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和妻子结婚五年了,我一直为事业奋斗,妻子总默默的支撑我。而我陪她甚少,当现在我小有成就,再回首,才发现欠妻子的很多。看着妻子从青涩的大学校花,一路和我走来,变成了温柔妩媚的御姐熟女少妇。我发现自己错过了这过程的见证,才知道家庭重要。
  
  知道妻子喜欢潘玮柏的歌,正巧他年三十在我们这开演唱会,我就买了票,妻子很高兴。看到妻子开心的笑容,我很欣慰。妻子早想要个孩子,我一直没同意,现在也是时候了,就让我和爱妻用这种时尚的方式渡过新年,也创造一个可爱的宝宝。现在过年的气氛也来越淡了,亲人都在老家,和妻子去听演唱会,当一回年轻的时尚青年,这样也不错。
  
  妻子端上热腾腾的饺子,而我直直的看着妻子,彷佛回到了五年前。爱妻一身大红绣着金丝凤凰的旗袍,正是我们结婚时她的结婚礼服,喜庆而性感。当年她穿着,给人的感觉是青春热情性感,如今五年以後,她已经是少妇,更多了许多成熟。身材也愈发的丰满,再穿上这身旗袍,搭配上肉丝袜红高跟,我感觉到惊艳优雅、妩媚,甚至有些许人妻的风骚,深深地吸引着我的眼球离不开。妻子真是个迷人的尤物,我很庆幸自己能娶到如此娇妻。
  
  「呆子,看什麽?」妻子羞红着脸:「没看过啊?」「呵呵!」我笑道:「看过,但是没看够!」「去!」妻子眼中满是欣喜,毕竟被心爱的人夸奖,很是舒服,但是妻子脸皮薄,娇嗔道:「死相!」我伸手插进妻子高开叉的旗袍下摆里面,直接揉捏向妻子丰腴的美臀。
  
  「哦!」妻子吃不消的惊呼:「别乱动,今天过年,还要去听演唱会,人家特意穿上这身结婚的旗袍,你别给我弄皱了,没法出门了!」「不会!」我不依不饶的施展着色手:「摸一下又没关系,老公摸老婆不是正常得很吗?」妻子妩媚的横了我一眼,也不再抗拒。
  
  「哟!」我摸到妻子光溜溜的丰臀,丰臀中只有一道蕾丝,好性感的内裤。
  
  妻子红着脸对我说:「人家今天特意穿你前一阵子给我买的那身情趣内衣,羞死人啦!不过看在你买演唱会门票哄我开心的份上,今天犒劳你一次。」哈哈,不错,很好的福利呢!这比过年发油发年货的福利实惠多了,今晚有福了。
  
  「叮叮叮……」这时门铃响了,「谁呀?」大过年还来串门,妻子示意我去开门。我从猫眼里一看,是单位的小石,手里拎着东西。我为难的看着妻子说:「是单位的小石。」「那你开门呀!」我说:「小石那人你知道的,单位出了名的实在人,憨得有些傻,外号傻大个。他这人自来熟,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直性子,要是放他进来,估计咱们一时半会就走不了了。」妻子说:「那就不开门?」我说:「那怎麽行,一个单位的,大过年的来串门,不开门不好吧?再说我刚升了科长,大过年不让人进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升了官就得瑟,高人一等,给人映射不好!」妻子嗔道:「你呀,就是死好面子!快去开门吧!大科长,早点把小石打发走,演唱会还有两个多小时开始,来得及。」「好咧!」我笑呵呵的开门。
  
  小石一进门就傻笑道:「这麽半天没开门,我还以为大哥不放我进门哩!都说人一升官就六亲不认,我想大哥也不是那样的人,大哥是实在人,不会瞧不起我的。」「那是!」我尴尬的回应。
  
  「就是,大哥不是那种人。」小石一点也不客气,自顾自的进到屋里:「我跟大哥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哟,嫂子!」小石看到我妻子方婷连忙打招呼:「嫂子,还记得我吧?我是小石。」小石看到我妻子一下愣了,因为我妻子的穿着实在性感,这身旗袍是我们结婚时妻子的礼服,当时就是量体裁衣,专门订做的,很合身,丝绸质地的衣料贴身尽显妻子的较好身材。
  
