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要到上海我大伯家过年,因爲我们和大伯一家好几年没见了,只是常通电话而以。我大伯在部队是学医的。转业后分到上海蒲东一家甲等大医院,他任副院长,而我的大婶是医院内科的主任,他们有一个女儿,比我大一岁今年20岁,在天津医科大学念书。
  
  终于到家了,我门围坐在桌旁,一边聊天一边吃饭,表姐坐在我对面,我们两个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们用眼睛相互看着,她微笑的看着我,用眼神交流着感情。
  
  突然有人在桌下碰我的脚,我一看,是表姐,她看着我向客厅努了努嘴,然后站起来走出餐厅,我也跟着站起来,大伯,大婶,我吃饱了,哦……好……你去和你姐去看电视吧!哦……。
  
  我来到客厅,表姐已坐在那里了,我刚想打开电视,表姐开口对我说了第一句话,小强陪我出去走走好吗?
  
  我和表姐走在街上,引来不少人的目光,我们都是北方人,身材比较高大,表姐既有南方女孩的雪白的肌肤,又有北方女孩的丰满和性感。
  
  小强,啊……你有女朋友吗?哦……没有,我们学校不让谈恋爱,姐你有吗?
  
  当然有,我和你说我们都同居半年了,我没在学校住,在外租的房子,学校不管,我们那松,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啊!
  
  我不会的,你没女友,还是处男吧,哦……是……我说了谎话,真的表姐显的很兴奋似的。
  
  那你就不想女孩子吗?我也想,可是?你喜欢表姐吗?哦……喜欢……那好,把你的第一次给我好吗?我见她眼中露出渴望的神情,我心中暗喜也很激动,可我不会呀!我来教你,没想到表姐这麽大方,我就别装了,好的,我们也像其它的情人一样拥抱接吻……一直到春节,我们没有机会在一起,当我们都很失望的时候,好消息来了,我的父母和大伯,大婶,要到乡下的一个亲戚家看看,明天走后天才能回来,我和表姐都和高兴,到了第二天他们走了,表姐给保姆放了一天的假,晚上只有我们两人了。
  
  门一开,表姐进来了,我顿觉眼前一亮,太美了,简直是非常完美的性感姑娘,她披散着满头长发,上身穿黑色半透明沙质胸罩,露出大半个雪白的乳房,隐约看到那暗红色的大乳头,而另一个乳头则调皮的从本不大的胸罩中钻出头来,大概是想看看我的样子吧,越过她那纤细的小蛮腰,看到下身穿一条和胸罩配套的黑色半透明小内裤,透过它能看见表姐整齐的阴毛和深红色的阴部,两条同样白嫩丰满的大腿上穿着黑色长统丝袜,脚穿一黑色高根皮鞋,黑白相间,煞是迷人,更显的神秘和性感。
  
  我的下身不觉一热,阴茎随之涨了起来,姐……你太漂亮了,这麽性感的内衣你也敢穿,看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娇媚的用白嫩的玉指戳了我脑门一下,小讨厌,这是我男友送给我的,他说男人大都会喜欢的。
  
  我们常穿着内衣做爱,哦……你们真回玩儿呀!今天咱们多喝点酒,刺激一下好吗?我有一包叫催情粉的春药咱试试?好……好……好……在吃饭时表姐用她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脚不停的隔着内裤揉搓着我的阴茎,见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表姐笑着用她色迷迷的眼睛挑逗着我,一会我们体内的物开始发作了,见表姐眼睛迷离,粉面绯红,一根手指放到性感的小嘴儿里允吸着,用滑嫩的香舌仔细舔着每根手指,连指缝也不放过,口中不时发出啊啊……哦哦的呻吟声,她又隔着胸罩不停揉搓着两个沈甸甸的乳房,把两条大腿翘到桌子上,黑色皮鞋在灯下泛着亮光,好弟弟,你看我美吗?美……美……想操我吗?想……想……姐姐今天好好服侍你。给你开包,我就喜欢处男,我已经给五个处男开包了,其中还包括我男朋友的弟弟他才16岁,见我脱完衣服他就射了,真是太刺激了,我喜欢男人臣伏在我的小穴下,边说边坐到我的腿上,搂住我的脖子。牟弊刹那间使我全身血液澎湃,我也搂着她的细腰,吻她的脸,她小声对我说:好弟弟,我第一次见到你心就痒痒的想和你做爱,凡是见到帅气的男孩我就想让他操我……说着她的呼吸变的异样。
  
