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與情】(06章)

  幽靜的深夜,天地之間空曠而廣闊,唯有孤獨的月遠遠的凝望著這安靜的夜。喧鬧了一天的城市沈浸在酣夢中,靜悄悄地孕育著一個不安寧的黎明。

  「等下記得早點過來睡覺,」芮靜對著兒子吩咐了一句,就離開了兒子的房間。

  小柳好像還在恍惚著,一切來得太突然,父親連夜出發去外地,母親希望陪他睡覺,而自己竟然答應下來,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命運安排好的一樣,那麼的順其自然。

  他已經沒有心思繼續看書,在母親離開後不久,也跟著出去。

  芮靜已經等在了房間裡面,現在正在梳妝台前做著休息前的美容護理,其實她的心裡對丈夫還有一點點哀怨,好好的一個週末,卻沒能在家陪她和兒子。

  咚咚咚,一陣敲門的聲音,芮靜放下了心裡的各種思緒,「進來吧」芮靜對著房間門說道。

  聽到母親的回答,小柳打開了房門,這就是父母的臥室,他還是感到有些畏手畏腳的,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

  芮靜看到兒子東張西望緊張的樣子,咯咯的笑了起來,「兒子,怎麼搞得像是上戰場一樣。」

  小柳被母親取笑得很不好意思,愣愣地看著自己的母親,以前都沒這樣認真瞧過,原來母親這麼漂亮,一張秀麗成熟的面孔,烏黑順滑的大波浪捲發披散在雙肩,宛如彎月的眉毛,迷人的大眼睛,小巧的鼻樑,性感的紅唇,笑語間流露出一種風情萬種,

  芮靜發現兒子愣愣的看著她,臉微微一紅,嬌嗔道:「剛剛還東張西望的,現在又盯著媽媽,快點上床休息吧!」

  其實小柳並沒有什麼睏意,看到母親坐在梳妝台前,也搬來一張凳子靠了過去。

  房間的燈光有些昏暗,小柳靠近了才發現母親穿了一件黑色半透明的蕾絲吊帶睡裙,腳上穿著一條透明的肉色絲襪,可能是準備休息的緣故,裡面並沒有戴著乳罩,隱隱約約能看胸部上雪白的乳肉和凸起的兩點。

  小柳就這樣依在母親身邊,目光一直在母親的身體上瞄著,那不知道摸起來怎麼樣的肥大乳房,令人神往的絲襪美腿,前凸後翹的誘人身材。

  好像感覺到兒子的目光,芮靜開口道:「兒子,盯著媽媽有什麼好看的。」

  「當然好看,媽媽又美麗有溫柔,怎麼看都不膩。」

  聽到兒子的讚美,芮靜心裡也很開心,塗抹完剩下的護膚品後,對著身邊的兒子說:「休息吧,媽媽也要關燈了。」

  隨著房間的燈光被關掉,母親也趟到了床上,此時安靜的環境下,小柳才知道自己的心跳有多快,上次和母親一起休息也不知道多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母親就趟在身邊,反而自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時間一滴一答的走過,母子倆誰都沒有說話,也沒有移動身體,都害怕自己的響動打破了這個和諧的氛圍。

  突然,小柳聞到一股母親身上特有的熟女體香,同時感到母親側了下身體,主動摟住了他的右手,如同乖巧的小女孩般,輕輕依偎在他身旁,他的手臂甚至觸碰到了母親胸前那對雄偉的肥物。

  看著眼前小女孩模樣的母親,小柳頓時感到心中一股無名的浴火在熊熊燃燒。雖然如此近距離接觸母親是無比激動的事情,但是對他來說,看得到卻摸不到,無疑是特別痛苦的事情。

  「兒子,還沒有睡著吧,和媽媽說說話怎麼樣。」芮靜細聲細語,猶如迎面拂來的春風,帶著陣陣芳香。

  和母親親暱的接觸給了小柳很大的勇氣,他大膽地問道:「媽,為什麼你在家裡總是穿這麼性感的衣物。」

  芮靜沒想到兒子這麼問她,不過她到沒覺得這是什麼私密的事情,大方的回答道:「還不是因為你爸,以前你爸說這樣穿著好看,當時還沒生下你呢,家裡也沒有外人,穿著慢慢就習慣了。」

