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作报恩中学时, 我的艳丽迷到不少男同学, 振东是其中一个追求者, 终於我敌不过他浪漫的疯狂追求, 我俩便开始拍着拖起来,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拖手, 看戏, 送花, 拥抱, 接吻, 宿营, 什至乎….第一次偷尝禁果, 我第一次看到男性那东西的害怕心情, 第一次被脱下内裤羞得紧按着下身发抖着, 两人紧张得横冲直撞, 第一次被进入的痛苦感觉, 他那紧张得草草完事的表情, 一切一切仿似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毕业後, 他进了一间投资公司当股票经纪, 而我进了另一跨国公司当常务秘书, 那时我俩的前景一片美好, 振东和我还一起储钱, 计划两年内买一间千尺洋宅, 跟着我俩便步进教堂, 一起携手共渡将来。
  
  某个假期日, 振东的老板买了一只新游艇邀请公司的同事作下水礼, 振东带着我一起上到船上, 炎炎夏日, 我穿了一套鲜黄色的比坚尼泳衣和振东在水中玩着各样水上活动, 我发觉振东的老板从一开始便紧盯着我丰满的上围和下身, 我偷偷地告诉振东他的老板目光很讨厌, 但振东无奈地说着我忍耐一点,始终他是他的老板。
  
  直到有一天, 我整天找不着振东, 我不知就里, 下班後我到了他的公司, 怎麽公司内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身边我认识的同事跑过来俏俏地告诉我, 振东私自挪用了客人的钱作投资, 但不幸全军尽墨, 现在公司也找不着他,这时, 振东的老板看到我的到来, 示意我到他的房间, 我紧张地坐到老板跟前, 老板向我说了事情始未及问了很多关於振东的事情和近况, 最後老板确认我也是蒙在鼓里, 但他说 : “振东在我眼中的确是一个人才, 这次应该是出於一时的贪念才会干出这傻事, 我们发觉他娜用了客人三佰多万元, 虽然客人现正身处在国外, 尚未知道这事, 但当他归来後发现此事, 除了振东要被送进监房外, 我们公司的声誉也会严重受损的, 现在公司姑且在客人发现前不会通知警方, 我看你也必须尽快把他找着出来, 始终发生了的事情是要面对和解决的吧!” 我一边听着老板的话, 一边内心忐忑不安着, 我怀着沈重的心情离开振东的公司, 我拿着电话不断的致电给他和他的家, 他的家人也正为着此事而烦恼, 讯息也不知传了多少遍, 我等了一整夜, 振东仍是一点音讯也全无, 我绝望地呆坐在码头的露天餐厅外, 直到餐厅要关门我才茫然地离开。
  
  我思前想後, 第二天一早, 我致电回公司告了假, 跟着再到了振东的公司找着他的老板, 我结着巴地说 : “是否真的在客人发现前把那三佰多万归还, 振东便会没有事?” 老板神色凝重地想了一想, “在客户损失方面是的, 但在振东的诚信方面, 我想他以後很难再在这行业立足了!” 这一点我是明白的, 大前题下首先要想想怎样在数日内把那三佰多万归还, 我先致电银行, 查查我俩共同户口内的结余, 我的天, 振东於失踪前一天已在户口内尽数提取所有存款,我听到後一时不能接受, 眼泪不禁掉了下来, 老板看到後递了一张纸巾给我, 我心中继续盘算着我的资产还有多少,股票加上外币也只是数十万, 距离三佰多万还差很多, 我的心开始有点绝望, 我如实地向振东的老板道出我的境况,我恳求他可否提供帮助, 万万不能让振东被送到监房里去, 老板一时间不能答覆我, 只着我尽快努力去凑足欠款及找着振东吧, 我再次怀着沈重的心情离开他的公司, 我开始感到有点愤怒, 振东居然把我俩辛苦储着的钱全数拿走,出事至今一个交带的通知也没有, 独剩我一个正为着他的事而四处奔走, 但一想到他要被送到监房, 我的心又再焦虑不安, 我再次尝试致电振东, 奇蹟仍未出现, 忽然, 电话响起, 是振东的老板打来, 我急急地接听, “蔡小姐, 可能有一个方法可帮到振东, 不知你方便与否下午到中环那五星酒店咖啡座里倾谈?” 我听到有帮到振东的方法, 二话不说便答应着了。
  
