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縱欲了一整夜,雖然昨天白天我們沒有做,仍然疲倦。這種疲倦不完全是生

  理方面,可能我思想也很累。以後我們母子的關系會非常微妙,我還沒有完全做

  好準備去接受今後的生活。

  昨晚睡得很舒暢,盡管我還不確定以後能否為所欲為的玩弄媽媽的嬌軀,但

  畢竟那個令我無比期待的肉體已經被我侵略過了。今天我起得特別早,還做了幾

  份三明治靜等媽媽起床。房門打開,媽媽緩緩步入客廳……

  “啊!媽媽,昨晚睡得好嗎?”我坐在餐桌前,仔細觀察媽媽的神色。

  媽媽沒有回答我的問候,瞟眼看見餐桌上的早餐,身體微微一顫,這才看了

  看我:“還好……!你做的早餐?”

  “是啊!以後我會經常做,不讓媽媽那麼辛苦。”

  由衷的言語好像打動了媽媽,媽媽的眼神多了些慈愛。

  自己的肉體被兒子侵犯後,換來的是無微不至的關懷,媽媽似乎有點沈醉在

  這種被男人捧得高高在上的感覺。向我點點頭去洗臉刷牙,不一會回到餐桌前坐

  下,我們母子享受起這溫馨的早餐。連牙刷上的牙膏我都幫她擠好了,還未落座

  我又起身幫媽媽拉椅子。這一連串關懷備至的舉動讓媽媽受寵若驚。

  媽媽不聲不響的將三明治送進嘴裡小口小口的吞咽著,我一會遞餐巾紙一會

  給她灑胡椒粉,忙前忙後的伺候著媽媽。媽媽當然知道這是肉體被我玩弄後的回

  報,“好了,媽媽吃飽啦!你趕快吃吧,別盡顧著照顧媽媽……”語氣裡充滿溫

  柔,我知道,媽媽嘴上是不會追究我前晚的事了。

  “媽媽,你真美!”我看著媽媽的眼睛,情不自禁的說道。

  “又在瞎說……”媽媽低下頭,臉紅紅的玩弄衣角。

  我輕輕走過去抱著媽媽的腰,嘴唇觸著她的耳垂:“媽媽,你嫁給我做老婆

  好不好?我一定會把你當公主一樣寵愛。”

  媽媽似乎沒聽到我說話,頭壓得更低,好像在考慮一件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偉偉,你明白你做了什麼嗎?你考慮過後果嗎?”一聽就是事先考慮好的

  語氣,看來媽媽昨夜想了很多。

  “我當然明白,我愛媽媽勝過一切,我是真心愛你啊!”

  “媽不是問你這個,要知道……亂倫……可是要被社會不齒啊……”聽到我

  再次對她赤裸裸的表白愛意,媽媽語氣越發柔和,但說到亂倫這個詞時聲音一下

  低沈起來,身子也在我懷裡扭了一下。

  “我知道,亂倫被倫理、宗教、甚至親戚朋友所不容。”我也考慮好了這個

  問題,當下鎮靜的回答。

  “你知道還敢對媽媽做那種事?”媽媽語調攀升,充滿驚奇。

  “但是媽媽要明白一點,我對你的愛不求任何回報,而且我們的所為完全是一種隱私,即便被外人知道了也不會傷害到任何人。這是我們

  母子之間的事,與外人何干?又何必去想要承擔什麼責任呢?”

  “不對……不對……萬一被人知道了,媽就再也沒臉留在這個世界了……”

  盡管媽媽依然沒有解除對亂倫的禁忌,但她最害怕的居然是被外人知曉。我

  心裡長長呼出一口氣:“媽媽,家裡就只有我們倆人,我們不說誰又可能知道呢

  ?”

