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三十岁。和老婆分居一个人在过,常因为生意上的关系,得在各地忙碌奔波。
  
  由於常常要出国接洽生意,家里面时常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偶尔就会雇请一些钟点的人,在这短期里照顾家务事打扫卫生。这次的钟点的人,是一个要我称她为敏萍的女人。她虽然三十出头了,但长得却非常骚美,由其是她眼边的那颗小黑志。
  
  她皮肤雪白晰晰的,配上那两颗硕大的奶子,真的看了就令人冲动。那时是夏天,每当敏萍穿的短裤,双手抹擦地板时,我就故意在旁边站来站去指手画脚的说这没擦净那没抹到的,贪婪的偷瞄敏萍她那白皙的大腿。由其是她把屁股翘得高高时,我还甚至可以从後面,那悬掉下的T恤端,窥到她那两颗朦胧硕大的雪白奶子,虽然是穿着奶罩的。我过後都得立即入房去打收枪呢!
  
  虽然敏萍只来了两天,但我已经受不了了。我一定得想个办法弄到敏萍。这一天,从朋友那边特地弄到了一瓶网络上卖的很流行迷幻药水西班牙D6,下班就立刻赶了回家。
  
  一进家门,敏萍正在厨房内,恰巧正喝刚冲不久的一杯热茶。我知道机会来了,有点紧张结巴的跟敏萍说:「敏萍…我房里的短裤…都没了,可否到…阳台帮我把裤子给…收进来啊?在这大热天穿这长校裤很难受嘿!」「那会啊,老弟?我昨天刚看到还有很多条在你衣橱右下抽屉里啊!哎,还是让我为你找一找吧!」敏萍边说边走向我的房间。等敏萍的背影一消失於我房内,我便赶紧从口袋拿出那幻药水,倒入几滴在那杯热茶里,用筷子搅拌了一下,根本就看不出来有被动过手脚。
  
  没一会,敏萍手上便多了两条短裤,纳闷地走回来说「老弟,哪!那里头有上十条的短裤嘛…你怎会看不到呢?」我戏弄化地伸了伸舌头,从她收中选了一条短裤。
  
  敏萍纳闷的表情还真是可爱嘿!嘟着嘴巴,转过身继续喝那刚冲好的热茶。我哽着喉咙、吞了吞口水,看着敏萍坐在餐桌上喝着那杯热茶。敏萍一边喝着茶、一边跟我聊天。我根本就没注意敏萍说话的内容,只是瞪着眼睛下意识的点头…没一会儿,敏萍忽然说感到头昏沈沈的,整个人好像飘飘然的,身子直不起来。她愈来愈加觉得迷糊,连话也说不明了,只听到她连声的叹词,还半昏睡似的趴在餐桌上。
  
  「来!敏萍…让我扶你进房里先休息一阵吧!」我扶起她说道。
  
  敏萍跟本就无法自从,任我完完全全地控制。我用手慢慢的扶全身软绵绵、站也站不稳的敏萍。此时我心里面不禁暗自感谢我那同学的迷幻药,效果还真好呢!
  
  我赶紧半扶半抱地把敏萍拖向母亲的房里。途中我的一手扶着敏萍的腰部,一手贴着敏萍的胸口,走着走着,那对大奶奶按压我,兴奋得令我错愕地使老二挺硬起来,顶在校裤里有点痛了。
  
  好不容易进了房间後,便把敏萍躺在大床上。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此时的欲火焚身,早已使我将伦理道德抛在脑後。我的身体不停的颤抖,是一时还无法接受这种刺激吧?我紧张的先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脱个光光,然後跪坐在床上,开始为帮处昏迷状态的敏萍慢慢的解脱衣裤…我先将敏萍的短裤拉拉开,看到的是敏萍丝质的白色小内裤。
  
  我此时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着。我顺势沿着大腿将短裤拉出了脚踝,然後将它丢在床边。过後就以双手紧握敏萍的小内裤,缓慢地、温柔地把她拉下。过程中,我一直盯着敏萍的眼睛,深怕她忽然地清醒过来。
  
  此时的敏萍,已昏睡的比小猫还熟。我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後,惊讶的看到她的私处竟光秃秃,仔细一看,才发现阴毛原来已经刮得一乾二净,看起来就像是小女孩似的光滑。我忍不住先用手去抚摸了敏萍的外阴唇。我用手指头去抠大腿的内侧里面,摸到的是两片嫩肉,嫩肉居然已经有点湿湿的了。我跨坐在敏萍的大腿上面,解开敏萍上衣的钮扣,将上衣左右摊开,终於看到她那两颗巨大的奶子,正被胸罩紧迫的包裹着。
  
  我毫不考虑的就猛然扯掉胸罩,圆滚的两粒雪白的大肉球就呈现於我面前。我立即用双手使劲地搓揉着敏萍的大奶子,手指头还不停的捏着敏萍略深红色的奶头。我低下头,开始用舌头去舔敏萍的乳晕,并轻微咬她的奶蒂。左边右边的不停交换着,舔、咬。在此同时,我的龟头也缓缓地微擦在敏萍的肚脐上面,这种感觉跟平常再打手枪不一样,像是触电!
  