  母子倆一問一答的,這種時刻,總是很容易營造出曖昧的氣氛。

  聊了一會,小柳拉了拉母親的小手,支支吾吾的說道:「媽,我……可以……摟住你睡嗎?」

  「你要怎麼摟啊?你左手都不方便移動,」芮靜疑惑的問道。

  「媽,你可以枕著我右手,」說這話時,小柳自己都臉紅起來,因為這個動作太曖昧了。

  芮靜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不過,很快便回過神來,「嗯……不過,不許做壞事哦,」說著,便?起頭,枕上了兒子的臂彎。

  她心裡也是砰砰直跳,這種被擁抱著的呵護感,自己已經很久都沒有感受過了,就像是年輕了十幾歲,被愛人摟在懷裡的感覺,她完全沒有介意現在摟著她的人是她兒子,而他們如此曖昧的動作就像是情侶一般。

  此時小柳一手摟著母親的香肩,而母親如小女生般俯在他的臂彎內,身體微微彎曲地縮成一團,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媽,你的身體又香又柔軟,怎麼摟都不夠。」

  「哪有你說得這麼好,你不嫌媽又老又醜就行,」

  「哪裡會嫌棄,媽永遠都是年輕漂亮的,」小柳溫柔的對母親說著,更加將她豐滿的玉體緊緊摟在身旁。

  「兒子,你有喜歡女孩子嗎?」芮靜很好奇的問了出來。

  「沒有,我不喜歡現在的女孩子,哪有像媽媽這樣成熟有氣質,」現在的女孩雖說發育的很快,但還是給人一種乾巴巴的感覺,有了這麼一個成熟美麗的母親,小柳哪裡會對其它女孩感興趣啊。

  芮靜聽了兒子的話,感到又高興又擔心,「兒子,你也不能一輩子待在媽身邊的吧,以後你也要自己獨立生活的。」

  「媽,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我現在只想多陪在你身邊,如果以後我去了外地讀書,一年又有多少時間是在家裡的,」小柳是捨不得離開母親的,但是長大的雄鷹,哪個不是展翅高飛的。

  芮靜一時間感慨萬千,心裡想著兒子這幾年黏一點又有什麼關係,以後總有一天是要獨立生活的,到時忙於工作家庭的兒子,又能見上幾次面,現在還可以和兒子多親暱一些,以後兒子娶妻生子後,怕是沒有這種機會了。

  都說大部分母親看媳婦,越看越不順眼,總有一種兒子是被搶走的心思在作祟。雖然芮靜沒有這種想法,但如果陪伴了這麼多年的兒子長大離家,心裡難免有些空蕩蕩的。

  一時,房間的氣氛都沈靜了下來,不一會,芮靜就想通了,就像兒子說的,現在想這麼早有什麼用,又有誰能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現在有兒子陪在身邊就足夠了。

  這樣想著的她,身體更是緊緊的挨在兒子身上,一隻手輕輕的在胸前撫摸,那絲襪美腿更是壓上了兒子的大腳上。

  小柳這樣被母親反摟住,下體不由自主的變大,看著趟在自己懷裡的母親,一種禁忌的快感傳遍全身,他輕輕扭過頭,不由的被如此美麗動人的母親吸引,慢慢向母親的臉蛋靠近,對著性感的紅唇,忍不住緩緩湊上去,蜻蜓點水般吻了一下,他怕母親生氣,所以只敢這樣輕輕的偷吻。

  芮靜不敢相信兒子竟然在她眼皮底下偷吻她,她的第一反應不是生氣,竟然是偷偷伸舌頭舔了舔雙唇,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