  到了咖啡座, 振东的老板已到了等着我, 我已急不及待地问老板怎样可帮到振东, 老板好整以暇地着我坐下先点些吃的吧, 我拿他没办法, 随别地点些吃的, 跟着再追问老板, 老板气定神闲地悠悠地说, “还记得那次游船河的陈生吗?” 我想了很久, 模糊地记起有一位内地商人是姓陈的, 我说有点印象, 老板再说 : “我刚才在公司和他说起这事, 说到你现在的情况, 他着我对你说他可以先替振东荐支这笔欠款, 好等振东避过牢狱之祸, 欠款可待你们日後才慢慢摊还给他吧!” 我听到後心中泛起丝丝曙光, 只要振东能安然无恙, 什麽方法我都愿意一试, 我正想谢过老板之时, 老板眼中闪出一点诡异地说: “但他要求一个条件!” 我开始心中有点不安, 但仍要听听是什麽条件, “陈生在那次船河後, 对你念念不忘, 他总是在我面前提起着你, 这次听到你需要帮忙, 他二话不说便主动要提出帮忙, 但他希望你能陪她作一晚的朋友这样吧!” 我听到後, 心中不禁凉了一截, 我知道他要的条件是什麽, 我从来没想过我要为了钱而作这些交易, 我不能接受这种安排, 我忽然眼中闪着怒火, 我拍着台面毅然站起来, 四周的人同时注视着我们, “对不起, 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吧!” 我正要离开之际, 老板在我身後悠悠地说, : “振东挪用款项的客户明天便回来了, 我想你今天之内便要凑足款项才好, 不然休怪公司无情!” 我听到後, 头也不回地离开咖啡座了。
  
  已经下午二时许, 我在中环找遍各大小财务公司, 因我没有资产抵押, 所以只能借得有限的款额, 我努力地尝试银行所有借款途径, 什至乎找一些要好的朋友帮忙, 但结果仍是有一大段距离, 已经五时半了, 我绝望地一个人坐在海边饮泣着, 想着振东一点消息也没有, 过了今天他便会是通缉犯, 为什麽我们会弄到如此田地, 究竟这个人还值不值我继续去爱? 还是他有着自己的苦衷呢? 我都知道女人的通病是心软, 我拿着手机, 内心正不断抖缠着, 手指犹豫地按着电话号码, 电话通了, 我沈默了一会, “老….板…, 我。已没办法了, 可否代告知陈先生帮忙的事…” 老板悠悠地说 : “这个不成问题, 但你知道, 我作为中间人, 在通传前, 我也想得到一些好处, 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我怒不可遏, 这禽兽分明想乘人之危, 在游船河中已狼相毕露, 这刻正好用此要胁着我, 我强忍着怒火, “老板, 你就当作个好心, 振东也曾为你公司赚过大钱, 就当我们欠你一个恩情吧!” 老板再说 : “这个我知道, 但我也总算仍未报警, 已经是一大人情, 这样吧, 一会儿我传讯息给你, 如不赴约, 就当不需帮忙吧!” 说罢老板便挂了线, 我手握着拳头, 掩面地痛哭着, 怎麽我要弄成这样, 振东, 我恨你, 我永不会原谅你, 电话讯息响起, 讯息显示晚上八时在酒店 801 号房内等, 我的心已堕进了深渊一样, 就像一只羔羊将要被宰割似的。
  
