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那一年,响响9岁,上三年级。响响自己一个房间,由於晚上睡觉前自己吃了西瓜,被尿憋醒了,坐了起来,看了看表,淩晨1点半。响响也没穿拖鞋,光着脚下地去厕所撒尿,刚走出房间,就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心想,可能是妈妈回来了,妈妈今天晚上单位有应酬,让响响在奶奶家吃完饭就自己回家睡觉,不用等她。妈妈晚上经常有应酬什麽的,响响已经习惯了,到了时间自己就先睡了。
  
  响响走到客厅里,那奇怪的声音更大了,「哼哼啊啊~」的,声音很小,但因为是夜深人静,却隐约也听得清。响响好奇,就向妈妈房间走去。走到门口,妈妈的房间虚掩着,露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儿,这时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短促的「啊~」,声音刚出喉咙马上就被强行中止的感觉,静了一会儿,又传出「嗯嗯嗯」的压抑的鼻音。
  
  响响听出那是妈妈的声音,就更好奇了,他渐渐的清醒了一些,妈妈这是干什麽呢?他手把着门框,偷偷把眼睛贴在门缝上,向妈妈房间里望去。妈妈的双人大床横向正对着屋门,窗帘拉了三分之一不到,正值满月,白色的月光从窗子投进来,房间里没开灯,但也完全能看得清清楚楚。映入眼帘的场景让响响惊呆了!
  
  妈妈的身上压着一个男人!响响一下子就完全清醒了。
  
  那个男人不可能是爸爸,爸爸现在还在西藏那!
  
  他迅速抽回了准备要推门的右手,左手抓紧了门框,睁大眼睛,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床是横向正对着屋门,响响的视野很好:地上杂乱的丢放着男人的衣裤,妈妈今天穿的那件米色小衫也在当中,黑色内裤半搭在床头柜边缘。妈妈仰躺在床上,没穿任何衣物,左手抓着米黄色的床单,右手捂着嘴,修长白皙的腿微微向上屈着。
  
  男人也一丝不挂,下身压在妈妈两腿之间,上身用双臂支撑,脸朝着妈妈,屁股一下一下的耸动着,顶撞着妈妈的下身,时快时慢,妈妈就随着男人的顶撞发出压抑着的呜咽般的声音。响响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个令他窒息的画面……妈妈叫赵锡媛,那年32岁,在龙江省滨州市一家规模很大的国企的人事部门工作,人长得漂亮,瓜子脸,嘴不大,眼睛很美,皮肤白皙,身材也好,身高172,体重58公斤,C罩杯,臀部微翘,衣着得体,走轻熟女路线,在单位是个公认的美少妇。妈妈每次接送响响上学,同学们都说他的妈妈真漂亮,响响很是得意,也一直以妈妈为荣。可是今天,一向端庄的妈妈竟然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男人突然用力的向前一顶,妈妈的头向後仰起,又一声短促的「啊~」,然後用手紧紧的摀住自己的嘴,男人这时加快了耸动,一下一下快速用力的顶着妈妈,妈妈的身体绷紧了,两条腿向上屈起,左手搭在了男人的右臂上,压抑的「嗯嗯」声也急促起来。
  
  男人左手拿开妈妈捂着嘴的手,然後整个上身都压在妈妈身上,用他的嘴堵住了妈妈的嘴,亲吻着妈妈,右手腾出来揉搓着妈妈圆润坚挺的乳房,下身的抽动却一刻也没停。
  
  就这样吻了一会儿,他把头擡起来,埋在妈妈的右侧耳边,两只手从妈妈的腋下向上穿过去,手翻回来把着妈妈的肩,又加快了下身冲击的速率,妈妈头向後仰,咬着下嘴唇,努力不发出声音,两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背,双腿更加向上屈起,双脚绷直已经有些微微离床。
  
  这个姿势保持了几分钟,男人已经出汗,身上渗出汗珠,渐渐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啪啪~的声音,妈妈微弱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突然,妈妈身体绷紧,张大了嘴,左手攥拳堵住自己的嘴,两腿翘起紧紧的盘住男人的屁股,身体在男人身下不住的颤抖。
  
  男人停止了冲击,手也放开了妈妈的肩,放松地压在妈妈的身上,好像在感受着妈妈的颤抖,又像是在歇息。
  
  妈妈身体渐渐平复下来,男人也擡起头,看着妈妈微微出汗的绯红的脸,手又搭在妈妈的乳上,轻声问:「舒服吗?」妈妈睁开眼睛,看着男人,没说话,慢慢地点点头。
  
  男人笑笑,从妈妈身上起身,仰躺在妈妈身边,小声说:「我歇会儿,媛儿,给我口会儿吧~」男人起身那一刹那,响响看清了这个男人的全身,应该有180多的个头儿,40岁出头的样子,略显发福,但能看出还是很健硕,小肚子有,但不算大。
  
  响响还看到了男人的鸡巴,这是响响第一次看到勃起的鸡巴,又粗又长,还有小鸡蛋一样的龟头……月光下响响看清了男人的脸,好像很熟悉,在哪里见过。响响一下子想起来,去年元旦的时候,妈妈单位年终聚会,响响被妈妈带去了,见过这个人,这个人是妈妈部门的领导,叫常源海,当时妈妈让响响叫他常伯伯,他还亲热的抱了抱响响,竟然是他!
  