  这几年的夫妻生活,让妻子的身材愈发丰腴了,当初的C杯的乳房,已经变成E杯的巨乳,臀围也浑圆了一圈,所以再穿着这身旗袍,更加紧身了。为了穿上这身衣服,妻子连乳罩都戴不上了,尽管如此,两只丰盈的乳房也鼓鼓的,好似要将衣服撑破一般。乳沟深深,乳头尖尖的顶得胸口丝绸的薄部有两个高高的凸起,让胸口的凤凰振翅欲飞一般,格外诱人。而且,旗袍的胸口是个心形的镂空,让妻子的乳沟显得更加深邃,勾引人的慾望,就难怪小石看得直了眼睛。
  
  更何况,妻子丰满的臀围挺得旗袍紧紧的,连内里情趣内裤的轮廓都被勒出来。妻子的内裤可是丁字裤式的,在勒紧的衣服上就显出一道勒进臀瓣的细线,看起来就好像妻子没穿内裤一样,充满风骚的情趣。
  
  更何况紧包妻子香臀的红色丝绸在妻子的小腹之下两腿间凹陷出一个倒V形的阴影,将妻子阴部鼓鼓的肉感展现,身後两片臀瓣间也勒紧出一道缝隙,让妻子的香臀充满性感的肉慾。这种似遮似掩的样子,有时比全裸还吸引人,勾得人心痒痒。
  
  当年妻子很是青涩的校花之时都诱人得很,如今更多了一股熟熟的少妇的韵味更诱惑人,就好像闻到了浓郁的肉香。少妇的味道就是内媚的风骚味儿,所以妻子的样子不仅仅是性感,还有勾人的风骚妩媚。
  
  被小石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老婆,我没有生气,妻子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看,我也习惯了。更有一股浓浓的骄傲,有一个美貌妩媚的妻子,是我的福气,别的男人也只是看看罢了,而我每天可以抱着他们羡慕的肉体入睡,我骄傲极了。
  
  妻子呢,也已经习惯被人注视,更何况,小石这样的傻憨的货。妻子更不在意,反而有一种成就感,『看吧,我的魅力就是傻子也不能抵挡。』妻子心里骄傲的笑着。
  
  小石结结巴巴的说:「嫂子,你好漂亮啊,漂亮得就像是我媳妇!」妻子闻言一阵愕然,尴尬的不知道回应,心道:『你还真是大胆,人家老公就在旁边,你都敢调戏我,你是傻了还是色胆包天?』但是妻子心中不由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老公面前被调戏,似乎心里有点突突跳的感觉。
  
  小石似乎也觉得这话不妥,连忙说:「不对,嫂子,我说错了,瞧我的嘴,嫂子你就像我媳妇一样漂亮。」汗,调戏一下还不够,又来一下,真大胆呢!妻子不由得脸色微变。
  
  「我又说错了,应该是我媳妇就好像是嫂子一样。」我在旁边看得有点尴尬,看到妻子愕然的样子,也有点好笑。小石就是傻,有些嘴笨,有时夸人,夸得让人接受不了。
  
  记得小石刚来单位的时候,见到刘科的媳妇的时候也好似这样夸奖,我们当时惊了一地,心道这新来的公务员还真是猛地一塌,刚来就敢调戏科长夫人,够狠。这也惹得刘科长记恨在心,没少给他小鞋穿。
  
  後来我们才知道小石的老婆也是个美女,有句话怎麽说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更何况小石老婆本来就是美,所以他觉得自己老婆是最美的,於是夸别人老婆,就说和他老婆一样。
  
  说实话,他夸奖过不少同事的老婆和他老婆一样,久了大家也习惯了,因为他嘴笨嘛!心直,也让人对他挺放心的,就连刘科,现在的刘副处长也慢慢地原谅他,还比较喜欢他。
  
  看到妻子越来越囧的脸,我连忙憋着笑道:「老婆,别介意,小石人嘴笨,不会夸人,她看到美女都是这样夸的,别在意!」「别介意,」小石不乐意道:「大哥,我是真的觉得嫂子漂亮,就像是我媳妇!」汗!这小子实在憨傻得没救了,他能当公务员真是奇蹟啊!
  
