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她腿间移去,她分开双腿,我跪到了她的腿间,我说想看看她的逼逼像什麽样子,她不让,一手搂着我的背,一手拉着我的鸡巴,把我拉向她。我只能扒在了她的身上,全身贴在一肉肉的身体上,感觉真的很爽。但更爽的是鸡鸡被她引导到一滑滑叽叽的洞口,她放开了我的鸡巴,搂住了我,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往里一送。「啊!」只听她一声轻叫双手楼紧我的背,指甲紧抠,都紮进我的肉里了,她的两腿绞住我的两腿,不让我动。我看她牙齿紧咬,脸上痛苦的表情。最关键的是她的逼逼夹得好紧,我鸡鸡都动弹不了,鸡巴就像被紧握着,鸡巴头还觉得有什麽箍住一样。
  
  不是吧!这种极品的事都会让我遇上!梅,还是一处女。晕我吓着了,背上又痛,我吻了她,凑到她耳边说,要不,就算了,我们不做了,她紧紧抱着我,睁开眼睛,摇了摇头,看着我说:「老公,痛。但是我想给你!」「老婆!」啥也不说了,我好感动,我在她脸上乱吻着,口水都沾在她脸上,一手搂她,一手搓揉她的奶子。梅的耳垂是敏感区,我舔弄几下,就觉得她有一点点放松了,再摸捏几下,她的腿也放松了,我突然用力一顶。只觉得鸡巴豁然开朗,置身於软绵绵暖洋洋的洞中,又有一些紧握感觉,就像泡温泉,那滋味,真的是没法形容的好。她又一声轻呼,抱紧我。我知道她一定很痛,我也不再动。
  
  抱紧她,就让鸡巴插在逼逼中。她的逼逼里面还能一紧一紧的夹着我。夹得我鸡巴更硬……好一会儿,她抱我不是那麽紧了,轻轻的对我说「动动嘛!」好的,得令。
  
  我抱着她,屁股往後一退,再往前一凑,一抽一插的动起来了。这滋味,真的是太爽了,难怪这世间,为了这种事,好多男女都愿意什麽名节、什麽伦理都不顾的去干这种事。原来这事的魔力真的很大。一旦识得了此中滋味,便会变得欲罢不能。以至於江山社稷,礼仪名节都不重要了。
  
  用手撸,怎麽能够体会得到这样的感觉啊!这样的感觉跟手撸是天差地别,别有洞天。
  
  抽插,只是十来下,我就搂住梅一泻千里了。
  
  射完之後,我往梅旁边一滚,跟她并排躺着,我都怕把她压坏了。我躺着跟她说话,她说要去弄水洗洗下面。我让她别动,我去。
  
  我洗了洗我的下体,看见鸡巴上沾了一些血迹,但不多。弄了热的湿毛巾来给她捂了一下逼逼,然後把逼门口的血迹和流出的精液给擦乾净。
  
  然後我们就光着身子,相拥而眠。
  
  半夜醒来,旁边暖哄哄的肉体让人着迷,她背对着我,我贴上她身,从後面抱着她的身体,手掌又把她的乳房握住。咦,有点不对,型号不对,梅的奶子没这麽大,一掌能握完的,现在一掌握不完了,乳头也更大一点。不是吧,这东西还会长!还长这麽快!
  
  就在我迟疑之时,她转过了身体,跟我面对面了,我觉得她呼出的热气都冲到我脸上,一张嘴贴上了我的嘴,一根舌头已经伸入我的嘴中,不是梅,她的舌头比梅的舌头软。
  
  她的舌头在我嘴里一阵搅动,下面鸡巴已经被她捏住,开始套弄。我脑中闪着不同的想法,可怎麽都想不通,我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怀疑被梅骗了。但鸡巴却不争气的擡起了头……她吻我,身体压到了我的身体上面,不,是骑到了我的上面,几下套弄,我的鸡巴已经硬到了极点。随即,感觉鸡巴抵到了温软的洞口,一下子,又进到了又软又暖的洞中。
  
  「嗯……」我嘴被吻住,两手被压住,鸡巴被套住。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什麽样的情况了,我认为自己做梦了,我巴不得自己快醒快醒。
  
  她开始左右滑动身体,下体的摩擦接触跟鸡巴的爽快又是那麽的真实,让我明白这根本不是梦……她坐起身嘴离开了我的嘴,下身也开始一起一落的套坐我的鸡巴了。到这时,我已经被性爱的滋味迷惑,已经不管身上的是谁了,反正,就是想爽到底的感觉。
  
  我也坐起身,一手揉搓乳房,一面去前吻她的另一只乳房。她的乳房比梅的大,但比梅的软,乳头也比梅的大。她每次的起落越来越用力,好像跟她有仇似的。
  
  忽然,她抱着我的头,一下子又亲吻上我的嘴,只觉她下体重重落下,并紧夹我的下体,发出鼻音「嗯……嗯……嗯……」我能感觉到她体内的一阵阵痉挛抽动。
  
  我抱紧她,我动不了,我想,可能是她高潮到了……一会儿,她身体软了。我翻压在她身上,鸡巴没脱出她的下体,然後又做起了活塞运动。她下面好滑,水好多,好几次,鸡巴都抽脱出来了,然後一插又进去了。又水又滑,逼内虽没有梅的紧握感,但也很舒服。
  
  这时,只听房门一下打开,接着灯被打开。
  
  不会吧,当我转头看开门的人时,我……我……我开大嘴看着站在门那里的人,梅,是梅,只见梅穿着睡衣笑盈盈的看着我,再回头一看被我按在床上,鸡巴插在逼里的人,竟然……竟然是若曦。
  