  响响还没明白「口会儿」是什麽意思,只见妈妈起身,理了理头发,然後转身跪在常伯伯两腿之间,低下头,用嘴含住了常伯伯的鸡巴。响响看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又黑又长的鸡巴竟然在妈妈的嘴里!
  
  只见妈妈双手扶着常的的大腿,含住常伯伯的鸡巴,头上上下下的动着。过了一会儿,妈妈擡起头来,用右手扶住鸡巴,伸出舌头开始上下左右舔,常手放在脑後,颔首看着妈妈在胯下舔着自己的下身,很舒服的神情。妈妈又张口含住了龟头,开始上下吞吐着,常的手轻扶着妈妈的头,下身也开始向上幅度不是太大的耸动。
  
  过了一会儿。常起身,扶着妈妈的身体,让她跪在床上,用双手和膝盖支撑,他转到妈妈的背後,用手摸了摸妈妈两腿之间,然後一手扶着妈妈的腰,一手扶着阴茎从後面挺进了妈妈的身体,妈妈腰向上一弓,轻声叫了一声,常把妈妈弓起的腰用手压下去,双手把着妈妈的屁股,开始向前挺刺,发出不大的啪啪的~声音,速度由慢变快,妈妈嘴里压抑的嗯嗯声又开始了。
  
  常和妈妈横向对着响响,响响一览无余,白色的月光下,妈妈光着身子跪在床上,头冲着右边的床头,床头上挂着爸爸妈妈的结婚照,一个全裸的男人边看着那副结婚照边抱着妈妈白皙浑圆的屁股在不停地向前顶刺,妈妈低着头,随着男人的冲撞而前後摆动着,喉咙里发出努力控制的呜咽般的呻吟声。
  
  响响突然感觉下身有些异样,忙低下头一看,原来小内裤中的鸡鸡已经勃起了,直挺挺的……常这时略微弯下腰,右手从妈妈的下腹部向两腿中间滑去,然後能看出手在不停地动着,同时也加快了在後面的撞刺,妈妈好像突然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身体躲避似的扭动几下,结果被常的左手牢牢按住。常开始了快速的抽插,妈妈呻吟声急促起来,双手也已撑不住上身的样子,上身伏在了床上,屁股就显得高高的翘起,承受着一次次的冲撞。
  
  妈妈把头埋在了松软的枕头中,枕头吸收了大部分的声音。常就在後面一下一下的撞着,快一会儿,慢一会儿,汗水滴在妈妈的屁股上。几分钟後,常伏在了妈妈的背上,双手抄到妈妈身下抓住了妈妈的乳,拇指和食指捏搓着粉色的乳头,下身还在不停的耸动着,耸动的力度加大了,好像次次都要把妈妈刺穿~这样过了不一会儿,妈妈突然又身体紧绷,然後全身趴伏到了床上,嘴里也没了声音,身体又开始抖动。常疲惫的压伏在妈妈後背上,手还抓着乳房,大口喘着气,随着妈妈的抖动身体也跟着动着。
  
  好一会儿,妈妈不动了,无力地趴在床上,常起来,把妈妈身子搬过来,妈妈已经没了力气一样,软软的任他摆弄。
  
  常笑着看着妈妈,说:「媛儿,你好了?那我也结束吧。」说着分开妈妈的腿,一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扶着阴茎又刺进了妈妈的身体。
  
  妈妈无声的承迎着,手扶在常的胸前,咬着嘴唇,不时昂起头。
  
  常边插边问妈妈:「可以射里面吗?」妈妈断断续续的小声答道:「嗯——行——嗯嗯——安——安全期。」常开始了冲刺,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声也越来越大~~常的汗珠不停地滴下,不到一分钟,常突然一声闷吼,下身紧紧的贴在妈妈两腿之间,停了两秒钟,又快速抽动两下,又停了下来,接着就无力的趴在妈妈的身上,嘴里喘着粗气。两人就这麽趴着,一下子没有了动静,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妈妈推开常,去拿床头的纸巾,常也顺势躺在旁边。妈妈拿纸垫在了自己的下身,又拿了几张纸给常擦了擦胯下。和常说:「赶紧走吧~」常没接话茬,而是问道:「来了两次?」妈妈脸一红,「嗯,弄死我了都~」常笑笑说:「媛儿,和你做真舒服~」妈妈说:「赶紧走吧,孩子还在家那~」常说好,就起身开始穿衣服。
  
  响响回过神来,赶紧回到自己房间,上床假装睡觉,又看了看表,1点55分。这时的响响丝毫的尿意都没有了,翘着小鸡鸡,暗自听着外面的动静。很快,传来小声的说话声,然後就是关门的声音,然後厕所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一定是妈妈在洗澡。
  
  过了一会儿,妈妈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妈妈轻轻推开响响房间的房门,看了看响响,响响假装熟睡,妈妈就关上了门,一切又都安静了。妈妈走後,响响想着刚才的一幕幕,妈妈在她心里的形象完全颠覆了……响响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明白很多……响响潜意识也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让妈妈知道今天他看见了这一幕,更不能让爸爸知道,响响心里又想念着远方的爸爸……胡思乱想着,响响又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