  妻子也看出来了,小石就是个二货,依旧不在意了,笑道:「没关系!怎麽大年三十的,你过来了?」「嗨!」小石说:「嫂子,你知道,我家不在这,也没个亲人,挺冷清的。
  
  大哥在单位待我就好像弟弟一样,听说大哥也没亲戚在这,我就心思着来看看大哥,嫂子不是嫌弃我来得不是时候吧?」「没有!」我这人挺好面子的,闻言连忙说:「怎麽会?」妻子也说:「哪里,你来,我们很高兴呢!」小石说:「那我就放心了。」他又说:「嫂子、大哥,你们吃了吗?」「不正准备吃的吗?」小石说:「吃什麽呢?」「也没什麽,就是饺子。」「是吗?」小石说:「大过年就是要吃饺子!什麽馅的?」「韭菜馅的。」看着小石直勾勾的,好像饿狼似的盯着饺子,我不由得说:「小石,你吃了吗?」「没有!」晕,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麽?「那一起吃点。」「好啊!」小石大喜道。
  
  肏,我都想抽自己,妈的,明知道小石脑袋一根筋,太实在,不会跟人客套也不会拐弯抹角,还鬼使神差的邀他吃饭,不是自己找事吗?小石饭量挺大的,那一大盘饺子还不见得够他一个人吃的呢!
  
  我连忙说:「就是光饺子,怕不合你胃口。」「没事,我凑合吧!」我晕,无语,要是个正常人早就明白什麽意思,我看小石这二逼实在脑袋直溜得让人流汗。算了,看样子不让他吃也不行了,否则还不得说我小气,不实在啊!我刚升了科长,这面子是很重要的,可不能跟着浑人一个见识。
  
  看到小石跟进自己家一样,旁若无人的坐下,倒醋拿筷,「吧唧吧唧」的吃得倍香,妻子也无语,悄声对我说:「老公,你看他把饺子都吃了!」「你再下一盘吧?」「可是买的饺子都下完了!」「这怎麽办?」妻子说:「要不怎麽样,和他一块吃吧?」「拉倒吧,小石的饭量,那一盘饺子还不够他一个人吃的。」「可是,咱们就饿着肚子一块去看演唱会啊?」「也是,要不你和他一块吃,我忍着点。」「好吧!」我和妻子坐下,妻子说:「小石,还吃得惯吧?」「还行,嫂子手艺不错。」「呵呵!」妻子笑道:「就是光饺子,招呼不周,要不饺子给嫂子吧,你和老魏整点小菜。」「别!嫂子,」小石说:「那太麻烦嫂子,我心里过意不去,有饺子就不错了。」妻子也被小石的憨傻气笑了:「呵呵,是,是。」「菜就不要了!」小石说:「饺子酒,饺子酒,吃饺子下酒就最好了,来点酒就好了。」我平常不喝酒的,家里没有酒,我不知道该怎麽说。小石望望我,说:「大哥,不喝酒啊?瞧我,没有就算了。」靠,嘴上说算了,可是那眼神分明觉得我不实在嘛!我好面子的性子一下上来了:「我去找找,你等会。」「别,大哥,没有就算了,」小石说:「你千万别下楼去买。」你都这样说了,我要不去,还要不要脸啊?「你等会,我去弄点酒,咱们好好喝喝!」「别啊!大哥,超市只有云南路那家开着,远着呢!」小石说。
  
  「哈哈,正好我溜溜弯,我也想喝酒了。」「那好吧!」小石说:「快去快回,我就知道大哥是实在人。对了,就买酒好了,菜就不要买了,我要不说,我知道大哥肯定会买菜的,别买啊,买我跟你急。」在小石热情的相送中,我匆匆的出门了,小石又自顾自的吃起来。突然他一低头,抄出一瓶酒:「哎呀!我忘了我买的有酒。」妻子直汗,这傻货:「我去叫住老魏。」「嫂子,大哥走了一会了,追不上了!」「那我给他打电话。」小石说:「大哥好像没带手机。」「那怎麽办呀?」「没事,大哥一会就回来了。」「嗯!」妻子无奈得很。
  
  小石说:「嫂子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人傻,嫂子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没有!」妻子强笑笑。
  
  小石高兴道:「我就知道嫂子也是实在人,不会真生我气的。来,嫂子,咱俩先喝着,这第一杯,我先向嫂子赔罪。」「别,小石,我不会喝酒。」妻子是典型的酒量超浅的,沾酒醉,忙推辞。
  
  小石说:「这是赔罪酒,嫂子是还生我的气?」妻子无奈地说:「好吧,就一杯。」捏着鼻子喝完,妻子辣得够呛,小石又倒上:「嫂子,这杯是感谢嫂子和大哥待我像亲人一样,和我一起过年。」「小石,我真的喝不下了!」「嫂子真是不实在,」小石撇撇嘴说:「刚才也说不能喝,不也喝了一杯,一点事也没有。嫂子不是嫌俺是个粗人傻,忽悠我吧?」话说到这份了,妻子只好再捏着鼻子又灌了一杯,这杯下肚,妻子的小脸已经红扑扑的,有些醉了。妻子不但酒量浅,很是有名的醉得快,两杯下肚就晕乎乎的,头有些旋转。
  