  看着她躺在我的怀里,没想到长相文静的姐姐内心却是如此的淫荡,白皙的皮肤,性感的嘴唇,长长的睫毛,娇小的鼻子,一喘一喘的……我禁不住低下头,轻吻惠姐的长发,并一边用手隔着胸罩轻轻抚摸着她的乳房。
  
  惠姐口中喘着粗气,紧紧抱住我,不自觉的把那性感的红唇凑了过来,我低头吻在她微开的唇上,她的唇湿湿的口中有股迷人的香气,刺激着我的性神经,惠姐随之吐出香舌,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的肺腹,传遍我的全身,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发干的唇上舔着,我一张嘴,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中,在里边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她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一边将她口中甜香的唾液,吐入我的口中,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口中,一会在她口中相互缠绕,一会儿深吻,一会儿浅吻,一会儿我舔她的唇,弄的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她的双手不停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我搂着她细嫩腰肢的手,也划向她的胸部只觉得她的乳房太大,一只手根本把握不住,我极尽所能的将手张大,也不过能覆住三分之二左右,乳房很有弹性,摸起来很舒服,而每次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量压迫时,她那咬唇蹙眉的表情也很可爱,表姐不动不动地抱着我,享受着我的爱抚。
  
  我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她的乳头开始勃起,在我的掌心除了柔软,还多了点硬挺的触感,而她在热吻中,偶而不自觉地吐出几响哼声:啊……啊……啊……而身子也多了些不自主的扭动。
  
  我的体温开始上升,阴茎也不甘寂寞地开始擡头,她的小手不知何时在我鼓涨的阴茎上抚摸着,随着我阴茎的肿大,我感觉她的体温也逐渐的升高,以及因爲兴奋而急促的呼吸所造成的胸部起伏。
  
  我双手从她浓密的长发下由颈项沿着背脊下滑,柔软又富弹性的感觉让我心跳加速。抚摸到了圆润的臀部,我促狎地捏了一下,她啊!地叫了一声,瞬即害羞地说道:讨厌啦,坏弟弟。
  
  说着表姐用两条腿紧紧夹住我的双腿,芳香柔软的樱唇紧吻着我,灵巧的舌头在我的口中狂舔。
  
  并用那仅穿了一条小内裤的圆圆的肥臀在我的大腿上前后滑动。她的阴部隔着薄薄的内裤摩擦着我的阴茎,她的两条腿夹住我的阴茎,在她的阴唇中摩擦着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那里已是湿湿的一片。
  
  我终于忍不住了,解开她的胸罩,我终于看到了那双可以令所有人都惊叹的乳房,是那麽的洁白,如两只洁白的小兔子一般的跳了出来,上面还有两颗粉红的花生米,把我的脸俯在那一对巨乳上,疯狂的吻着,并不停用牙轻咬那两颗红豆。惠姐不停扭动着身子,两条大腿紧紧夹住我的一条腿,使劲地磨擦着,并用手疯狂的摸着我的头。我用手把惠姐那早已湿答答的内裤褪下。
  
  使劲搂住这具丰满的躯体,并不停在它上面狂吻,一路朝下,吻过平坦光滑的小腹,看到了垄起如小桃子的阴部,那里浓密的黑色阴毛,花瓣一暌般的肥厚的阴唇,粉红的屁眼,我把脸贴上去,用舌头顶开阴唇,疯狂的舔着,用我的舌头轻轻舔着那暗红的阴蒂,轻轻抖动刺激的惠姐有一些痉挛,惠姐的阴部已一片汪洋,弄的我满脸都是淫液,但这更刺激了我,我把舌头吻向那菊花般的屁眼,惠姐不由的浑身发紧,口中已不由的发出呻吟:啊啊啊……哦哦哦……好弟弟,姐姐受不了了,太舒服了……往深点好弟弟……啊……啊啊啊……。
  
  我的舌头慢慢探进惠姐的阴道,急促的抖动,进出,舌头不停的刺激着她嫩嫩的阴道,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好弟弟你快要舔死我了……我的逼漂亮吗?
  