  「好啊,兒子,竟然偷偷做壞事,看我不懲罰你,」芮靜的語氣中沒有一點生氣,只是有些惱羞的樣子。

  小柳還沒明白母親說的懲罰是什麼,感到一隻小手就這樣伸到他的衣服裡,挑逗著他的乳頭,一陣陣又癢又麻的感覺,讓他好不難受,在芮靜玩弄了一會兒子的乳頭後,手又轉到了下面,開始套弄兒子的肉棒。

  實在太舒服了,小柳情願這種懲罰來得更猛烈一些,誰知道在他舒服得想叫出聲時,母親的動作突然停止了,他的心情就像是被吊在了半空中,不上不下,空蕩蕩的。

  芮靜就是想這樣捉弄兒子,看到兒子難受糾結的表情,她就像是打了勝仗一樣開心。

  被挑起了情慾的小柳,感到母親停下了動作,哪能善怕干休,他抽回被母親枕著的右手,隔著睡裙的蕾絲布料,摸上了母親那巨大的乳房。

  芮靜被兒子襲胸後身體明顯顫抖了下,用嗔怒的語氣說道:「壞兒子,你怎麼可以偷摸媽媽的胸部呢。」

  「有什麼關係,你剛剛捏我捏得這麼開心,我也要收點利息,」小柳調皮的說道。

  雖然芮靜嘴上說著不允許兒子撫摸她的胸部,不過也不敢用力推開兒子,原[因還是因為兒子手上的傷勢。

  這樣好的機會小柳可不會放過,更肆無忌憚地抓住母親的豪乳揉捏著。

  芮靜感到乳房被兒子這樣玩弄,呼吸也明顯粗重起來,太羞人了,今天洗澡那時的慾火又被挑了起來。

  母親那對乳房實在太大,小柳一隻手根本抓不過來,只能盡力捏住一隻乳房把玩著,母親那鮮紅的乳頭已經開始挺立起來,小柳像是發生新玩具一樣,狠狠的抓上了母親那堅硬的乳頭。

  「哎呀,小壞蛋,你抓媽媽哪裡啊,」芮靜被兒子大膽的動作嚇到,連聲音都顫抖起來,身子緊緊挨上去,一隻手不由自主地重新抓住了兒子的肉棒。

  小柳的手指一會輕捏母親的乳頭,一會又來回刮弄著,雖然他是第一次撫摸女人的乳房,但還是知道乳頭是每個女人的敏感部位。

  芮靜哪裡受得了兒子這樣的挑逗,抓住肉棒的手,也跟著自己抖動的身子有規律的搓動起來,此時,她已經有些春心蕩漾,又害怕被兒子發現,把頭埋得很低。

  「小壞蛋,摸夠了吧,」芮靜呼吸粗重,嬌聲道。

  「還沒夠,媽媽,我可以伸進去嗎,」小柳不想只滿足於隔著衣服撫摸。

  「不行,你個小壞蛋,不要得寸進尺,」

  「媽,我只想看看哺乳我長大的胸部長什麼樣,以前你可是經常給我摸著睡覺的,」小柳像是回憶著什麼,低聲說道。

  兒子的話像是有著某種魔力,感染到了芮靜,她伸出一隻手,輕輕撫摸到著兒子的頭髮,眼裡滿是深深的溺愛。

  這個動作像是某種信號,對於小柳來說,母親的沒有反對就是答應了,他停下撫摸著乳房的手,抓住母親玉肩上的吊帶,輕輕的往下拉扯,隨著吊帶的滑落,那半透明的黑絲蕾絲睡衣也一路被脫落,母親的上半身就這樣完全赤裸在兒子面[前。