  手表已到了八时, 我已站在 801 号房门外, 我呆呆地望着房门, 身子像没有感觉似的, 我缓缓伸出像千斤重的手, 我按着房门呆立着, 终於把门叩了一下, 房门打开了, 老板只围着毛巾在下身, 一身充满肥肉的他挂着一个大肚腩, 老板看到我後笑得合不拢咀, “快进来, 快进来吧!” 我忐忑地步入房中, 老板关上门後, 走到床边坐着, 我仍站在房门前, 双手抱着皮包在小腹处低着头, 老板知道我已是他腹中的物, 心情好得不得了, “你想过来坐下还是先洗过澡?” 我仍呆站着, 老板有点不耐烦, 他站起来走到我身後, 一双手在我背上扫着, “好香的秀发, 振东又真的不是, 丢下这样美的女友, 自己又不知跑到那里, 那样吧, 从今天起, 你就当我的小三好了, 以後再不用为金钱发愁吧!” 我听到後怒目地叮着老板, 老板被我叮得有点发怒, 他一把从後在我的颈项撑着, 另一只手已在我胸前乱摸着, 我吓得哭着挣扎, 老板索性把我从後环抱着地抱起抛到床上, 我正要反身爬起来逃跑, 老板已紧压在我身上狼吻着, 我推着他肥大的身躯, 但他实在太重, 我被压得有点透不过气, 此际, 老板的手已探到我裙内胯下之处, 我大惊地隔着裙捉着他的手, 他大力地隔着我的内裤摸着我的阴户, 手指已从内裤边缘探到入内挖着我的阴道中央, 我痛得大叫着, 老板已失去常性, 他粗暴地把我的内裤扯着, 内裤的一边已被扯断?仅能遮住阴唇的布料已经掀开着, 我大惊下不断在他身上打着, 老板混乱中捉实我的双手, 他把下身的毛巾扯下来, 把我的双手狠狠的绑着在我头上床头之处, 此际身无寸缕的老板坐在我大腿处把我的上衣和胸罩一并拉起, 他疯狂地吸吮着我的乳房的顶峰, 下身灼热的硬物在我身下四处扫着, “这对奶子真美, 他妈的振东真识享受!” 此际我的双腿已被他肥大的下身挤得擘开着, 我不断地挣扎得乱撑着, 粗糙的臭舌在我脸和颈上不断舔着, 身体各处正被他大力地揉捏得发痛, 突然, 老板紧抱着我地看着我说 : “听说你是当秘书的, 真的不错, 告诉你吧, 那天在游艇上, 我真的很想把你抱入船仓狠狠地干, 估不到你的振东今天真的给我这机会, 我真的要谢谢他!” 这时, 老板下身一挺, 我大叫一声後便痛哭了出来, 罢了, 下身已被这饰兽的硬物完全插了入内, 野兽像失去常性地疯狂抽插着, 我侧着头默默忍受着这禽兽的蹂躏, 老板一边干着, 一边大笑起来, 终於, 硬物随着在我体内泄精後软了下来, 老板意犹未尽, 在我身上各处仍乱吻着, 禽兽终於爬了下床行到浴室去, 独剩我一人仍被绑在床上, 污物不断在下身流着出来, 这夜, 老板把我像性奴般百般淩辱到天亮, 我的下身包括肛门已被他弄得痛不慾生, 终於天亮过後, 老板穿回衣服後, 临行前把我松绑後说着 : “振东的事你可放心吧, 我会遵守我的诺言的!” 说罢便离开了, 我赤裸裸地卷着身子在床上呆望着前方, 眼睛已哭得和下身一样肿痛着, 此时, 我想到振东不必受到牢狱之苦, 但我知我的恶梦仍未完结, 还要面对另一个内地商人陈生, 想到这里, 我又再次痛哭起来。
  
  这几天, 我好像魂不附体地工作着, 同事们以为我因担心振东的去向而没精打采, 这天, 我又收到讯息, 是振东的老板传来说陈生想我今晚和他共进晚饭, 恶梦终於来临了, 但我已没多大感觉, 我知道早晚都要面对这日的来临, 晚上, 我到了约定酒店内的贵宾厅, 陈生只有一人, 他礼貌地给我拉着椅子坐下, 点过菜後, 陈生递过名片和简略地介绍过自己後, 再不知怎样和我打开话题, “啊, 对了, 你朋友挪用公司款项的事情, 我已为他解决了, 你大可放心了!” 我呆呆的看着他, 整夜, 我俩默默地吃着晚饭, 饭後, 我仍和陈生无言地对坐着, 陈生无奈地主动说要驱车送我回家, 我不屑地说 : “不要装作绅士, 现在就直接上酒店房, 你的目的也是这样吧!” 陈生被我的反应弄得呆了一会, 跟着着我坐下来, “蔡小姐, 不要误会, 我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种人!” 跟着从口袋里拿了一张相片出来给我看, 我冷冷地瞄了相片一眼, 突然我感到很惊讶, “怎麽相中的女子会和我那麽相像, 女子旁边的好像是眼前的陈生年青时候模样?” 陈生察觉到我的惊讶, “不错, 相中的是我和亡妻年青时的合照, 我在那天看到你後, 已惊觉你和她是那麽的相似, 此後, 我想从你朋友的老板处打听你的事和认识你, 但那时才知你朋友所发生的事, 不知怎的, 我心底里很想帮你一把, 所以才透过你朋友的老板处约你出来!” 我听着陈生忆及他和妻子的往事, 及後妻子生病到临终前的不离不弃, 想到振东此时丢下我一人独自承受着痛苦, 我再次痛哭着起来。
  