  我……我……我不敢相信,但鸡巴传来的快感告诉我这是真的,这时还明显的感到若曦的逼逼里面紧夹了两次。
  
  我又转头看着梅,「我……这……」……我惊得鸡巴也软了下来。若曦笑咪咪的拉我,「来嘛,不要管她,人家要嘛!」「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说什麽好了,鸡巴已经软了脱出了若曦的肉洞。
  
  「你看嘛!梅,你来做什麽嘛!这下没得玩了。都怪你……」「好嘛……好嘛……!我赔你!」梅笑盈盈的走过来。我不知道怎麽面对,我身子已经转过来对着梅,头低下,两手捂着我软下的鸡鸡,真巴不得地下有缝好钻进去。
  
  梅一推我,我就躺倒了,只看见梅开始脱睡衣,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只能看着她做一切。她脱掉衣服趴到我的两腿间,分开我的两手。竟然含住了我的鸡巴,啜了几下,眼睛看着我。不会吧,鸡巴上面还有我跟若曦的淫液,这……这也太……太他M的刺激了,我的鸡巴在她口里一点一点的硬起来,她吐出鸡巴又含住我的一颗蛋蛋舔弄。
  
  呕,买嘎!再看看旁边的若曦,媚眼含春的笑着看着我,凑进来吻我,舌头伸我嘴里,跟我湿吻,鸡巴很硬很硬了,这时,只觉屁股里面一下子插进来一样东西,一爽,直接喷射了……嘴被若曦的嘴堵住,上半身被若曦压住。下身被梅压住,我挣扎不动(当然,也是因为不好拼命挣扎)我爽得喷射的那一刻,全身僵直,叫唤的声音全在若曦的嘴里「唔……唔……唔……」「哈哈哈哈……」梅和若曦都大笑起来,看着她俩的笑脸,梅脸上还有些精液,再看看我身上的精液,我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我脸上能感觉出的是苦笑。
  
  梅去弄了毛巾进来收拾好,被子下,梅躺在了我右边,若曦躺在了左边。我一手搂一个,手可以摸到胸前,摸到她俩的奶子。我就一边摸着一边跟她们聊起了天。
  
  原来,梅一直认为我是个好男人,她觉得她不是很好,她不像若曦一样,认定了一个就是好的,会一直走到底,她跟若曦两个交流,最终决定把我让给若曦,但又觉得心有不甘,便跟若曦两个商量了这一出。最後,梅跟我说,在她没找男人之前,只要若曦允许,我都可以上她,但她找男人以後,我就再不能碰她了,并且跟她做必须要若曦知道。若曦也愿意同意,也许她觉得我是梅让给他的吧!
  
  我倒是有点想不通。
  
  虽然想不通归想不通,我倒是没像大家所认为的那样,认为她们俩个把我当商品来让来让去的感到不爽,甚至我还觉得她俩好,我要对得起她们,我要对若曦好。
  
  聊得差不多的时候,我觉得鸡巴被两只手轮来轮去的套弄。又无耻的硬了。
  
  若曦把我推向梅,我也不管了,一掀被子,压向梅,鸡巴直捣黄龙,一杆进洞。梅的下面早已经湿了,很顺利的就插入了。若曦凑过来吸梅的奶子。但手去摸我跟梅的下体结合处,揉梅的小豆豆。
  
  一番大战,三人都流汗了,我把梅的腿扛到肩上,使逼逼更显突出,以便鸡巴插得更深。若曦摸揉着梅的奶子,几十下抽插,梅开始弓身作劲,高潮来临,再插十几下,她啊。啊。啊的叫着,身体绷紧,我加快速度狠狠抽插了十余下,再将鸡巴用劲插进她的逼内不动,梅爽得身体轻抖,两眼幽怨的看着我,我笑着看着她。我再看向若曦,「我还没射!」我拔出鸡巴,手还卡在梅的腿弯,梅还是那种姿势的时候,我和若曦看到梅的逼逼一张一合的,还在动,看得我忍不住一嘴就亲了上去,狠舔两口,弄得满嘴都是混合液。
  
  「我也要……」若曦躺倒,把腿曲了起来。
  
  「好。」这时,我才看到梅和若曦的逼逼大有不同。梅的下体黑毛森森,毛发浓密,逼逼有两块薄肉在外,逼逼饱满,而若曦的毛少,逼逼鼓起,只看到一小条肉露出逼缝,看上去很乾净。
  
  我伸过嘴,先舔弄一下,舌头伸进缝里,弄得若曦逼逼湿露露的。
  
  然後又擡嘴亲若曦的嘴,「不……不要……」若曦边笑边避让,两手推我。
  
  我也暂时放弃上边的进攻,改为下边的进攻,我把鸡巴放到了若曦的逼洞门口蹭来蹭去的,就不插进去。若曦急了,一手拿住鸡巴就往她逼里塞。我突然用力,鸡巴一下子插到了底,若曦嘴刚张开一叫,我嘴就堵上了她的嘴。我俩人又湿吻了,现在她也不管我嘴上有没有梅的逼水了。
  
  我俩一直插了百来十下,最後在梅的帮助下,若曦爽了,我也一古脑的全射进了若曦的体内。
  
  就这样过了快乐的一夜,我跟若曦定了恋爱关系,梅也不让我碰她了,後面她找了一个男人,我为了对若曦负责,也没对梅有什麽举动。现在,我们的关系都很好。只是她男人,不知道梅的第一次是给了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