  「再来一杯!」「小石,嫂子真的不行了!」小石邪邪的笑道:「那好吧,最後一杯!这一定要喝,我和嫂子一起喝,就当是我一会暴肏嫂子你的庆功酒吧!」妻子晕乎的脑袋一愣,小石仰头喝下酒,已经双手抓住她的俏脸往前一带,大嘴吻上我妻子柔软的香唇,大舌头撬开妻子的小嘴,把火辣的酒在他的大舌头和妻子小香舌的纠缠中渡进她嘴里。
  
  「呜呜呜……」妻子挣扎着,本来力气就不如小石,再加上已经有点晕,妻子就像是欲拒还应的被小石吻了个饱。
  
  小石松口的时候,妻子已经气喘吁吁:「啊……小石,不能这样,我……我是你嫂子……」「对呀,好吃莫过饺子,好玩莫过嫂子嘛!」说完,小石摁着我妻子身上的衣服把她摁在饭桌上。我的娇妻就丰臀後挺的趴在桌上,两个大奶压得扁扁的。
  
  小石的手脚很麻利,在妻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只手就一撩妻子的旗袍,把她的美臀掀了出来,由於穿的是情趣内裤,所以妻子几乎是光屁股的。而情趣内裤很好脱,小石手一勾,本来就遮不住隐私的巴掌大的透明布料就扔在了地上。
  
  妻子此时候才反应过来,惊呼道:「小石,住手!啊……你大哥马上就回来了。」「放心,嫂子,我在来的路上看过了,最近的超市离这也有二十分钟路程,来回要四十分钟,再加上大哥那好面子的人,一定回去饭店买几个菜,一个多小时他都回不来,够我肏你两回的了。呵呵,嫂子,你今天我干定了。」靠!没想到小石表面又傻又憨,实际上他是装傻,他早有预谋要强奸我妻子了。原来小石有个最大的嗜好就是肏别人的老婆,尤其喜欢肏同事、朋友和上司的妻子。
  
  小石来单位第一个肏的就是当时刘科现在的刘副处长的老婆,还公然调戏。
  
  可怜的刘科不知道自己漂亮的媳妇每天要被小石肏几遍呢!後来他完全把刘科的媳妇肏服了,心也越来越偏向小石,总在刘科耳边说小石好,慢慢地本来对小石有意见的刘科对小石越来越好了,却不知道自己头上的绿帽子越积越多。
  
  有时刘科在外地出差,打电话回家,他媳妇一边和他通电话,一边在床上撅着屁股正被小石暴肏。这是小石最喜欢的,看着漂亮风骚的人妻一边和老公恩恩爱爱的煲电话粥,一边被自己肏得屄洞「啪啪」响,他就异常有成就感,肏得格外卖力,非肏得别人老婆惊呼才满意。
  
  他更喜欢的就是,让别人老婆一边对着电话那头的老公喊着「我爱你」,一边被他的鸡巴灌精打种,他用这种方法搞大了不知多少人妻的肚子。前两个月刘处媳妇怀孕了,肚子就是被他这样肏大的,现在他要对我妻子下手了。
  
  「别,小石,我知道你跟嫂子看玩笑呢!快放开我,嫂子不生气,不和你计较。」「呵呵,」小石坏笑着:「别不计较啊,嫂子,我的大鸡巴很想和嫂子的骚屄计较呢!」小石的大鸡巴不停地摩擦着妻子的屄洞口,火热的酒力夹着情慾慢慢地在妻子的身体里爆发,娇美的脸颊变得红扑扑的,很诱人。
  
  「小石,别这样……快放手,不放,我叫人了。」「嫂子你叫吧!」小石说:「叫来邻居让他们看看我怎麽肏你的!这主意不错呢!」妻子没辙了,哭着求饶:「小石,算嫂子求你,我是有家的人,你放过嫂子吧!我有老公。」「我知道!」小石无耻的说:「所以我更想肏嫂子你了。我就喜欢肏嫂子这样有老公、有幸福家庭的少妇,喜欢把你们肏得比婊子还贱。」「啊!」小石粗腰一挺,妻子立即惊呼,被他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妻子的阴道从来没有这样充实过。小石确实有淫人妻女的本钱,鸡巴有二十五、六厘米长,把我老婆的屄洞撑得鼓鼓的。
  