  陈生递了一张纸巾给我说 : “你朋友的老板说你为了借钱的事而四处奔波, 这个你大可放心, 这次帮你的钱我没打算要你们偿还, 因我今夜已和你共进了晚饭, 算是找回了多年和妻子共处的感觉, 就当是你和我妻子的缘份吧!” 这时陈生站起来说要送我回家, 不知怎的, 我对陈生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没有作声, 跟着缓缓地站起来随陈生而离去。
  
  振东的问题算是已解决, 但他仍音讯全无, 我想着陈生的说话, 他真的不需要我们偿还欠款给他? 我抱着怀疑的心情拿出他的名片, 我致电给他约他晚上共进晚饭, 陈生听到我约他晚饭後显得很高兴, 晚饭时, 陈生再次说着同一番说话, 他说只要我肯当他是朋友他已经很满足, 忽然, 他神色凝重地对我说 : “蔡小姐, 难得你当我是朋友, 我想你知道一件事!” 我感到事不寻常, “你被你朋友振东出卖了!” 陈生好像知道振东的一些事, 我开始着紧起来, 陈生说原来振东是帮他的老板挪用客户的钱作投资, 但不幸这次投资失利, 他老板便和振东协议, 付了一大笔金钱给振东躲藏起来, 再把所有责任推到振东身上, 以求置身事外, 刚巧碰上了陈生为他们填了这笔款项, 现在振东正在内地搭上了陈生一个客户的女儿, 我听到後不大相信, “不会的, 振东不是这样的人, 是你编做故事来骗我的!” “我知一时三刻你很难相信, 我知道你的事後, 托了些有力朋友帮你四处打听振东的消息, 才知道这个内情!” 说着陈先生致电给内地一个手下, 他着对方利用电话传来一张照片, 我看了之後呆了一呆, 眼泪不断从眼里流出, 照片正是振东满面笑容地拥着一名内地女子的合照, 我伏在桌上痛哭着, 多年的感情一夜之间变成这样的结果, 我真的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不耍这样吧, 你尚年青, 将来那愁没有遇到真爱吧!” 我一边哭着地说 : “我居然为了这负心汉而四处帮他借款, 还被他那禽兽老板要胁地强奸了!” 陈生听到我这番话感到很错愕, 我哭了不知多久, 心情稍为平复, 跟着一五一十把我的遭遇告诉给陈生, 陈生听後也显得很激动, 跟着安慰了我一番後便送了我回家。
  
  几天後, 陈生来电, 问我想不想到内地见振东一面, 他可以代我安排, 我听到後心中一阵激动, 我决定要当面质问他事实的经过, 路途上, 陈生给了今日的报纸给我看, 报上说 “投资公司老板涉及桃色关系, 昨夜街头遭人寻仇殴打, 下体严重受创!” 这不是振东的老板, 我看着陈生, 陈生面上笑了一笑, “我也不忿他的所为, 那三佰多万算是留给他做医药费吧!” 很快到了目的地, 陈生接过电话後指着那个方向, 我看到振东正和那女子一起吃着饭, 我的怒火由然而生, 我冲了下车, 朝到振东方向跑去, 振东看到我後大感错愕, 手上的碗吓得跌在桌上, 我像失了控般在他的身上打着, 那内地少女护郎心切, 猛力地把我推开, 正当她作势要打我之际, 陈生和几个大汉已赶至, 大汉们紧按着振东二人, 陈生示意我向振东盘问, 振东被吓得结结巴巴地说着事实!” 我边流着泪边听着, 我的心已完成死了, 我呆望着振东, 眼前的人已不是我从前认识的人, 我缓缓地转身走回陈生的车上, 跟着陈生亦尾随上车後便离去了。
  