  芮靜的肥美乳房起碼有E罩杯大小,因為如此肥大的緣故,已經有些微微下垂,乳房上面被兒子挑逗得立起來的乳頭,特別顯眼誘人,淡褐色的乳頭硬邦邦的,又大又翹。

  小柳癡迷的看著媽媽的大乳房,由衷的讚美道:「媽媽,你的胸部好美啊。」

  芮靜沒想到兒子的動作這麼快,吊帶睡衣一下子就被拉了下來,平常只有丈夫才可以欣賞的乳房,現在就這樣被兒子盯著,而且還發出那樣的讚美聲,羞得她無地自容。

  小柳可不管母親心裡怎麼想,能如此無遮擋的觸摸,感受上面誘人的乳香,溫暖非凡的彈性,他趕緊把頭埋進母親的胸部裡,一口含住那翹挺的乳頭,用力吸吮著。

  看到兒子如此癡迷她的乳房,芮靜輕輕拍了拍兒子,溺愛又有些羞澀地說道:[「小壞蛋,不要這麼用力,上面都沒有乳汁了。」

  聽到了母親的話,小柳的動作變得輕盈起來,在一對乳頭來回吸吮,一隻手緊緊抓住雪白的乳房,五個手指都陷進了那柔軟異常的乳肉裡,在吸吮了一會後,他溫潤的舌頭開始認真的在白皙的乳肉上舔舐。

  「媽,我下面漲得難受,可以幫我搓搓嗎,」小柳吐出叼著的乳肉,動情的對母親說道。

  芮靜氣惱著兒子真會享受,不過也不打算逆了兒子的要求,誰讓兒子現在是一個傷員呢。

  感到有一隻手開始套弄他脹大的下體,小柳繼續貪婪舔舐著母親兩隻肥乳,濕潤的舌頭在乳頭上打著圈圈,還用牙齒輕輕撕咬堅硬的乳頭。

  芮靜眼睛開始迷離,乳頭上傳來一陣陣快感衝擊她的全身,下體好像變得濕潤起來,她本能的抓著兒子的肉棒,上下快速套弄著。

  隨著母親手中的動作加快,小柳不得不暫時吐出口中的乳肉,呼吸變得急促,如果只是單純的被母親搓弄下體,可能還可以堅持久一些,現在下體不但被快速套弄,眼前還有母親上半身那熟透的肉體、肥美的乳房等著他玩弄。

  「媽……好舒服……我快要來了,」小柳狠狠的抓著眼前的美乳,搓弄著變化成各種形狀。

  積累了一個星期性慾無處發洩的芮靜,已經陷入了兒子帶來的快感中,只見她閉著雙眼,微微張開性感的小嘴,發出哼哼的喘息聲。

  小柳側著身子,儘量靠近母親,被母親抓住的肉棒裡,聳動著長出來的龜頭部分,摩擦到母親的絲襪大腿上。

  芮靜完全沒有注意兒子這些小動作,因為她也是慾火焚身,另一隻手已經不自覺的放到了自己的下體部位,輕輕搓著。

  「啊……來了,」小柳用力挺著下體,頂著母親的絲襪美腿,狠狠的噴射出自己的精液,在慌亂的快感中,他注意到母親因為喘息張開著的小嘴,一條柔軟的香舌伸了出來,輕輕舔著上面的性感紅唇。

  此時他被母親的淫蕩表情誘惑到,鬼使神差的吻了上去,含住那兩片紅唇,已經意亂情迷的芮靜激烈的回應起來,伸出舌頭到兒子口中,和對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攪動著裡面的液體,然後大口吸吮起彼此口中的津液。

  「啊……,」一聲呻吟,芮靜停止了和兒子的舌吻,感到下體湧出了羞人的液體,高潮過後的她已經漸漸清醒過來,自己究竟都幹了什麼,不但露出了淫蕩的表情,還和兒子這樣接吻,羞得她現在都不敢?頭看兒子。

  小柳這一次無論是身體還是心裡,都感到了十分的滿足,至於怎麼面對母親的問題,高潮過後的他已經無法考慮這麼多,現在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芮靜此時心亂如麻,腦子一片空白,一會過去,發現兒子都沒有動靜的,偷偷看了一眼,兒子竟然睡著了,她不僅有些嬌嗔起來,她這邊尷尬萬分,兒子那[邊呼呼大睡,不過這樣也好,起碼現在暫時不用尷尬的面對兒子。

  她擦拭了一下兒子射得到處都是的精液後,接著也沈沈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