  大鸡巴一进入,小石也不客气,立刻就大力地肏起来。小石肏屄用力还真是凶猛,干得我妻子「哇哇」直叫。我和妻子做的时候都很温柔,很呵护她,娇妻从没被这样猛烈,甚至凶残的暴肏过。这是她前所未有的体验,被这样巨大的家夥狠干,妻子感觉自己的屄都快裂了。
  
  这种无力的感觉,让妻子知道自己是被征服的对象,开始她还能挣扎几下,但是很快就败下阵来,只能默默地承受对方猛烈的炮火轰炸。
  
  又肏了一会,妻子更加屈服了,双手扳着桌子的边沿,防止自己被小石肏得一跳一跳的,她似乎认命了。妻子的心理也在起着翻天的变化,已经接受了自己被人征服的事实,主动承受着对方的蹂躏侵犯,在小石每一次撞击中,妻子的屁股都会在小石鸡巴往外抽的时候自动调整好位置,以便迎接下一刻小石更加暴力的肏干。
  
  这种变化连妻子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但小石经验丰富,已经觉察到妻子的变化,摁着妻子的手已经松开,他知道妻子已经无力反抗,除了乖乖的被他肏,已经不作无谓的抵抗。
  
  「啪!啪!」小石空闲的手抽打着妻子的屁股,这也是妻子从没有的感受,让她屈辱的觉得自己像一匹母马。
  
  「是不是觉得自己像一匹随便被人骑着玩的母马啊?嫂子!」小石不愧是祸害不少人妻的家夥,对自己身下征服的女人很了解:「嫂子,你本来就是一匹贱母马,随便让人骑的母马。」「我不是,我不是母马!呜呜……」妻子几乎快哭了,哀求着。然而小石肏得异常暴力,每一下都顶得我妻子小石扳着桌子,非常吃力,我们家的饭桌都被肏得「咯吱咯吱」的慢慢移位,可见小石肏得何等大力。
  
  小石羞辱着妻子:「嫂子,乖乖趴着被我肏屄吧,我早就想肏你了。嫂子你真的很欠肏,我一定会肏得嫂子你成为骚婊子,以後天天给大哥戴绿帽子。怎麽样,嫂子,我的大鸡巴肏得你爽不爽?」妻子极力地忍耐,手扒着桌子,表现着她的忠贞不屈,但是下体那剧烈的撞击、清脆的「啪啪」声,让她知道自己已经失贞,泪水忍不住的流着。身为人妻的矜持、道德的束缚,让妻子强忍住不发出声响,表示自己的不屈服和尊严。
  
  但是小石既然祸害过这麽多人妻,自然有他祸害的本钱,就是他那近乎三十厘米的大鸡巴,比我的长了一倍还多,更加粗壮硬挺,黝黑发亮的肉棍就像是坚硬的铸铁钢管,残酷猛烈地撕开我妻子的屄穴,「乓乓」的进出。
  
  这麽巨大的冲击是妻子前所未有的,毕竟妻子的性经验也就和我一起,少得可怜,她的子宫我的鸡巴从来都够不到。可是小石不一样,一开始,他的大龟头就犹如檑木般撞击着妻子的子宫颈,就好像战争片中古代士兵在撞击城门一般,城门「吱吱呀呀」的不停颤抖,最终会被轰然捣开。
  
  妻子的城门也是这样,越来越支撑不住,每一次撞击,城门的裂缝就越大,虽然每一次在对方退走的时候又轰然合上,但是下一次的撞击会开得更多。
  
  「呜——」妻子忍不住悲鸣,明知道也许这样会更加刺激小石的性慾,可是她忍耐不住了,因为她感觉到到自己的内城的城门快要失守了。如果说屄穴的丢失让妻子失贞,那麽妻子真切的感觉到,子宫的失守将是她尊严的沦丧,背德的开始。
  
  『老公,你在哪?』妻子心中悲戚的哀鸣:『快来救我!我真的不行了,我要坚持不住了。老公,我好想你!求你快点回来!呜呜……快来不及了……』终於妻子再也忍不住了,开口求饶:「小石,求你不要,我是你嫂子,你大哥对你不错,你不要再干了,现在拔出来,嫂子当作什麽也没发生。求你了,小石,不要……」小石轻笑着:「当作什麽也没发生,嫂子可真大方啊!还是嫂子经常被人肏已经是家常便饭,不在乎了?」「不,我没有!」「你当作没发生,我可不能当没发生过。我的大鸡巴真真切切嚐过嫂子骚屄的味道,回味无穷,嫂子屄洞内温暖湿滑淫荡的滋味,我会记一辈子。我不但现在要肏你,以後还会经常肏,天天肏,随时随地肏,直到我肏腻了为止。哈哈!
  
