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逍遥小散仙胴体的主人,正是碧怜怜。她给七焰玄虹鉴杀伤,除了真气灵力锐减至不足一成,身体里还仿佛多了团永不熄灭的可怖烈焰,日夜炙烤着五脏六腑,经自检判断,心知依靠自己之力极难消除,又一时无法从巨竹堡中逃脱,便悄悄摸到阁中寻药疗伤。
  
  没想却在这生死关头,身为玄阳之极的小玄突然出现,登感如获至宝绝处逢生,当即施展邪功媚术,诱捕猎物。
  
  “原来是你这邪秽在捣鬼!”小玄厉喝,真气凝贯全身,只是曾在她身上吃过大亏,不敢贸然出击。
  
  碧怜怜仿若未闻,神情如痴似醉,依旧眼殇颜烫地抚摸着自己,一声低啼,手在腿心里陷得更深,粉胯突拱,碧落霞飞裳下摆朝旁滑褪,一条如酥搓就的美腿露了出来,时直时曲地贴着桌案伸缩蠕动。
  
  小玄口干舌燥,只觉浑身不由自主地阵阵酥悸,心中暗自慌疑。
  
  碧怜怜倏地一声嘤咛,埋在腿心里的手忽然抽出,兰指轻拢慢捻,从花底拉出一根长长的透明细丝来,颤颤悠悠地悬空晃荡,许久未断。
  
  小玄僵立门口,眼睛盯着那根黏丝,尚隔着十余步远,竟似乎吸嗅到了它的气味,但觉甜腻袭人,间中又混夹着某种浓烈的奇香,似腥非腥,若膻非膻,不同平日里的任何一种味道,不禁眼饧耳烫百脉贲沸。
  
  案上的尤物转过头来,一直垂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但见烟流雾转变幻万千,无比之诡谲神秘。
  
  小玄登感一阵迷糊,心知不好,右臂一抬,八爪炎龙鞭即如飞龙般自袖口旋出,刹那间绞住了案台上的妇人。
  
  “坏蛋,你弄痛人家啦。”碧怜怜呼道,声音娇嗲婉转,闻之骨酥。
  
  小玄手臂一收一提,猛将碧怜怜扯飞过来,未想如此轻而易举,猝不及防间给她扑到身上。
  
  “人家受了伤,身上这会半点力气都没,你是要趁机欺负人么?”碧怜怜低低娇喘,软软地趴伏在小玄胸口,悄将甜腻腻的一口香息喷吐男儿脸上。
  
  “再搞鬼作祟,便立刻杀你!”小玄怒喝,那双烟雾弥漫的眼睛近在咫尺,急忙转头不看。
  
  “心肝,你真忍心伤害人家么?”碧怜怜娇怯怯道,声音轻轻细细直拨男儿心底。
  
  “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小玄手腕一抖,将炎龙鞭圈圈收紧。
  
  “好痛,你的鞭子勒着人家啦。”碧怜怜蹙眉娇喊,雪似的乳肉自绞紧的赤鞭间隙挤了出来,触目惊心。
  
  “快说!”小玄厉声道。
  
  “奴家喘不过气儿啦……”碧怜怜指指绞着雪白细颈的赤链,伸手就要去扯。
  
  “给我老实点!”小玄喝,炎龙鞭一绕,又将她双腕紧紧捆住。
  
  小玄尚余一丝清明,明知眼前尤物十分危险,心中却奇异地提不起半点狠意敌意,非但如此,竟反而生出一种想要与之欢好的渴盼。
  
  “小坏蛋,越说你还越来劲了呢,你就这么喜欢绑人么?来呀那来呀!”妇人娇滴滴地发嗔,被捆的双手高举头顶,身子朝前一送,将肥美挺翘的酥乳紧紧贴靠在男儿胸膛上。
  
  小玄身躯一震,不由转回头来,目光正好撞上了妇人的妙目。
  
  碧怜怜长睫抬起,眼中的神秘烟雾愈诡愈奇,流转间偶露一隅,便现出犹如躲藏云雾后的星辰般的两丸丽眸,如梦似幻。
  
  小玄魂魄一酥,视线如给黏住般再也无法移开。
  
  碧怜怜朱唇微动,似乎念了个古怪的音符。
  
  小玄猛地将妇人抱起,三两步走到屋子正中,将之粗暴摁放在一张圆桌上。
  
  碧怜怜低呼一声,旋又咯咯娇笑起来:“你想做什么,干嘛对人家这样粗鲁?”
  
  小玄俯首盯着她,状若蓄势欲扑的猛兽。
  
  碧怜怜的衣服已给七焰玄虹鉴焚毁,此时浑身上下只余一抹滑来溜去的碧落霞飞,各部妙处时隐时现,分外撩人。
  
  小玄胸膛起伏,心中天人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