  此时,我脑海里面全都是A片里面的情节。我开始去舔敏萍身上的每一个部位,从小腿到大腿。敏萍的小腿很漂亮,白嫩纤细透着些许血红,我不禁地用手掌去感觉她小腿上的每寸肌肤。敏萍的大腿更是滑嫩雪白,我用舌头慢慢的舔啜,越舔越上。
  
  我的用舌头去抠舔敏萍的肚脐,虽然那儿有点脏,但是我还是觉得很兴奋,还变态地把舔起的污垢吞入肚。无比的刺激下,老二已经膨胀得硬挺。这时,我突然很想要感受敏萍为我吹喇叭的感觉。
  
  我趴跪在敏萍的脸上,用手扶着老二对准她的嘴唇推滑而入,上下摆动腰,让老二在敏萍的嘴巴里面抽送着。哗!这种快感跟触电一样,我微微发出『嘶嘶』酥麻的呻吟声。此时,我移挪了一下身躯,大肉棒还在敏萍的嘴里,脸部则对着了她的阴部。我用手将她的两腿拨开,低下头来去舔弄敏萍那两片阴唇的肥沃厚肉。
  
  我的舌头往两片阴唇间的缝隙里面舔弄时,熟睡中的敏萍竟然会下意识的细声发出了嗲嗲的呻吟,阴道里流出大量的蜜汁来。我的下体更加剧烈地在敏萍嘴里抽送,龟头偶尔摩擦她的牙齿,更令感到疯狂刺激。此时我居然莫名地达到了高潮,骨盆颤抖了一下,将精液直射在敏萍的嘴里边…没想到这突而其来的兴奋感,居然令我提早射精。
  
  我坐了起来,在床边一面抚摸敏萍的巨乳、一面看我那白浓的温热液体,从敏萍的嘴唇下角边,缓缓地流出。看、看,我的老二又奇蹟般的弹翘起来。我兴奋得赶紧做好准备,先将敏萍的双腿跨在我的肩膀上面,抱住她的腰往前面移动,把姿势摆好。
  
  我的肉棒开始不停的抖着、抖着,直到龟头瞄准敏萍阴处两片嫩肉之间湿滑的红缝,然後将肉棒慢慢地推钻插入…一开始时是慢慢的前进抽出,直到赤热肉棒都沾满了敏萍流出的蜜汁之後,我感觉到已经很愈来愈加滑顺了。我摆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并越插越使劲。我的两眼望着熟睡中的敏萍,凝视她那可爱娇艳的脸蛋儿,只见她竟也有感觉,不停地在随我抽插的节拍呻吟。我两手贴着敏萍的嫩屁股,尝试往上极力推起,不停的往下看着那条巨型肉棒,在敏萍的阴道口处进进出出,那种在里边被滑嫩肉壁紧紧压迫、湿湿粘粘的感觉,真的是好爽啊!
  
  我摆动越来越快,仿佛可以听到我的鸟蛋蛋跟敏萍的屁股撞击发出来的『啪啪啪』声响…突然,敏萍的双眼慢慢半张,没想到她竟会在此刻醒了过来。
  
  我当时是吓傻了,然而下身并没停止冲刺,反而愈加发的推送。跟着,更让我惊诧的是敏萍居然没有做出任何的抗拒或愤怒,并且继续地呻吟着,声音还越提越高,扭转的腰部配合我屁股的推动。
  
  我有点尴尬,但也还是继续的努力摆动着粗壮的腰,可能之前已经射出了一次,这次竟然能撑得这麽长久。敏萍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并还直以舌头沿着嘴唇打转舔,似乎在极享受所有的一切。她一下子看着我,一下子又低头看着她的阴道口处,嘴里面不停狂欢地浪念着:「喔…嗯…用力…喔喔喔…快…快…别停!」我这才发现原来敏萍竟是如此淫荡,早知就不用那迷幻药,直接强行干她就好了。敏萍越来越主动了,一整个人坐了起来把我给压倒,变成了她在上、我在下的姿态,并像发春的野兽般的不停地骑我。她狂暴的扭转下半身,屁股不断的摇晃。就这样持续了好一阵,我觉得第二发的精液又将要出来了。
  
  「啊!喔喔喔…不行了,啊…啊…我要射了!」我大声叫道,但又怕射在敏萍的身体里面,正想把欲爆发的肉炮抽出…「不…别拔出来,喔喔喔…没…没关系的…就这样吧!啊…啊啊啊…我也要了…」喘着气的敏萍急促的喊说。
  
  「喔…喔喔…这样不好吧…」我迷糊的一边说、一边想抽出。敏萍不理会我,只是她紧紧地按压我的肩膀,继续呻吟并猛烈地摇晃那充沛淫荡浪水的阴部。她凝视着我的下体,看看那膨胀得发爆的大肉棒,在她的阴道口不断的抽插着。
  
  我终於忍不住了,整个人颤震了一下,就将精液都直射入敏萍的阴道深处,而敏萍也在同时配合我,把她的高潮之液喷而出!我们俩都累得贴靠在对方身旁。我让老二在敏萍那温暖窝内,渐渐地软化,精液参混爱液,缓缓地自敏萍阴道里倒流而出。敏萍则满意的亲着我的嘴,还不时的用舌头伸进来搅拌着我的舌头。
  
  「老弟啊…你搞的人家好爽!」敏萍发骚的嗲声哼道。
  
  「对不起,敏萍。你实在是太漂亮了,我是一时忍不住才会…」「没关系啦!老弟,我去年前就离婚了,你没在家我给你整理房间时偷看了你VCD架上不少的黄片也经常怪难受的,你能看得上我是我的荣幸哟!我应该开心呢…好久没这麽爽过了」敏萍撩起嘴唇角,淫笑的说。过後,我们俩一块儿进了浴室。敏萍为我洗刷了一番,还用嘴再次的『清理』我的那条宝贝。不用说,我们再度在浴室内搞干了起来,她的高潮如滔滔巨浪般,来了一波又一波,而我也梅开二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