  嫂子的屄就是好肏!不要和我说你是别人妻子,不道德之类的话,这只会让我更想肏你。嘻嘻,我就是这点爱好,喜欢肏别人老婆,喜欢肏比我年纪大的骚屄。
  
  最喜欢肏的就是嫂子,年纪大的熟女人妻、没出过轨的良家妇女、贤慧人母。哈哈,把你们肏成人皆可夫的贱婊子,是我最喜爱做的事。」小石的爱好真的太变态了,落在这个表面憨厚、内心里变态到极点的恶魔手里,妻子悲哀的认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固守自己最後的贞洁。然而越来越猛烈的撞击,让妻子体会着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觉,紧闭的小嘴慢慢泄开些许缝隙,含糊不清的哼哼着,慢慢地把羞人的呻吟一点点挤出来。
  
  小石嬉笑着:「嫂子,我肏得你爽不爽啊?」妻子羞愧的再次紧闭小嘴,小石不满的大鸡巴长驱直入,大炮般猛烈轰击,「啊……不要!啊……不要!」妻子惊呼出声:「不要啊……我爽,我爽,你快停!呜呜……」妻子屈辱的抽泣着。她不能不屈服,就在刚才那几下,她的子宫城门被撞得几乎大开,小石的大龟头已经几次差点轰入其中,关门失守在即。
  
  这次小石很听话,鸡巴狠狠一捣,深深地插入我妻子阴道,然後俯身抱着我妻子,他的大龟头轰得妻子的子宫半开,龟头半入,卡在子宫颈处。他就这样有力地顶着,既不进入也不让妻子的城门关闭,龟头强势的顶着欲开的洞口,向子宫内张望,鸡巴的马眼在我妻子的子宫里自由地呼吸着子宫内灼热的气息。
  
  这样的姿态,让妻子深切的体会到对方是她的主宰,进入不进入仅在对方一念之间,她必须臣服。
  
  小石亲吻着妻子的耳垂:「呵呵,嫂子,你看我还是尊重你的,你让停我就停了。你求我进入,我才进入你!」小石心里暗笑:「骚屄,我看你能坚持得多久,十,九……」这样的似进不进,吊着的感觉最是难受,酥、麻、爽、酸……各种感觉纷至遝来,妻子却不敢动弹半分,若稍一移动,也许小石就进入她最後的领土。但是子宫内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在咬,好难受!
  
  「八,七,六……」妻子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着,「进来吧!」低得蚊子才能听见的声音屈辱地发出连自己都不敢面对的声音。
  
  「什麽?嫂子,我没听见!」小石故意的说。
  
  「进来吧!」明知道小石是故意的,但妻子已经不在意了,声音更大的说。
  
  心里妻子在默默的悲戚忏悔:『老公,对不起!我忍不住了,下面好难受!你就原谅我一次,一次,一次好吗?就一次,我保证,就一次。我是不会喜欢上小石的鸡巴的,我就是……就是……呜呜呜……』「哈哈,嫂子,比我想像的还骚呢!连五秒都没坚持住,真是骚货一个,不去卖屄真可惜。王科长家的骚屄可是坚持了八秒,刘处长的骚媳妇坚持了七秒,嫂子可比她们差多了。现在她们可是骚屄被百十个人肏过的烂货,嫂子连她们都不如呢!嘻嘻,真是贱婊子一个!」「呜呜呜……」妻子被侮辱得无言以对,自己连被上百人肏过的骚货也不如吗?妻子羞耻得只是哭泣:「不要,人家不是贱婊子……人家不是,人家只是下面痒……」「哈哈,痒得想挨肏是吧?我理解!」小石嘲笑的说,他就是喜欢折磨得这些良家女人无地自容!
  