  晚上, 陈生和我到某饭店晚饭, 我脑里已一片空白, 我就像行屍走肉一样全无感觉, 我把头倚在墙壁上呆坐着, 刚巧陈生遇到友人, 两人正寒暄一番之际, 陈生的友人忽然凝视着我, “我不是老眼昏花吗? 怎麽会这麽相像?” 陈生的友人指着我向陈生问道, 陈生笑着说改天再和他详谈, 跟着他的友人便离开了, 陈生说他的友人也错愕我和他的妻子相像, 此刻我终於感到陈生对我所做的一切, 就像真的为了保护他的妻子和家人一样, 已经夜深, 陈生说待明早我们才驱车回香港, 今夜他会为我安排酒店夜宿, 到了酒店, 陈生帮我打点一切後, 我俩到了房间, 陈生说明早他会驱车在酒店门前等我, 着我早点休息, 临行前, 他还叮嘱我不要想太多, 有什麽事尽管告诉他, 他必定会尽力帮我, 说罢他便转身要离去, 这时, 我感到陈生对我就像对他的亡妻一样的关怀和备致, 一丝感激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时, 我拉着陈生的手, 陈生一睑错愕地看着我, 我上前紧抱着他, 我在他的耳边说 : “多谢你为我做这一切!” 说着, 我牵着陈生步进房内关上门後, 我再次紧紧地拥抱着他, 我开始为他解开身上的衣服, 我亦为自己脱下身上所有, 这时, 我俩已玉帛相见, 陈生已按捺不住紧抱着我, 在我的颈上开始吻着, 一双手肆意地在我背上轻扫及至臀部, 这时我听到陈生轻轻地叫着, “惠芳”, 我心想准是他的亡妻名字, 今夜就让我充当着他的亡妻吧, 作为报答陈生为我所作的一切。
  
  我领着他的手慢慢放在我的胸前, 我把手伸到他的跨下握着他的性具, 我轻轻地握着半软的阴茎摇动着, 很快它便变得灼热和坚硬, 我俩开始火热地吻着, 直到双双跌在床上, 陈生不断吻着我的双胸, 峰顶的蓓蕾已变得发硬, 硬物在我下身四处地摆动着, 我伸手握着他的硬物, 引领到正确的通道外磨着, 冠顶触及到我的阴核, 我像触了电一样, 大量的穴水被刺激得不断在隙缝内流出, 湿润的缝穴已吞噬了阴茎的冠部, 我按着陈生, 把他反过来睡在床上, 我坐到他的小腹上, 坚硬而挺直的阴茎已竖立着准备, 我伸手到後握着硬物对准我的跨下, 跟着腰下一压, 整根硬物便没入我体内, 充实的感觉令我不自觉地呻吟着, 陈生握着我摇动着的双峰, 温柔地搓弄着已发硬的两点, 我腰肢不断摇动着, 穴水在我俩的下身泛滥得湿漉一片, 陈生按着我双臀配合地把下身上下揪动着, 我索性伏在他身上任由他抽插, 我和他已胸贴胸地抱着热吻起来, 这姿势今每下动作都刺激着阴核, 我开始感到高潮要来, 一阵晕眩的感觉紧贴着子宫内的抽搐, 我的呻吟声不断变得急速, 我已不能自控, “啊 ~~~~我要来了~~” 我把头栽到陈生的肩上, 我闭上眼享受着高潮的一刻, 很快, 体内的抽搐停止了, 我伏在陈生身上一动也不动, 陈生把我身子反过来压着, 我擘开双腿继续迎接着他的冲刺, 我拥着他, 我要身体上每一寸肌肤都完全给予他, 发硬的乳头紧贴着他的胸膛磨着, 下身抽动加快了, 我听到他的呼吸声开始加速, 一阵暖流涌现到我下身体内, 我紧抱着他, 待他的一点一滴全数留在我的体内, 一切已静止了, 陈生看着我, 忍不住再深深地抱紧着我地吻着, 这一次, 我是自愿完全地奉献给这个人, 一个令我重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