  猛然,惠姐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头,一股热热的粘液喷入了我的口中……随之也啊啊啊啊啊啊——的长叫……好弟弟姐姐泄了一回了,让我来给你舔……现在的惠姐,早已兴奋的粉脸通红,眼光迷离了。蹲到我的两腿之间,褪下我的内裤,我粗大的阴茎随之弹跳了出来,啊……真大……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是我见到的最大的一个,说着惠姐用玉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阴茎,低下头,轻轻用双唇含住我的肉棒,用她那性感的小嘴吻了起来。
  
  惠姐先轻轻的用舌尖舔着马眼,并用那热热的双唇吞吐着我粉红的龟头,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我的小弟钻在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涨的更大更粗了,而她继而用嘴使劲含住我勃起的肉棒,疯狂的吞吐起来,每一次都是那麽的用力,那麽的深入,并且鼻腔中发出令我销魂的呻吟……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惠姐放在我的大腿上,我的大阴茎触到她的阴部,那里已是淫水淋淋,此刻的姐姐整低头看着我们的阴部,一张性感的小嘴不挺呻吟着,我轻轻分开她的腿,现出那已是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部,胯往前一挺,龟头挤了进去,好紧啊!我缓缓用劲,终于我粗大的肉棒全进去了。哦……哦……真涨,我的逼被你的大鸡鸡填满了……好弟弟,你的好大啊,我真喜欢啊……我的胯使劲的向上顶着,以便我更能深入到姐姐的穴心,她也两腿紧夹住我的双腿,一起一落,使劲向下干着……干着,那种紧紧的湿滑的快感涌了上来。
  
  我抱住惠姐的细腰,疯狂的抽插起来,她也更加兴奋,仰着脸微张着嘴,不时还舔着嘴唇,嘴里叫着啊……快点,好弟弟,使劲往里插深……点……操死我吧……快快。
  
  ……大鸡鸡弟弟……我两眼盯着她被乱发遮挡了半边的俏脸,看她痴迷的样子,不由得就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啧啧的水声响起来,下身撞击惠姐屁股和大腿发出啪啪的声音。
  
  惠姐的反应更加强裂,两腿紧夹我的腰,使劲向下用着力。两手着抱她圆润的玉臀,那种光滑柔腻的感觉刺激的我更加兴奋。
  
  我们始终一起看着大鸡巴在嫩穴里出出入入,当肉棒完全插入阴道时但见两片嫩肉夹着鸡巴根部,当肉棒出来时带动着大阴唇翻了出来……我还不时看着惠姐两个白嫩鼓涨的乳房上下左右抖动,我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一触碰到她的两个挺得高高的乳头,她的哼声就拉长了许多,啊……啊……哦……哦……哦……你坏死了,操的姐姐……惠姐的下面已泻的一塌糊涂,弄的淫液到处都是,不仅沾满了她的肥臀,还有一部分流到了我的腿上,顺着我的腿往下流着……!姐姐……姐姐。
  
  ……不行……受……受不了……啊……嗯……嗯……弟弟……你……你真行……。啊……啊……唔……晤……嗯……晤……惠姐声音变成了闷声,但头摇晃得更厉害,长发不停的甩动着。
  
  我将舌头使劲伸进她的口中,马上就让惠姐滑溜的舌头卷了起来,深深地吸了进去。很快,两个人的口水搅和在一起,又不断溢出两人的嘴角,蹭得满脸都是,我们谁不愿擦一下,相视笑了笑,只顾吻着,操着……我看着姐姐放荡,淫浪的表情说到:姐姐,弟弟干得舒不舒服呀?
  
  舒服……啊……真舒服……嗯嗯……啊……哦……哦……我尽量将龟头抽到肉洞口,再猛地插到底,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终於,她向上弓起腰部叫着﹕我来啦……我来啦……弟弟……弟弟好弟弟……惠姐口中一面大叫着,一面双手紧抱住我的臀部往前拉着弟弟,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真舒服啊,我愿一辈子让你操,好弟弟,快点啊……姐姐被我操的阴道紧缩,随着她的一声低嚎,一股热热的阴水喷到我的龟头上,我立刻也到了高潮,终于在惠姐的浪穴里一泻千里,大量热热的精液喷向她的子宫深处,她黑色的丝袜上粘满了我们的爱液……这一晚我们连续做爱五次以上,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惠姐是我见到的最淫荡的女孩,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午,我已完全硬不起来了,战斗结束了,我们太疲倦了,相拥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