  小石只是调戏,却不见动作,妻子下体的骚痒已经无法忍耐,不由得轻轻摇动屁股。
  
  「嘻嘻,嫂子的骚屁股在自己动呢!是不是想被肏?想被肏你就说嘛!你说『小石,求你肏我淫乱的子宫』,你不说,我怎麽知道你要被肏?」「请……请你进来……」「什麽进来?」「鸡……鸡巴……」「说的什麽?我没听明白!」妻子豁然明白,小石这是要撕碎她最後的遮羞布,可是下体前所未有的胀痛酥麻,难受的感觉无法拒绝。
  
  妻子沈默了两秒钟,豁然就如火山爆发,自暴自弃一般的大声喊道:「求你用鸡巴肏我!小石,求你用大鸡巴肏嫂子的子宫,嫂子想被你肏子宫。哇……」说完,妻子「哇呀」一声悲鸣的抽泣,脸埋在餐桌的两臂间「呜呜」哭泣,削肩不停地抽动,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已彻底地没了尊严,鸵鸟一般逃避。
  
  小石不屑的笑着,「婊子!」冷冷的蹦出两个侮辱的字眼,然後大鸡巴慢慢抽出,抽得龟头只半挂在妻子的屄唇之间,嘲笑着:「还给老子装内疚,内疚个屁,看老子肏碎你这个贱婊子最後的伪装!」说完,小石的大鸡巴凶猛地使劲肏进我妻子的身体。
  
  「哇呀——」妻子一声高亢嘹亮的惊叫,俏首猛然昂起,美眸含泪,仰着,小嘴嘶喊着。
  
  好畅快!子宫被暴力地进入是妻子前所未有的体验,这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痛,好像酸,又像麻的感觉,却痛苦并极度快乐,欲死欲仙便是如此吧!
  
  小石不紧不慢地伸手抓住妻子扬起的头颅,揪住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向後扯,扯得妻子吃痛,头仰得更高。小石「呸」一声不屑的说:「跟老子装清高,现在还不是像贱屄一样挨肏!」说着,鸡巴快速凶猛的「啪啪啪」肏着。
  
  「啊……啊……啊……小石轻点,嫂子的子宫要被干爆了……」妻子俏脸含泪,扭曲的呻吟,不知是被肏得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着:「啊……慢点,啊……求你,肏我的子宫肏得慢一点,啊……啊……肏得好爽!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嫂子是第一次,啊……你慢点肏!」这时候什麽矜持也没了,妻子放纵的呻吟着,在小石的屌下臣服!
  
  小石不由得得意的小嘴,语言上还不停地侮辱着妻子:「肏,嫂子可真是贱货一个呢!大年三十就给老公戴个绿帽子,大哥估计要戴一年的绿帽子了。哈哈哈,嫂子,你的屄真婊,比我干过的最贱的婊子都好肏!」妻子羞得无地自容,不由的恳求道:「小石,不要再说了,人家都已经给你肏了,求你不要再羞辱我了。人家是有老公的,是你嫂子,你给我留点脸面好不好?」「哟!现在知道自己是有老公的,求我肏你的时候怎麽想不起来?就你这贱婊子还要脸。要脸是吧?我给你脸,只要你敢说:『小石,不要再肏我了』,我立刻拔鸟走人,怎麽样?好嫂子,贞洁的嫂子,你说啊!」妻子低着头,沈默着,没有再说什麽,屁股向後一挺一挺,配合着小石的肏弄。
  
  小石不屑的笑着抽打妻子的屁股:「贱婊子,想被肏还装贞洁,嫂子真是个好妻子啊!」说完,小石将妻子的双手反剪到背後,将她从桌子上拎起来,「啪啪啪」的肏着她在屋子里来回走……************「老板,炒几个菜!」此时的我,终於找到一间开业的饭店。
  
  「呵呵,客人多,你得等一会。」「等多长时间?」「半个小时吧!」一算时间,我出来快半个小时了,怕妻子和小石久等,我就拨了一个电话回家。妻子接的电话,我说:「老婆,我在饭店,炒菜呢,要晚一点回,你先招待好小石。」「嗯……哦……老公,哦……你还要多长时间回来?哦……」「还要半个小时吧!」「嗯……哦……老公,哦……那不急,嗯……你多炒几个好菜,哦……小石大过年的过来,嗯……也不容易,哦……要招待好人家。嗯……」「知道了!」饭店里很火爆,吵得很,我都没听出来妻子略带呻吟的声音很不寻常:「嗯,你好好招待小石。」「嗯……老公,哦……我会的,哦……我会招待好小石,嗯……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哦……我会像小石老婆一样,嗯……好好的招待他……」这时小石的声音也传来:「大哥,你放心,嫂子招待得我很舒服,嫂子真就像我媳妇一样,招待得我可舒服呢!大哥你放心,我也会像对我媳妇一样,好好的照顾嫂子!」小石的「照顾」咬得很重,大鸡巴干得更重,干得我妻子笑眯眯的,一脸的舒爽。
  
