心头翻滚盘旋,连他自己的壹时无法控制。
  
  得到了记忆注入和宫殿的认可,众人商议分开寻找,三个时辰后再来此处会和。这记忆虽然告知了整个宫殿的路径,但却没有将传承宝物的信息吐露半分,只好采取这种方法来加快搜寻速度了。两个时辰后,萧薰儿正在碧玉打造的小径上走向下壹个旁殿。
  
  「唉,此处基本都是功法或者壹次性的保命卷轴,不知下个情况是否还是如此,不过这些功法典籍大多是我族佚散了的,如此收集回去也能好!」萧薰儿正想着此处,突然听见侧面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似乎万兽奔腾。她急忙转眼看去,只见壹群金石猛兽追着翎泉向这边跑了过来,不禁暗道该死,按照记忆注入的情况来看,这翎泉壹定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动了什么禁止带出带出的东西了,急忙令翎泉扔了去。
  
  「大小姐!那功法在记忆卷轴里我壹打开就记住了扔不掉了啊」萧薰儿知道,记忆卷轴的功法是壹次性的,打开就会进入被传承者的脑海之中,要想再取出来必须由专门的,精密的传承仪式将其抽取出来再注入记忆卷轴,但看样子这群石兽显然并不打算这么「帮」他取出来,毕竟是自己族人,萧薰儿没想太多便急忙道,「快跟我来,资料里好像有座宫殿可以阻挡这些护卫石兽」说罢便带头向远处奔去……到了萧薰儿所说的宫殿,守护石兽果然不敢进来,不过却并不退走,而是在宫殿门口急躁的转悠。萧薰儿在门口观察了片刻,这才放下心来,刚准备质问翎泉,恰好看见大殿的中央荷叶造型的巨大石台上放着壹枚素银色的戒指,见萧薰儿转过头来翎泉立刻讨好谄媚的跑去拿起戒指。
  
  「海呀小姐真是机智聪明,爱惜下属,这宫殿供奉的这枚戒指就献给您了」这戒指简直就是壹个银色的素戒,看起来什么装饰都没有材质虽然看不出来但也没什么特色,萧薰儿接过准备先收入纳戒,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问清翎泉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发现这小小的银色戒指居然收不进去,正在讶然之际,翎泉此时提醒道:「或许此物需要带上才能认主吧」,想想有道理,便将这纤小的银戒套在了小指上。
  
  等了片刻,也不见什么有什么反应,准备拿下戒指,好像内侧有些细小上古文字,虽说刚才没太仔细看不过好像提及了「未」,「神品血脉」什么的,难不成要成年之后的神品血脉才能激活?「咦,这戒指怎么拿不下来了」听见萧薰儿这句话,翎泉突然问道「是不是斗气也被压制在经脉之中无法使用了呢?」「是你搞得鬼!我冒险救你你却如此暗算我!」「哈哈哈,救我?我就知道小姐善良会救我,哪怕你不救我,只要我扔了你手上的戒指那群傻石头也就不会追我了,你以为我不姓古就是傻x么,我会不知道这里有石兽不能进入的宫殿?哈哈哈,自从你选择给我带路,你就进了我的局了」。
  
  萧薰儿斗气消失,强自镇定的冷冷说道「那么你设局想做什么,就为了让我带上这个戒指?」萧薰儿明白了刚才的违和感在哪里,那荷叶造型的巨大石台上摆着壹枚小小的戒指,完全不像之前宫殿多大台子多大物品的风格,「我带上了,又如何,我身为神品血脉,敢於暗算我的人都会被整个家族追杀,若是识相,就赶快把这个戒指拿下来扔给外面的守护石兽!我不追究……」。
  
  「呵呵,神品血脉,不知道神品血脉玩起来,是不是能爽成神仙啊」翎泉淫笑着壹步壹步靠近萧薰儿。
  
  「你要知道!神品血脉早早破了身子就会降阶,到时整个世界都没有你容身之地!你疯了吗!」「神品血脉不会从古族消失,在我操过你之后,只会从你身上转移到我身上,到时候家族会怎么选择,我想你应该知道吧,啊?到时我就是古族的大公子,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哪怕你的父亲也不能说半个不字」「什……什么……转……移血脉,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嘿嘿,我可是找到了转移的功法哟,配合你手上的戒指,操了你神品血脉就是我的了!」薰儿终於慌了起来,若是真的话,哪怕是我死於他的手里父亲也治不成他的罪,毕竟长老们是不会为了壹个死去的天才得罪现在的天才的……如今斗气被封,今天怕是要……萧炎哥哥你在哪里啊,快来救救薰儿吧。
  
  「告诉你,你的小情人叫什么萧的,三天前已经被我杀掉了,如今你就乖乖的从了我,服侍得我舒服了,说不定我还会把你带回古族给你个名分呢,若是本大爷不爽,保不准今后哪个黑城的妓院里,就多了个顶红头牌儿」翎泉意气风发,连吹带吓的恐吓了萧薰儿壹番,在古族由於血脉问题而被压制多年的各种负面情绪翻涌而出。
  
  这些年来靠着古族这个大靠山翎泉背地里做过不少抢掠美女的勾当,看着眼前明明瑟瑟发抖却还装出坚强样子的美人儿,壹种征服淩虐的欲望油然而起,比她漂亮的女人虽然没见过,但肯定又不是没有,等自己完成了血脉转移,成了古族第壹天才,想要什么美女还不就有什么美女。这要是乖乖听话就留着玩给个名分,要是不安分想着回族内告状,就别怪老子拔屌无情了。
  
  这么想着,翎泉已经缓缓把萧薰儿逼到了荷叶台前,翎泉伸手摸去,萧薰儿本能的向后壹仰,却被荷叶台绊到臀部壹下,失去斗气的萧薰儿慌忙想用手撑住石台,这时翎泉突然欺身过来,壹手握住萧薰儿那只向后伸出的手,另壹手揽上了薰儿的纤腰,微微壹提然后整个人将薰儿向石台上压下,斗气被封的薰儿自然无力反抗。
  
  现在的她除了身体的坚韧和感知灵敏程度依旧存在之外,其他与寻常女子无异,敏锐的感知能看清翎泉是如何欺身压在她的身上,能感觉到他炽热混浊的鼻息,感受到他大手握住纤腰之后的每壹次轻微移动,然而疲软的身体被完全跟不上意识的节奏,坚韧的胴体使得她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
  
  终於,「嘭」的壹声,2人落在了石台之上,翎泉跪着跨坐在薰儿的腰上,从上面俯视着这个美人儿,倾国倾城的清纯俏脸略显青涩,现在却带着让人疯狂的神情,楚楚可怜,又倔强可爱;壹手被制在俏脸旁,另壹只手颤抖着护住胸口,壹身淡青色的长裙下,就是白嫩绝美的胴体了吧。
  
  ,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