  媽媽胸膛起伏,似乎在考慮我說的合理性。我也不再猶豫,舌頭輕輕搔弄她

  的耳垂,手掌摸到媽媽的乳房。“媽媽,我會好好愛你的………不用那麼多顧慮

  了…”媽媽的乳房被我輕輕揉著,嘴裡噴出熱氣,身子仍然在抗拒。“媽媽,難

  道你那晚沒有體會到快樂嗎?”像催眠一樣,媽媽被我逐漸帶到肉欲的海洋中。

  手指從褲腰伸進媽媽的小穴內,竟已經濕了。我和媽媽的舌頭纏繞在一起,

  彼此貪婪的吮吸著津液。食指已經伸進細縫中,在淫水包裹下艱難的往深處探

  索。媽媽的大腿時而合攏時而打開……“……哦……唔……”求歡的信號緩緩發

  出。

  趁媽媽神情迷離,我緩緩脫下她的外套、襯衣。同時解開了自己的胯間的拉

  鏈……“哦!媽媽……你真迷人……”我將媽媽的長褲扯離腳腕,媽媽雪白耀眼

  的胴體在我懷裡戰栗著。媽媽的手指被我拉過來握住我的陰莖,跳動的龜頭刺激

  著媽媽的手掌。

  “啊……不要……媽媽……還未準備好……”就在我將媽媽的內褲脫到膝蓋

  的時候,媽媽突然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將我推開,將內褲重新拉上遮住淫水泛濫的

  蜜穴,狼狽的站在我身邊。此刻我也是尴尬萬分,肉棒挺立著,衣裳不整。

  “媽媽,我做錯了什麼?”我一臉茫然,略一思索,還是趕快站起來抱著媽

  媽。

  “不……媽媽還需要再想想……我去洗洗……”

  我實在是不甘心就這麼收場,抱緊媽媽不準她動,“那我也要和媽媽一起

  洗。”上次迷奸媽媽情非得以,我已經決定以後每次作愛一定要媽媽同意才行,

  絕不強迫。

  媽媽可能考慮到我欲火被她強自熄滅,有點內疚。聽我要和她共浴,雖也不

  是太願意,但或許不願太讓我失望,紅著臉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你要保證進

  去不許欺負媽媽……”

  媽媽仍然很害羞,背對著我將乳罩解開,內褲卻被我蹲在後面輕輕褪下。我

  將媽媽的身子扳過來面對我,兩具赤裸的肉體貼在一起,媽媽比我矮了半個頭,

  此刻頭更是壓得低低的。用嘴含住媽媽的乳房不算欺負吧?媽媽的欲火看來退得

  很慢,現在乳頭仍然堅挺著。

  我手心倒了些沐浴露,塗在媽媽的陰戶上,小心洗去剛剛分泌出的淫液。溫

  水加上舌頭的刺激,將媽媽渾身弄得紅通通的,特別性感嬌媚。全身都洗遍了,

  我卻捨不得就這麼放走媽媽,雙手緊緊擁抱著她。媽媽也抱著我,下體卻有意無

  意躲避著我憤怒的肉棒。

  “媽媽,我曾經一個人洗澡的時候幻想過和你在這裡作愛!”

  “這裡……那麼小的地方也行?”媽媽仰起臉,相當驚奇的樣子。臉上掛著

  水珠,臉頰一片通紅。

  我費力的將口水咽下。“當然可以,而且還有很多花樣呢?媽媽要不要試

  試?”

  “謊話連篇,媽不信……”

  “媽媽,我真的沒有騙你……”

  這就是生活中經常會遇到的所謂“柳暗花明又一村”吧?我關了噴頭,也不

  把媽媽胴體上的水珠擦干淨就蹲下身子,嘴唇叼住肥厚的陰唇,舌尖探進陰道

  內。略帶腥味的淫液又喚起快要消退的欲望,媽媽雙手揪著我的頭發,屁股往後

  躲閃著我舌頭的挑逗。

  “噢……”上次的欲火未消,馬上又是更強烈的刺激,媽媽再有定力也忍受

  不住了。我站起來將媽媽的頭發撸到腦後,露出嬌美的五官,將旁邊一只專門放

  臉盆的盆架拖過來。彎腰將媽媽一只修長白皙的玉腿輕輕擡起踩在盆架上,這一

  切都是小心翼翼,就像捧著一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

  媽媽的表情一直嬌羞裡帶幾絲好奇,緊閉雙眼默默的任我擺弄。我將媽媽的

  手臂繞在我脖子上,扶著她的細腰,一只手捏住龜頭,順著大腿將早已急不可待

  的肉棒送進媽媽的陰道。媽媽咬緊牙關,額頭緊緊抵著我胸膛,還沒開始抽插就

  已經非常興奮的樣子。可能是因為生平第一次站著被男人進入身體,太過刺激了

  吧?

  我的腰部一陣聳動,將肉棒從下往上一次又一次深深插進媽媽的蜜穴。媽媽

  的嬌軀也隨著我的沖撞上下起伏,“媽媽,是不是比床上刺激?”

  “……嗯……不知道,以後不許問媽媽這樣的問題……啊……”媽媽皺著眉

  頭,銷魂的嬌吟一陣高過一陣。媽媽剛才的話語有一個關鍵詞“以後”。看來以後我的性福時光會越來越刺激了