  我说:「那就好,小石你就像在自己家一样,不要客气!」小石说:「大哥,我不会客气的,对嫂子我就不客气啦!」挂上了电话,我还在自言自语:「小石这家夥可真是实在,一点客套也不知道!」此时的小石哪会客套,大鸡巴大起大落肏得我妻子「哇哇」淫叫:「啊……小石,你好猛……啊……肏死嫂子了,哦……小石你好坏,嗯……一边肏人家,啊……一边还戏辱人家老公,啊……坏死了!」「哈哈,大哥可是吩咐我说,跟嫂子你可不要客气呢!」「嘻嘻,那小石你就千万别客气,好好地使用嫂子吧!嫂子的老公可是要人家要好好的招待你呢!」「哈哈,那嫂子准备怎麽招待我啊?」「嗯嗯,人家不干,人家都用自己的贱屄招待你的大鸡巴了,你还要人家怎麽招待你嘛?要是人家老公知道人家这样招待你,非跟人家离婚不可!」「呵呵,这种招待方式不错,我喜欢。以後我会常来串门的,嫂子你可要洗好骚屄,好好招待我的鸡巴。本来我还想跟大哥说,说嫂子的骚屄洞招待得我的大鸡巴很舒服,既然会害嫂子离婚,那就算了。我肏嫂子,也就是鸡巴肏得爽,肏得好玩,玩玩嫂子的屄而已,可没打算和嫂子你好。再说我就是喜欢肏别人老婆,像嫂子这样的人妻肏起来最好玩。嫂子这样是当给大哥戴绿帽子的贱屄,还是当大哥的媳妇好了。没事,我肏着玩玩!」被人说得这麽不值一提,这麽贱,妻子脸通红,但是身体却兴奋得颤抖,妻子竟然在小石的污辱下兴奋着。
  
  感觉到小石的冲击越来越猛烈,妻子知道小石要发泄了,她一把搂住小石健壮的虎背:「啊……小石,肏我,再使劲点肏,肏深一点……啊……肏嫂子的子宫,啊……肏啊,使劲!啊……大鸡巴插进嫂子的子宫,射嫂子的屄,射满它,嫂子的贱屄今天是危险期,啊……小石射大嫂子的屄吧!」「哈哈,那我就不客气啦,要肏大嫂子的屄洞啦?」「肏吧,嫂子的屄洞就是要被小石肏大着玩的!」我回到家的前一刻,小石还在厨房里再次给我的妻子肏了一会屄,妻子的屄汩汩的流着小石的精液给我开门。
  
  妻子说:「老公,演唱会要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她满脸红晕的走了。
  
  小石还在家里,我又不能离开,正思索脱身之计,却听小石说:「大哥、嫂子,干嘛去呀?」我说:「她去听演唱会。」小石说:「演唱会门票老贵了,大哥不去呀?」我故作大方的说:「这不是有事脱不开身吗?没法陪你嫂子了!」「你没时间,我有啊!」小石「实在」的说:「我可以陪嫂子啊!」「不是,我……」我有口难言的,谁让我太好脸面。
  
  「怎麽,大哥不放心啊?」小石说:「也对,嫂子这麽漂亮,换作谁也不放心。」「哪有,我放心!」小石说:「就是,大哥和我谁跟谁,嫂子跟我还有什麽不放心的?」「小石,不是,我……」小石说:「大哥,门票呢?别丢了!」我傻不拉几的说:「在这呢!」还傻逼的掏出来。
  
  小石不客气的一把接过:「这老贵了,别浪费了,浪费可耻!大哥你没时间去,我就替你去了,大哥别跟我客气啊!」「不是……小石!」「大哥,放心,我会照顾好嫂子的!嫂子跟我,难道大哥你还不放心啊?」「放心!」「就是,大哥,时间来不及了,我走了!」小石转身,一边走一边说:「大哥,要是演唱会太晚结束,回不来,我就把嫂子领我家了。正好你弟妹不在家,嫂子可以睡你弟妹的床。」看着小石离去,我一跺脚:「小石这家夥也太实在了!」我被小石绕得都糊涂了,就没反应过来,我弟妹的床不是和小石一个床吗?
  
  我老婆睡弟妹的床,不就是和小石同床吗?小石是变相的告诉我,他今晚要睡我老婆,我都没听出来。谁让小石平常装出的傻样,傻得实在太深入人心呢!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抽烟生闷气,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